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建人緩緩地從醉眼惺忪醒過來,在迷濛昏暗中摸索找到房間內牆壁上的電源開關把燈罩給點開,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著,還覺得頭昏腦脹…也許是宿醉關係吧。用鄙視犀利目光轉身瞄向床上身邊的”罪魁禍首”的傢伙。

 

—特級咒術師‧五條悟

 

  拿掉墨鏡,露出直順月光潔亮髮色,他的修長而慕雪的眉毛,玉蔥樣樣的雪白的手指。如果再留長髮的話,恐怕還以為自己跟哪個美麗的外國女模特兒上床。偏偏這傢伙是連女人會忌妒的漂亮男人。

 

真要比喻的話,就是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Genymede。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宿儺待在自己生得領域不知多少年了,不過,唯一確定的是,當年封印祂的咒術師,以及人事物一切都不存在了。

 

  要怪就怪當初的殺死自己的咒術師,手下留情並沒有使用咒力殺死,以防萬一自己會幾百年後復活,於是將祂四肢手腕的手指切下並散落日本各處。運氣好,有些自己的手指被一些低等雜魚咒靈吸收進化成特級,還可以殺人為樂。運氣壞,不幸被呪術師找到,頂多被收集起來封印存放著。

 

一切無所謂。

 

  除了曾經被拿在手指上一個戴著墨鏡的銀髮死小鬼(?)嘲笑一番,沒有什麼可以好動怒的。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惡!』

 

宿儺氣得牙癢癢的,額頭浮出青筋,明明前2個月,這小鬼每天跟這傢伙修練、對打,下次出招的姿勢,自己老早摸個一清二楚,偏偏還是打不到氣死人了。快打到時五條悟後空翻,往後一跳拉開距離,水池濺起一道水花快掉落下來時候,立刻做出【無限】手勢,像拿出一把無形透明傘,讓水滴們全部彈開。

 

明明絲毫沒有濺濕身上黑色衣服,卻故意做出拍拍水滴手勢,一邊嘟嘴氣定神閒語氣說:「好啦~~~~~祢也該消氣了吧?」

 

「還想繼續打嗎?」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8361435_10215760383597029_113105949400498176_n.jpg

三節腰椎長骨次,一節擠到,做雷射針灸,心臟擴大。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一次作夢,夢見身為花魁的自己十分擔心那名男子說那句話。有一次忽然消失了,雖然過幾天後又是帶渾身上傷一臉笑嘻嘻地來找她,然而這次音訊全無。

 

該不會那個人真的死了?

 

雖然,消失再度出現的男客並不罕見,要嘛是有家室,要不不想給家人難堪而躲避風頭,或者乾脆永遠消失在花魁的眼裡。

 

對男人們來說,自己只不過過眼雲煙。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與特級咒靈真人大戰,再度作夢—夢到不想再次見面的【人】

 

『你鬧夠了沒啊?小鬼。』

 

虎杖悠仁抬頭望去,在無數個慘白無息骷髏牛頭山上有一個疊層王座的【人】正翹著二堂腿坐在那裡;那個人擁有與他相同樣容貌帶著刺青,緋紅的眼眸,身上穿著白色和服與黑色腰帶,正俯視蟲子般眼神輕蔑笑著。

 

「我不想每天做夢夢到祢啊!」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冷!」

 

伏黑惠第一次留在咒術高專度過寒假,冷得不禁在自己雙手上想吹暖點,吐出來變成白霧。咒術高專的設備畢竟老舊,所以如果想要保暖只能多穿點。原本其實可以回宗家守著溫暖的火爐;顧慮到虎杖悠仁現在隻身一人,連釘崎野薔薇也說今年不回去老家過年,打算在東京度過。

 

也許查覺到兩人的心意吧?虎杖露出開心笑容。

 

但是東京天氣預告這是今年首度最寒冷的冬天,走在宿舍裡的木板上面快結霜似得嘎吱作響。某天冬夜,伏黑惠覺得還是冷得受不了,打算用手勢叫出兩隻玉犬來陪睡取暖時,聽到敲門聲打開房門一看是戴著耳罩,鼻子被冷風吹微紅的虎杖攸仁。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事人物純屬虛構,可能未來洩漏部分劇情,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你在想什麼!?五條悟!」
 
  五條從來沒有看到家入硝子這麼生氣過(沒用敬語)嚇到。
 
  原來伏黑惠跟加茂學長對決完後,立即趕到虎杖現場,卻看到裸半身的虎杖倒地不起。立刻聯想到宿儺恐怕又現身了。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慶幸的是這件事發生在國三即將畢業不久,畢業後升上高中。為了避免重蹈複測,下定決心不想在參與任何的運動社團。雖然社團招募途中,經過像是足球社或者田徑社向他熱情招手認為他體格不錯很適合來當運動員,但只能露出苦笑揮手婉拒。

 

就在這時隨風飄下來一張社團宣傳招募DM,掉在面前隨手撿起,上面畫一個可愛的幽靈圖案吐著舌頭,下面寫著『靈異探險社團,熱情招募中』。

 

「靈異探險社團?」

 

「抱歉~~~!」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虎杖攸仁打從意識以來,是跟爺爺一起生活。雖然對母親沒有印象但對爸爸還有些模糊印象。

 

這些都無所謂。

 

年幼有一次看著電視正在播放溫馨家庭戲劇,剛有有一幕是全家人正在慶祝生日畫面,比起內心深處渴望自己如果擁有父母,而是希望有一個兄弟該有多好。至少,有一個手足,那麼就能一起生活不會感到寂寞了。

 

上了國中後,那時候的虎杖是黑髮,對各種運動類型都有涉獵,在加上自身天生體力與超級速度關係,無不受到眾人注目。當然,也會吸引一些非議紛紛。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釘崎野薔薇有一天敲門進入找正在看漫畫的虎杖悠仁,手裡拿著圖解中醫經絡&穴位教科書。原來打算讓自己咒術更精進,需要做人體測試;心想伏黑不好開口但若是某個笨蛋就更好得手。

 

虎杖臉色發白,腦中浮起自己會變成像Hellraiser》恐怖電影裡全身都是釘子。她看到這種反應不高興了:「你不是說隨便我怎麼做都可以不是嗎?」

 

「呃……」

 

他知道是指上次自己假死事件讓釘崎十分生氣,雙手合十乞求原諒。並且當時說只要能夠原諒他做什麼都可以。「我只是要求你實現承諾,有這麼難嗎?」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11 Tue 2018 21:44
  • 宿虎

在生得領域裡的宿儺忽然起身左手露出黑色指甲佈滿著咒力,轉身進入血池裡走向沉睡中的靈魂—虎杖悠仁。

 

掀起他的上衣露出腹肌,開始從上胸膛撫摸順手來到腹部部位,這時睡夢中的虎杖因為被摸到敏感部位(?),忽然發出嬌喘夢囈聲,差點讓儀式中斷。

 

「別發出奇怪的聲音啦!(噁心死了)」

 

「真是便宜你了,小鬼。」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伏黑當晚再次作夢,然而夢境場景變了。似乎自己還是”太夫”時候就已經認識他了。她聽過這男子的各種謠言,有人說他是浪人、盜賊、反抗軍、流氓,或者是海賊。然而只有她明白:他是一名咒術師,而且是惡咒師。

 

換成現在說法是殺手,只要顧主委託就能咒殺受害者。

 

雖然花魁明白眼前這名男子性格絕非善類,但也不能說是壞人。他看著她,露出潔白的牙齒:「—因為我想聽妳的三味線嘛。」

 

「不要跟我撒嬌!」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交流會第二天總算結束後。伏黑惠一早醒來發現虎杖攸仁自己垂頭喪氣地罰跪在釘崎也薔薇的房門前,雖然不曉得罰跪時間有多久了,有點無奈語氣告訴他說:

 

「釘崎一大早出門說要去買防色狼電擊器了。」

 

「什麼!?(震驚)。」

 

「還說下次宿儺再度現身的話絕對電祂。」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至從虎仗悠仁死亡後,伏黑惠一直在做夢。

 

夢見自己前世是一名花魁,雖然名字與容貌跟現今不太像,但從鏡子中梳妝中的自己來判斷,至少是個漂亮標緻黑髮美人。

 

那名花魁正在擦胭脂紅時,身後傳來窗外敲牆聲音,轉頭一看是一名跟虎杖攸仁長相極為相似的和服男子。唯一不同的是臉上沒有刺青紋路以及四肢手臂。那名男子倚靠在窗邊,雙手放在衣袖裡輕挑語氣露出笑容說:

 

「呦,xxx好久不見,讓我玩得開心吧—」

 

文章標籤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