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捍衛聯盟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iccup那天所做的噩夢,是夢見Toothless吃掉他的夢

 

一直以來藏自自己的內心深處;即使直到現在對人們推廣龍與人可以自然相處,可是,畢竟終究是野獸。就算馴服了,野性還是存在的。

 

在深深腦海裡抱持著一絲的懷疑

 

在夢裡,第一次射傷牠掉落在小山盆地裡,Hiccup手裡拿著刀子冒著冷汗小心翼翼地靠近背對他沒有動靜奄奄一息的Toothless;突然之間,Toothless 轉身過來露出血盆大口的森白尖牙朝向自己,在這瞬間看到卻是牠憎恨的眼眸中倒映出的懦弱的自己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iccup有史以來覺得自己被陷入冰河無法形容的不寒而慄感覺,但唯一確定的眼前不速之客來者不善。連沒牙露出警戒姿勢露出尖牙低吼著,他努力鼓起瘦弱的胸膛聲音微微顫抖地說

 

「你你是誰?!

 

「我?我是『夜魔』。

 

「我想我自己昨晚已經向您"問候",真是十分美味的噩夢啊。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隔天一大早Hiccup被開窗戶,朝他方向吹口氣的變成寒風給冷醒Hiccup不高興地望向他Jack卻一邊聳肩一副不是他幹的表情 

 

Hiccup帶他來到鬥龍競技場並向他們介紹;但你知道他們看到Hiccup對旁邊空氣講話一邊介紹,Astrid瞄到Snotlout暗示做出腦袋秀逗手勢。她勉為其難地告訴他說:

 

「呃,我一直都很相信你的話,不過"這次"有點難以置信……

 

「沒錯,而且還說出"鬼魂"出現時候。」Tuffnut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森林裡每一年,因為沒有看到傑克於是想說做一個傑克雪人來思念他,也許有一天會看到這雪人想起自己。

 

雪人戴上藍色圍巾,身體插著類似傑克手裡的手杖。當他到達後天空開始飄下雪來,杰米望著自己堆的雪人終於忍不住紅著眼眶罵道:

 

「-大騙子。」

 

「我可沒在騙人哦。」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夜晚月亮出來,而不相信太陽嗎?

 

傑克笑著對我說過後,就在也沒有出現了。

 

一晃眼,已經十年。

 

※※※※※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個月亮高高掛的夜晚,無人街道只有寂靜冷風吹著。但在某個巷子陰暗角落不知何處的冒出黑色煙霧慢慢漩渦狀集聚慢慢行成一個人形

 

  出現了身穿黑衣擁有聳立冠髮,死灰色般乾枯皮大地龜列皮膚,像老鷹銳利金黃色眼眸。動一下自己手指舒展筋骨,從四處掃一下似乎在尋找獵物目標;他已經老早忘記曾經是怎麼樣大人物過去,現在只追求如何給人類小孩無窮盡的絕望與恐懼。

  

就在這時無意間瞄到有一戶人家開著小燈光,那是如溫柔月光一樣溫暖。也許出於偶然,或者一絲好奇,他決定第一個下手目標就是這個家。

 

  再度化為黑影從大門底縫進入,像是幽靈般飄過牆壁飛到閣樓。來到一個房門掛著小女孩的名字吊牌從旁邊門縫化成煙幕飄進去。僻奇恢復原狀後發現整個房間是夢幻公主風格,以及大量甜美可愛布偶裝飾著。看樣子這個家庭人類父母相當疼愛自己小孩。無意瞄到牆壁上畫著各式各樣天馬行空塗鴉,僻奇走進一看:其中甚至有北佬,猛兔哥,牙仙、沙沙的畫像。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傑克突然下落不明,大家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擊退僻奇,卻苦於沒有傑克下落消息。幸好牙仙的小使者回到牙仙城堡但全身傷痕累累,並且帶來驚人消息:僻奇使用黑暗之劍次中傑克心臟,唯一線索就是一路下來是血色雪花,只要跟著走就能找到。

 

猛兔哥聽到消息後快兔加鞭急忙來到遙遠北半球-北極。

 

然而到達現場大家卻陷入悲傷中;北佬看到他於是讓出空位,緩緩走進去一看傑克被長方形冰塊包覆沉睡著。就像一個晶瑩剔透的透明棺材。

 

北佬淚眼婆娑,一滴淚珠掛在修長睫毛下 「他傷得太重不知何時能夠醒過來……」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花了幾年時間才把冰河時期的如茵草原給恢復原狀。這個臭小子究竟是何方神聖從耶誕老人轉載而知,他前世是人類,後來出了意外死掉似乎被月光所救的。

 

而且,是一個人孤單活了三百年。

 

再加上人類小孩不知道傑克凍人的存在,彷彿如鬼魂飄盪人間那股孤獨寂寞感覺……自己不是不知道的,難怪這小子老是不斷愛惡作劇了,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

 

下次再度遇到他,是僻奇危機時候了。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iccup總算搞清楚怎麼一回事時(先不管黑線鱈魚罐頭字詞是什麼,原來JackFrost並不是人類而是精靈來自另一個世界掉落此地,而且怎麼來到這世界偏偏失憶了。

 

「所以…你不知道怎麼來的?」

 

「最後一次回憶,就是自己後腦朝被人打到後就沒了。」

 

Jack興致洋洋摸著沒牙的頭部,龍喜好冰涼的石頭休憩或睡眠,看樣子沒牙十分喜歡他的冰涼觸感舒服像貓一樣發出呼嚕聲尾巴拍打著。Hiccup看著他們心想沒牙是首次對他以外的人這麼親近……不知為何內心有一絲黑色流砂出現卻一瞬間消失,他沒想這股情緒從哪來無意抬頭發現天色已晚,於是向被沒牙撲倒不斷舔著Jack不斷哈哈大笑中提議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維京人個性熱情豪放,熱情如火。即使遇到天大事情不動如山,但我可不這麼認為,至少自己遇見沒牙後再度遇到一個奇怪的事件。

 

話說當時我正騎著沒牙飛行時剛好經過以前彼此邂逅的小山坡區的小湖泊,遠遠發現那邊疑似有一個人形躺那裡。我看到後指示夥伴降落下來,沒牙輕輕地著地我就一溜煙滑下來,謹慎上前察看,眼前這個人非常奇怪;年約18、19歲,擁有月光潔白明亮銀髮,白哲肌膚與身穿藍色連帽衣服,下半身卻是跟我族一樣的傳統褲子,像胎兒一樣姿勢捲縮動也不動。

 我眼尖發現他的腹部沒有呼吸起伏,於是小心翼翼伸出右手撫摸手背,發現摸起來就像是掉入海水裡異常冰冷觸感。自己立刻把他推開正面躺著,彎腰側耳貼著身體聽著心跳部位:

 

-沒有心跳?!

 

「哦天啊!發現一個死人!!」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遇見他,以為是哪裡迷路的小雪狐。 

 光潔白明亮銀髮,白哲肌膚與身穿藍色連帽T恤,下半身卻是中世紀的破舊褲子,純真的蔚藍眼眸輕挑微笑的表情看著我。動一動耳朵自己稍微警戒詢問他說:  「你是誰?膽敢闖入我猛兔哥地盤?

「我?我是『傑克凍人』。」

「傑克凍人?我聽都沒聽過。」

 傑克聽到這樣回答黯然一下後馬上恢復精神彷彿怕人知道似的

「是這樣哦?嗯…自己隨著風吹來吹來這裡。這是袋鼠你的巢嗎?」

  什什麼!?袋鼠?是在我說嗎?

  猛兔哥打從兔胎以來第一次有人這樣說牠,就算以前族人認為自己只是個子高大不足為奇(?)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