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人物純屬虛構,可能未來洩漏部分劇情,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你在想什麼!?五條悟!」
 
  五條從來沒有看到家入硝子這麼生氣過(沒用敬語)嚇到。
 
  原來伏黑惠跟加茂學長對決完後,立即趕到虎杖現場,卻看到裸半身的虎杖倒地不起。立刻聯想到宿儺恐怕又現身了。
 
  「虎杖你沒事吧—好燙!」
 
 伏黑觸摸虎杖的額頭發現發燒中!?原本想將他攙扶起來,一時忘記虎杖悠人體重擁有八十公斤 ,在想要用手影叫出哪種式神才好時候,聽到背後傳來一個男子聲音說:「你讓開,讓我來。」
 
   轉頭一看是東堂葵。
 
  隨之京都組隊伍隨之趕來,加茂看虎杖昏迷眼看機不可思,卻被他充滿血絲眼睛被瞪並呵住:「誰都不許碰虎杖悠仁(摯友)!!」
 
東堂葵以公主抱姿(?)抱起虎杖,並以快速奔跑帶去咒術高專的保健室。
 
  硝子繼續罵道:「你也不想想他昨天才被特級咒靈襲擊身上開很多洞,今天又大量吞下宿儺手指的毒(詛咒)。」「—就算虎杖悠仁天生有抗毒體質好了,也無法一下子承受這麼多毒啊。」
 
  「所以悠仁發高燒原因是?」
 
  「…恐怕是精神壓力引起的。」
 
  「!?」
 
  「以前問過虎杖,說他自己從小很少在生病。」
 
   伏黑臉上露出擔心的表情:「那現在虎杖的情況是?」 
 
  硝子示意他借手一下,他雖疑惑但乖乖照做遞出手。她掀開虎杖上衣露出腹肌,明顯看到腹部微隆起,並牽起伏黑手引導手掌去按壓部位;一摸立刻感受到在肚皮下有硬物。
 
恐怕是宿儺六根手指
 
  「唔!」
 
  因為被按壓到敏感部位十分難受,虎杖無意識發出呻吟,立刻把身體翻到右側不想被人碰觸到。他見狀馬上抽手。她拉下衣服並把被子重新拉前蓋好,轉身一臉憂愁表情說現在你們知道了吧。
 
  「我剛已經施打退燒針了,現在需要靜養休息。」
 
  「明天我再來檢查他的傷勢。」
 
  大家一一離開後,伏黑會打算要走無意看到五條悟蹲下來好像在準備什麼,感到疑惑於是上前詢問:「老師你在做什麼?」
 
發現五條老師蹲下來在病床地板外圍開始寫下咒文。
 
  「我在設下結界,現在情況很難保證下次醒過來是哪一個了。」
  
  「……萬一押錯呢?」伏黑說。
 
  「就算是宿儺出現,也不能讓祂逃走。」五條會這樣說,是因為沒有辦法用眼睛視察悠仁的內在情況,只能說一片混沌。
 
伊地知走出來詢問硝子說:「虎杖君不要緊嗎?」
 
  因為他之前目睹虎杖悠人驚人的生命力,連被特級咒靈挖出來的心臟也能重新長出來。
 
  「接下來要靠虎杖攸仁他自己了。」硝子說。
 
 「……不過,還有一件事我沒跟五條說。」
 
  「?」
 
  「在那危急狀況,原本打算替他動手術先取出宿儺手指。」
 
  「但是宿儺開眼了。」
 
  當時她跪在地上,心想要不要開刀時,突然宿儺副眼睜開與硝子對視著;赤紅眼眸透露出『膽敢把手指取出來殺了妳』的訊息殺氣,硝子當下不禁臉頰上流下冷汗。
 
  「竟,竟然有這種事情。」
 
  「不過高專內竟會有內通者把宿儺手指偷出來,並植入交流會比賽的二級咒靈進化特級咒靈,實在太過分了。」
 
  「不過說老實話。」
 
  「?」
 
  「如果我是宿儺,大概也不可能放在如此好機會吧。」
 
心想咒靈雖然是人心詛咒所產生,相對的,一定會有貪婪之心吧。
 
 
只有在生得領域的宿儺,知道他身上的”排斥反應”是怎麼一回事。
 
  『—你真是有夠狼狽,小鬼。』
 
  宿儺戲謔嘲笑著,不過心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因為同時一口氣吸收六根手指,等於六個靈魂碎片在彼此共鳴著。如同一空杯子裝水也需要慢慢裝滿,一下子灌太多就會溢出來要不燃杯子破裂。這就為何造成沉睡中的虎杖悠仁以胎兒姿勢,感受內臟撕扯的蹂躪中痛苦,逐漸臉部以及手腕部位浮現黑色血管蔓延擴散中。
 
如果毒(詛咒)擴散到骨髓的話,連祂也玩完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不甘願地從王座跳下來,跳入血池中。靠近他並自己盤坐下來,伸出左黑爪食指在自己右手腕動脈劃一刀,冒出大量鮮血。左手扶住頭一邊對他命令不耐煩語氣喊著:
 
  『小鬼你不想現在死的話,給我喝下去。』
 
  沉睡中虎杖聽到,微微張開蒼白的嘴巴地上去開始吸吮,帶著生鏽中一絲甘甜鮮血的味道讓他恍惚間開始作夢,夢到自己變成小孩子模樣生病感冒了,爺爺給他一瓶紅葡萄果汁。
 
  然而自己喝下的宿儺的鮮血彷彿變成一條血蛇進入腹中,把體內六根手指一一吞噬。
 
  經過五分鐘後,宿儺開始不耐煩了。
 
  『已經夠了!還要喝多久我快要變成木乃伊了!!』
 
  突然抱怨並同時把左手放開,讓他整個人重新撲通進入池中。『真是的~~~我又不是你的奶媽。』右手動脈割傷處原本流血像噴泉已經變成溪水在流,身出左手大拇指使出反轉治療咒術,輕輕劃過去癒合傷口。治好自己後發現虎杖嘴唇邊緣還留一絲血跡,露出邪笑後俯身湊近臉龐,伸出赤紅色舌頭開始舔試,蒼白的臉孔剛喝下鮮血後漸漸地紅潤起來。
 
  宿儺順便用右手撫摸他的肚子確定是否有好好消化,似乎原本隆起部位逐漸平坦中,看樣子算是危機解除。
 
  神智不清的虎杖悠人忽然舉出雙手並擁抱宿儺,開心喊著:
 
  「—我最喜歡你了,爺爺。」
 
  『哈!?』宿儺傻眼。
 
  『你這傢伙是發燒燒壞腦子是嗎!?誰是你爺爺啊!(怒)。』
 
  『真沒勁。』雖然在埋怨自己一邊伸手捏住他的鼻子好放開雙手。
 
  『之後有事情你要替我做啊,小鬼。』  
 
  忽然伸手撫摸他的頭髮心想:在這世界上能夠承擔大量自己的詛咒(毒),這小鬼果然是我的……
 
 
  隔天一早,除了京都組的各位紛紛優先來保健室,發現虎杖悠人已經起來看到他們露出開心笑容說早安。硝子叫他伸出舌頭含住體溫計,同時撫摸額頭,幾秒嗶嗶後拿出來,鬆一口表情說已經退燒了。
 
  「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情嗎虎杖﹖」
 
   「不太清楚,最後一次印象是東堂前輩教…啊不對不對交流。」
 
  聽到這番話,五條悟心想果然宿儺對虎杖悠人設下束縛了
 
  這時肚子發出咕嚕聲響,虎杖一臉尷尬臉微紅低頭摸摸自己肚子說餓了。五條嘻皮笑臉說:「這沒有辦法啊,悠仁你昨天晚餐是吃下六根宿儺手指嘛。」
 
  七海聽到惱怒說你哪壺不提提哪壺,用手肘撞他腰部,害得五條悟痛道罵說你幹嘛撞我的小蠻腰。在大家一片哈哈笑聲中,只有虎杖悠人眼睛下的宿儺副眼靜悄悄開眼藐視一切,待在生得領域重新坐回王座,翹起二腿裂嘴一笑:今天個人戰使用自己的咒術,這小鬼不會像昨天那樣輕易被幹掉了。
 
 畢竟,叫虎杖的小鬼,身為詛咒之王未來支配的肉體,兩面宿儺的容器啊。
 
 沒有人可以擊敗祂的,過去也是,未來也是—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