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與特級咒靈真人大戰,再度作夢—夢到不想再次見面的【人】

 

『你鬧夠了沒啊?小鬼。』

 

虎杖悠仁抬頭望去,在無數個慘白無息骷髏牛頭山上有一個疊層王座的【人】正翹著二堂腿坐在那裡;那個人擁有與他相同樣容貌帶著刺青,緋紅的眼眸,身上穿著白色和服與黑色腰帶,正俯視蟲子般眼神輕蔑笑著。

 

「我不想每天做夢夢到祢啊!」

 

『我也不想每天都看到你那張蠢臉啊!』宿儺憤恨不平表示。

 

接下來,虎杖悠仁又打算再度挑戰他,

 

虎杖立即跑去牛頭山角下,隨即挑出一個骷髏牛頭,宿儺以為會跟首次一樣立即做出防禦動作,沒想到抬起左腳,往自己膝蓋砸斷取下兩個牛角!?

 

「這次換祢被打哭才對吧!」

 

生氣大喊,像投擲鐵球一樣對準祂的臉丟出去;當牛角快刺入宿儺眼前,他卻閉上眼輕輕一撇頭輕易閃過了,牛角投擲血池激起大型水花。睜開眼打算繼續嘲笑他卻發現人不見蹤影了。忽然腳下水面湧起,虎杖悠人潛水趁他不注意踴躍一出,伸出右鉤拳打算攻擊他的下巴。然而似乎能看穿他的心思,迅速迎面掌並像蝴蝶翩翩起舞優雅折手擒拿。

 

從來沒有打架輸過的虎杖,就像遇到自己剋星。

 

更何況,這個討厭鬼容貌與他如一撤。

 

『你又輸了,小鬼。』

 

宿儺伸出尖銳如刀長黑指甲嵌入他的背部,宛如老鷹抓小雞。

 

「好痛!!把祢的爪子從我背部上拿開!」

 

『悉聽尊便!』 說完狠狠地劃下來,背部肌膚形成五道血痕滲出鮮血,虎杖痛到眼眶泛淚。宿儺得意洋洋表情欣賞自己傑作,像貓一樣動作舔舐著爪子上的鮮血:『你現在想要哭的話,我允許你哦小鬼。』

—『反正沒有人會聽到你的哭泣聲。』

 

他聽了,突然感到即被凍結了似的一陣惡寒。

 

虎杖想起了順平臨死表情,以及問他【為什麼】……,耳邊響起五條悟老師曾對他說過的話。尋找宿儺(手指),多半會遇到那些慘況。

 

但自己沒有想到會有人會因他而死,

 

因為自己是兩面宿儺‧詛咒之王的容器。

 

 

「誰會哭!」

 

虎杖發現自己雙眼眼眶泛淚趕緊用手指,擦掉眼淚,腦海浮現一個畫面感到疑惑:「…奇怪了?感覺好像曾經有在你臉上揍過一拳。」

 

『那是你的錯覺,小鬼。』

 

宿儺雖然嘴巴這樣說,卻雙手抱胸撇頭。忽然想起另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那之前兩個月裡,那個矇眼笨蛋咒術師不知用了什麼方法,擅自闖入他的領域之中。

 

「哎唷,我的天!這裡(生得領域)根本像是地獄浮繪畫嘛。」

 

『誰允許你闖進來的!?給我滾!!』

 

「嗯~?這樣仔細一看,宿儺祢跟悠仁根本像是雙胞胎嘛~~~」

 

五條悟笑嘻嘻表示:「量產型兄弟?(註1)」

 

『別把我跟小鬼相提並論!(怒)』

 

「讓我猜猜看;祢對悠仁實施”束縛”對吧?」

 

『!?』

 

「而且是在短時間內不能殺人也不能傷害人。」

 

『……是又怎樣?』

 

「我只是有個疑問。」

 

『?』

 

「對你而言不能殺人又不能傷人,有什麼樂趣可言?」宿儺聽到露出邪笑的回答他:『—代價是,我想要這小鬼(虎杖攸仁)痛苦。』

 

『只要能看到小鬼露出痛苦與絕望的表情,就是我最大的樂趣了。』悟條悟聽到收起笑容臉色凝重。

 

「真是有夠惡趣味啊……」

 

說完發現宿儺跳下王座,以閃電速度在血池水面奔跑衝向他並出爪,他立即做出無限結界擋住。宿儺看到自己攻擊竟被擋住更生氣,接下來的打鬥過程,一邊專心戰鬥一邊心想,所以前兩月前與悠仁相處並修練時間,果然格鬥風格上來說兩人宛如分身兄弟啊。

 

*註1,日語流行詞。意思指在服飾、造型、裝容,各個方面保持一致的特定群體,形容雙胞胎兄弟角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