Hiccup總算搞清楚怎麼一回事時(先不管黑線鱈魚罐頭字詞是什麼,原來JackFrost並不是人類而是精靈來自另一個世界掉落此地,而且怎麼來到這世界偏偏失憶了。

 

「所以…你不知道怎麼來的?」

 

「最後一次回憶,就是自己後腦朝被人打到後就沒了。」

 

Jack興致洋洋摸著沒牙的頭部,龍喜好冰涼的石頭休憩或睡眠,看樣子沒牙十分喜歡他的冰涼觸感舒服像貓一樣發出呼嚕聲尾巴拍打著。Hiccup看著他們心想沒牙是首次對他以外的人這麼親近……不知為何內心有一絲黑色流砂出現卻一瞬間消失,他沒想這股情緒從哪來無意抬頭發現天色已晚,於是向被沒牙撲倒不斷舔著Jack不斷哈哈大笑中提議

 

「我看天色不早了,你先來我家過夜如何?」

 

「好啊。」Jack爽快答應

 

「那就…」

 

Hiccup走上前先雙手抓好龍鞍跨上前,準備轉身邀請Jack騎上來時卻發現他可以飛在空中,而且身體踩在長木棍上像衝浪選手般的姿勢。笑著說比賽誰飛得最快就往前衝了,Hiccup回神過來趕勒緊繩子沒牙張開翅膀飛起快速追著Jack的身影

 

當到達村子前往Hiccup房子後,沒牙慢慢滑翔到地上,收起翅膀往旁傾斜好讓Hiccup順利下來。當他準備走上大門時正好裡面有人將門一開:出現一位年紀約三十上下,龐大魁梧的身體,氣勢逼人鬍子以及銅銅眼神的橘髮中年維京人男子。

 

此人就是Hiccup的父親Stoick,也是博克島的領主。

 

「你去哪裡了

 

「呃,沒什麼……?!

 

發現Jack竟然站在父親背後向他招手Stoick看自己兒子眼神有異往後一看,偏偏Jack馬上做出露出鬼臉吐舌頭,這項突如其來舉動讓Hiccup嚇到心臟快跳出胸腔;因為從來沒有人敢在嬰兒時期就能雙手勒死一頭龍的領主面前藐視無理動作的

 

Stoick好像沒有看到似的轉頭過來疑惑的表情對兒子說

「我背後衣服有沾到什麼東西嗎?」

 

「沒有」看到他繼續對父親惡作劇只能啞口無言

 

「那好吧,飯菜都涼了趕緊進來吃吧。

 

「我先去房間一下。」Jack沒牙也跟著進去了。

 

不過Hiccup轉身一看到Jack對家裡的擺設器具露出了他常看到的表情:那是多年旅行的浪人對故鄉懷念與鄉愁的眼神。難道Jack……

 

兩人回到房間後,拿掉龍鞍的沒牙走到他喜歡的老位子木板上趴著尾巴彎收起來。Hiccup坐在倚子上兩手插腰質問他說「好了,快告訴我剛才是怎麼一回事?

 

Jack回神過來笑笑兩手一攤說「很簡單,在我的世界沒有多少人類相信我的存在,更何況這裡從來沒有人聽過JackFrost

 

「啊我忘了說,只有小孩才能看到,所以你父親看不到見我的。

 

「真是太好了Hiccup可以想像明天去競技場情況了

 

「…Jack,我說你以前應該不是"精靈"吧?」

 

似乎問到他內心敏感的部份,放下笑容表情有點嚴肅。

 

「…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嗯,當你看到有一個人對著杓子整整看了三個小時不會問才怪

 

而且當時是浮在空中,要不是沒牙即時張開翅膀遮住沒讓剛好經過Stoick看到,就不知該拿什麼理由解釋了。忽然Jack打哈欠身懶腰動作,說睏了想睡覺。Hiccup看他這樣只好算了,原本打算讓沒牙生火時,卻說不需要自己在屋頂上就好就飛出窗外跑到屋頂。

 

Jack躺下來雙手抱頭望著天上那散發溫暖光芒的月亮凝視一陣子後緩緩開口

 

-『雖然這裡跟"以前"很像,但你也一定不認得我對吧?』

 

Jack一臉哀傷苦笑說著

文章標籤

舔傑克冰棒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