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克羅里,慶幸現在離真正的世界末日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繼續泡夜店,執行工作,開車聽不斷重複復古歌曲的電台,澆水等等…

 

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被燒毀的書店雖然毀於一炬,但在天使阿茲拉斐爾巧妙巧手魔法之下,立刻恢復原狀完好如初,順便修改這附近商店街店家們記憶,認為只是偷溜進來的調皮的黑貓跳到桌上的小火燭跌落所引發的小火災。 阿茲拉斐爾先開大門,掛在門檔丁鈴聲清脆叮噹一響,在旁做出邀請手勢紳士行為邀請自己特別的好友請進。

 

  克羅里悠哉地進入書店里,一屁股坐在陳舊沙發椅子上翹起二郎腿。他打開紅酒塞子,鮮紅色紅酒倒入酒杯裡,倒完後先給克羅里一杯。如往常千百年世紀一樣兩人舉酒杯輕輕碰響後一乾而盡,克羅里喝了一口後緩緩開口:

 

 「現在……你想做什麼?」

 

「!」這句話差點阿茲拉斐爾嗆到。

 

「你、你說什麼!?」

 

這句話,讓他人類的肉體裡的心臟器官心跳加速,這莫名悸動情愫,另他不知所措;不禁想起那天那位女天使捉住他衣領,略帶嘲諷語氣朝他說『你的男朋友』

 

—這個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字眼。

 

我們同居吧。』

 

「什什麼!?」阿茲拉斐爾聽到頭昏腦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醉了。克羅里露出不以為然表情,倒飲而盡後把酒杯放回書桌上,雙手交錯放在大腿上:「我只是覺得,我們同居的話,至少可以演給上面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們(包含加百列)看,還有地下那些礙眼的蠅頭笨蛋們。」

 

  「克羅里!」

 

 阿茲拉斐爾表情皺起眉頭嘴巴呈現O型,覺得說得有點過分了。

 表面上是麼說,坦白內心想著:不想每次一遇到雨季,開門進來先聞到那股書店裡的陳舊書皮與發霉受潮味道,雖然自己是條蛇。「嗯……其實我有在這間書店還有一個小臥房,習慣每當入睡前閱讀一本書,睏了關燈———」 克羅里忽然起身走向他,雙手往前璧咚阿茲拉斐爾,帥氣墨鏡下露出烔烔金黃色的眼眸。就算已經看過那雙眼睛好幾千萬年了,仍舊無法久久無法移開炙熱的目光。彷彿要把自己的靈魂給吸進去(好吧,連自己內心不禁吐槽自己還算擁有人類靈魂嗎?)。

 

畢竟,惡魔喜歡開始誘惑對方的行為,先從吸住你的目光下手的。

 

忽然間,他無奈深深地嘆氣說:「那好吧,一三五,你先住在書店。」想起魔鬼喜歡黑色星期一。

 

 「我可以開車送你啊。」

 

  「難不成你想拒絕?

 

  「我不確定這是否是個好主意。」

 

 「我想說,像你這種爬蟲類應該很怕冷,但是你房子裡牆壁跟地板都是大理石。」

 

 「你知道嗎。」

 

 「我們爬蟲類啊,最喜歡尋找最溫暖的地方來取暖。」

 

 「—所以,你要來溫暖我嗎?」

 

兩人雙唇緩緩闔上之前,伊甸園東門守衛天使.阿茲拉斐爾不禁心想:他們距離世界末日,還有好漫長一段時間可以深進彼此的關係。

 

幸好,祂們目前不再關注他倆了。

 

 

 

上帝保佑。

 

 

END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