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正當我正在思考如何說服這死腦筋時,背後傳來女人的尖叫聲,悶油瓶搶先一步尋找那聲音方向居然把我推開!?   

好傢伙!
 

  心理咒罵不停的自己也追上去到達現場發現一個年約二十幾歲的苗族裝扮姑娘花容失色跌坐地上,竹樓裡的東西也散落一地。大樹上一條蟒蛇正抬頭下來露出鮮紅吐舌中;讓我想起在蛇沼裡成千上萬的蛇讓我頭皮發麻,那天回到店裡無意看到擺設的蛇皮包不禁大叫反被王成嘲笑。正巧胖子吃飽足挺著大肚子悠閒走過來看到我們問怎麼在這也看到那隻大蛇也嚇出大叫,真沒想到胖子也可以發出比殺豬還要難聽的聲音。

  

 看樣子大蟒一看到胖子覺得比較美味可口立刻轉向衝向我們,悶油瓶使出輕功一道閃電劃下去大蟒的蛇與身體分開了,身體掉在地上抽動己身後便不動了。倒在地上的苗族少女看到這景象驚魂未定全身發抖不停,於是我上前扶她起來說妳沒事吧?少女聽到抬頭望著我頓時呆住了:

   

小巧的鵝蛋臉上擁有一副閃動水汪汪的靈眸,靈淑婉約的容貌另我怦然心動了,腦海有一道聲音警告自己覺對不可以對這苗族少女動心。這時傳來胖子的一連串咒罵聲幸好即時阻止我繼續盯著她看。

  

原來胖子來不及閃開被蛇血濺一身,悶油瓶不理他在一旁把刀上的蛇血甩開幾下弄乾淨。胖子用身上衣服抹臉怒氣沖沖罵道:

 

  「他媽的!也不通知一聲就像大西瓜砍下去了。」

   

「你別再往臉上擦血了,像一個胖關公。」我忍住笑意說。

  

「真是氣不過,我們乾脆把這條蛇吃掉算了,連骨頭都沒有。誰叫牠活該倒楣肖想把胖爺我當大象吞下去。」

 

  
「誰叫你吃得圓滾滾像一頭肥豬,這條大蟒餓壞了才對你下手。」

   

「可不是,不是聽說有人剝皮生吞也能吃下去?」

    

「要吃你自己吃!天知道吃下肚會有寄生蟲還是下蠱咧。」

     

胖子聽到不服氣地說:「那做蛇酒也行。」

 

    
說完拿出短刀打算把大蟒屍體切肉,我怕眼前這位苗族少女再度受到驚嚇刻意用身子擋住,臉上掛著笑容說:「別擔心,我們不是壞人。我們旅人,因迷路正巧聽到你求救聲而趕過來,妳叫什麼名字?」

   

  少女聽到他這麼說才停止發抖,眨眨明亮靈犀大眼膽怯地說:

     

「我叫楚琳琳」

  

  結果不識相的胖子跑過來(太難切放棄弄大蟒)插嘴:「楚琳琳多好名字啊!可以說名字帶有楚楚可憐、楚香憐玉、楚…」

     

「好好好,你再說下去天都已經黑了。」

   

  「楚琳琳小姐,我看現在太陽都下山了,不如我們送妳回去吧。」

 

 「好啊,我得要好好答謝你們才行,我家在山的另一頭,我知道有捷徑。」看她指的方向竟然跟我們目的地一樣,我內心想著天助我也。

  

這時楚琳琳蹲下來準備把竹簍掉出來的草藥與菇類撿拾完畢後,我想幫忙她說:「讓我背吧。」,但沒有想到這竹簍竟這麼重,差點往後倒了。
 
 
 
雖然之前倒斗的裝備都是由悶油瓶與胖子來背的,自己背得不夠多;沒想到這竹簍竟油一個瘦小女子背著不可小看。楚琳琳似乎能解讀我的心思笑道:
 
 
 
「怎麼?我們苗人從小到大背習慣了,你們城市人背不習慣?」
 
 
 
胖子卻奸笑搶先回答:「哪裡哪裡,我們兩個都是大粗人,只有這小子是個小少爺不習慣這種粗重活工作,請您諒解啊。」
 
 
 
媽的死胖子背後桶我一刀!
 
 
 
因為不能在她面前飆髒話,只能狠狠瞪胖子賞個衛生眼。只有在一旁持續沉默中的悶油巡視四周後開口道:「……我們快點走吧,森林裡的野獸們開始蠢蠢欲動了。」
 
 
 
───三小時過後,我們在楚琳琳引導下總算來到了生苗寨地區;她說我們畢竟是外人,把我們帶到這裡已經破壞了規矩,她先回家告訴父母再邀請我們進去。就在我們站在原地等候時先無意遠遠地瞄到她家的柱子有紋環,仔細一看:
 
 
 
這不是蛐蜒嗎!?
 
 
 
正確來說像類似古代蜈蚣的圖案,之前已經看過了,這讓我頭皮發麻。
 
 
 
雖然看楚琳琳一身青衣打扮應該是青苗才對,莫非錯了?
 
 
 
就這麼想時剛好楚琳琳的父母一同過來見我們,說謝謝救了他們的女兒一命,可是他們不能破壞村子的規定。指出前面不遠處有個破廟,還能住人,待會請太太燒好菜再送過去。胖子聽到又要住在破廟氣得想破口大罵幸好我即時摀住嘴巴並眼神暗示不要輕舉妄動才忍了下來。
 
 
 
我們來到破廟後,原本以為會是一個年久失修、凌亂不堪的廢墟之地,沒有想到地上乾乾淨淨好像有人剛來打掃過一樣整齊不染。這時胖子見狀後也忍不住地說:
 
 
 
「怪哉,今天下午不是下一場毛雨,這麼這間廟子竟也沒一絲霉味?」
 
 
 
被他這麼一說,我猛然想到了金蠶蠱。
 
 
 
搞不好我們今日碰上了。於是我問悶油瓶這裡是否有蠱?回答說可能剛跟楚琳琳的父母談話時暗中叫金蠶蠱前來打掃過一遍了,這回答另我不寒而慄。
 
 
 
金蠶蠱,一直以來以為蠱這玩意只存在人們想像中或者恐怖小說,沒想到真存在。幸好金蠶蠱只是來打掃完畢後拍拍屁股走人,只有胖子不識相肚子傳來大鼓敲響聲,拍拍肚皮還說好久沒吃熱炒油蠶料理,光是想就流口水滿地。
 
 
 
忽然悶油瓶挑一下眉毛說:
 
 
 
───「這裡有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