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油瓶說完開始尋找了,找遍許久連蛛絲馬跡也不放過。最後走到我們一起睡掉的地方,隨手取到一撮乾草,嗅聞一下後,開始蹲下來撥弄乾草分開竟出現一個方形地門,上面還有鎖頭。雖然自己不是專門研究鎖頭看怎麼看似乎不是年代久遠生鏽痕跡少許。

 

他立刻背後抽出刀把鎖頭切斷,忽然胖子竟在我耳朵旁吹風,害得自己臉紅耳赤立刻遮住耳朵轉頭罵道他幹什麼!?沒想到這死胖子說因為太餓了頭暈眼花,看我嚇到耳朵發白讓他想起慈禧太后的翠玉白菜,想吹吹風看眼前幻覺是不是真的;正想回罵回去時就看到一個慘白的手臂出現在自己眼前嚇到於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胖子看到我狼狽模樣哈哈大笑。

 

 

當悶油瓶點燃火炬才看仔細:地下室有一堆屍體。而且都是男性似乎死一段時間了,每個表情驚恐表情死狀悽慘。

 

但眼尖發現每個屍體有共通點,在左胸膛破個大洞,莫非心臟不見了?!

 

『這是鎖情蠱』悶油瓶說。

 

「鎖情蠱是什麼?」

 

「那是專門對負心漢,最狠毒的一種蠱毒。只要你對苗族女子許下誓言忠心不變,不知情情況喝下鎖情蠱,一但你起了異心或不愛她,螫伏體內的蠱開始孵化,一開始覺得心絞痛,不久後就會對準心臟咬住破胸而出。」

 

「天啊!!」我說。

 

「看一下他們打扮,應該是落單的觀光客或登山客。」

 

胖子插嘴說:「該不會是那女子吧?!媽的把我們騙進來想挖心!」

 

「你別含血噴人,沒證據不要亂說話。」

 

「證據就在眼前你瞎了啊天真。」

 

「這......

 

我忽然才驚覺原來這些屍體在我跟小哥的中間;這簡直就像是二奶躲在酒店床底下等著抓姦,一想到自己臉紅了。

 

聽到腳步聲走過來,我們趕快把乾草重新鋪上去,三人同時轉身看到楚琳琳提著籃子過來。

 

「這是我們苗族的拿手好菜還熱騰騰著吶,你們趁熱吃.....咦?你們背後怎麼草堆得像山一樣高啊?」

 

我急忙上前打圓場說:「我們想平均分配乾草所以集中在一塊。」

 

「要不要我來幫你們忙?」說完放下籃子打算挽起衣袖時,我急中生智衝上前握住雙手望著她說:

 

「今早妳不是受到蛇驚嚇,我吳邪心領了,再也找不到像妳這麼好得姑娘了。」

 

楚琳琳聽到我這麼一說,閉花羞月的模樣放開手放在胸前嬌滴滴地說:「我,我忘記帶酒來了,你們等我一下。」

 

說完轉身遮臉飛奔離開,我一轉身卻胖子確一副認真表情,上前拍拍我的肩膀說:「天真,胖爺我以前認為這種瓊搖式搭訕方式只有出現在古代上,想不到真有一套嘛。」

 

我沒告訴他其實剛才想到爺爺沒遇到奶奶前風流所用的招式,屢試不爽。好不容易遇到自己頗有好感的女人,沒想到卻是放蠱女,我可高興不起來。

 

-只是怕她萬一對我動真情了,對自己放蠱該怎麼辦?

 

由於怕這些屍體突然變成粽子,三人討論結果是由胖子睡在地門上來堵住,就算詐屍可以抵擋一陣子。我與悶油瓶在一旁睡,我想這樣沒有問題。

 

當我背對悶油瓶時,不知為何感受倒是他冰涼的體溫;也許是以前為了救我放血太多造成的,或者長期倒斗在墓室裡浸染寒氣導致體溫偏低。如果可以,閉上眼仍然聽到他微微胸膛起伏呼吸,要不然以為自己背對是一個冰粽。

 

忽然內心浮起念頭說:如果我抱住他睡的話,不知有多舒服?

 

糟了,自己處在一堆屍體的環境,怎麼會有這種齷錯想法?!難道是因為從沒有抱過女人身心悶壞嗎?雖然悶油瓶是男的我也不能望梅止渴啊!

 

趕緊打算伸手用一根乾草要讓自己打耳光一下,似乎這舉動讓悶油瓶驚醒過來轉頭問道怎麼了?我慌張地說在打蚊子。突然下一秒壓在我身上摀住自己嘴巴並耳邊低聲說:

 

「別出聲,有人過來了。」

聽到在黑夜中有腳步聲逼近,這聲音聽起來來者不善,我暗自覺不妙。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