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的是這件事發生在國三即將畢業不久,畢業後升上高中。為了避免重蹈複測,下定決心不想在參與任何的運動社團。雖然社團招募途中,經過像是足球社或者田徑社向他熱情招手認為他體格不錯很適合來當運動員,但只能露出苦笑揮手婉拒。

 

就在這時隨風飄下來一張社團宣傳招募DM,掉在面前隨手撿起,上面畫一個可愛的幽靈圖案吐著舌頭,下面寫著『靈異探險社團,熱情招募中』。

 

「靈異探險社團?」

 

「抱歉~~~!」

 

轉頭看到一名帶著眼鏡鮑魚頭髮型女子站在社攤上露出靦腆笑容,於是虎杖悠仁遞給她。

 

「請問你們是?」

 

「啊,您好我叫佐佐木,二年級生。我們是靈異探險社團,就是前往靈異地點探查,或是挖掘校內不可思議傳聞。」

 

「哦~~~」

 

「雖然這樣說,其實平常可以悠哉看漫畫或做其他自己興趣事情。另外說明我叫做井口,也是二年級生。」忽然在旁穿著制服高大的男子也說。

 

虎杖聽到關鍵字眼睛一亮。「悠哉生活!?」

 

兩人見狀對視而笑,回頭各露出愁眉苦臉表情地說:

   「真是傷腦筋啊~~~我們社團還差一位成員。」

 

   「學生會長有來說過,人數不夠就要廢除了。」

 

   「怎麼這樣—。」

 

立即他腦中想起國中那段田徑社不愉快的回憶,於是下定決心,露出笑容詢問:

 

「請問我可以參加嗎?我叫虎杖悠仁,剛入學一年級生。」

 

佐佐木聽到樂不可支,同時她在介紹虎杖如何去申請社團表格時,在旁三井用瞇瞇眼打量著他全身上下;雖然入學第二天虎杖是穿著寬鬆連帽T恤,還沒穿上制服。但以身高與不小心露出一部分肌肉手腕,推測他應該是屬於運動型身材。

 

三井開口問他說:「虎杖,你應該去申請運動社團才對吧?」

 

   「沒關係啦。」在現場寫完後遞交出去接著說:

 

   「因為自己個性比較懶散嘛。」

 

於是,虎杖接下來兩個月時間在社團裡充分感受到溫暖;那是不用受到眾人的異樣眼光與背後蜚語,可以悠閒度過每一天。

 

好景不常的是,虎杖有一次在體育課活動,一不小心表現出自己體能的超常爆發力(特別是田徑課),導致被田徑社教練高木相中。之後三不五時被糾纏勸說轉入田徑社,當然最後斷然拒絕。

 

他不想回到以前那種社團生活了。

 

兩個月後,社團時間5點結束,虎杖收拾一下心想待會去超商買什麼特價食材好時,佐佐木叫住他說:「虎杖不好意思,這些資源回收可以幫我丟掉好嗎?」 興然答應後,一邊欣賞著夕陽一邊哼歌,悠哉散步前往垃圾處理場。放下去轉身準備走人,突然覺得:

 

似乎有眼睛一直盯著自己。

 

 

 

虎杖悠仁感到驚嚇,趕緊回頭一看發現無人。心想是不是自己錯覺,但還是憑自己直覺往那方向探索,走著來到學校某個角落,似乎沒有人會經過的地方,前方是一個白色百葉箱。 雖然這東西不起眼自己以前國中也有看過,但不知為何十分在意。決定打開扇門一看:是一個長方型陳舊小木盒,身上還貼著黃色咒符,上面寫著漢字看不懂。

 

感到好奇的虎杖於是伸手拿起來,打開木蓋一看疑似像木乃伊方式咒符繃帶包裹物品。他左看右看四處無人,心想既然是自己撿到的就歸他的囉。

 

「啊,時間不早要回家了。」

 

發現一轉眼天色變黑,重新關上隨手塞到自己褲子口袋奔跑回家。此時他不知道,在黑暗中樹幹上有”非獸之物””又大又黑圓空洞無神的眼神盯著離去的背影。 虎杖回到家中,看著電視吃著晚餐後回到房間坐在床上。經不起自己好奇心決定打開看看倒底是什麼玩意。

 

「!?打不開!!?」

 

右手指想要撕開繃帶卻絲毫不動,使出吃奶力氣過了一分鐘後決定放棄。感到疑惑伸手抓抓自己後腦朝;自己力氣都可以把爺爺喜愛吃醬菜罐的蓋子都能輕鬆打開,怎麼這小小東西卻不能打開。

 

「算了。」虎杖大字躺回床上。

 

想利用桌燈看能不能透光方式看到形狀,然而沒不管用。忽然打一個哈欠睡意襲來,一邊揉眼說明天給前輩他們當驚喜好了。原本想先洗澡完再入睡決定偷懶一次,於是拉一下桌燈開關馬上變暗,連那東西沒放回木盒裡,就手上拿著放在肚子上閉眼入睡了。

 

隔天,吃完早餐後來到學校,剛好遇到前輩們打招呼,打完招呼後從褲子口袋掏出昨天發現的東西給他們。

 

「這是什麼啊!?」佐佐木感到好奇。

 

「不知道,昨晚我想打開卻打開不了。」

 

「連你打不開!?」三井學長感到驚訝。

 

「好!決定今晚來舉辦【試膽大會】好了,地點在學校放學後集合。」

 

「虎杖你要來參加嗎?」三井學長感到驚訝。

 

「啊抱歉,今天我得要去醫院探病。」

 

「是這樣啊……」兩人聽到無奈表情,查覺到兩人心意急忙咧嘴一笑。

 

「沒關係啦,明天你們在告訴我拆開是什麼東西吧。」

 

「下午見了。」說完跑去學校入口處,佐佐木揮手後三井說:

 

「我上次經過輔導室,聽虎杖跟導師對談說他爺爺被醫生診斷來日不多了。」

 

「?,所以。」

 

「本人好像不打算升大學了,導師有勸他要不要考慮申請運動系大學可以保送入學。」

 

「但還是拒絕了。」

 

「嗯~~~嘛,虎杖悠仁的確很有運動天分不是嗎。」

 

「要不然一開始可以去申請運動社團,而不是來到我們這偏冷門社團了。」

 

「話是沒錯……」

 

「先不管這個,好期待今晚的試膽大會哦。」佐佐木拿著這物品眼睛閃閃發光,三井見狀臉上冒汗心想:自己未來若交女朋友,絕對不要像她這種個性。

 

後來放學後,在醫院填寫爺爺去世後的火化流程時,聽到有人喊他名字—

 

那是自己哭紅雙眼,轉頭遇到改變自己命運的人—伏黑惠。

 

直到現在,虎杖悠仁在咒術高專偶爾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吃食物時,有時不禁抬頭望著天空,心想那時候,做出那個決定是對的嗎?

 

—讓自己入地獄之果,進入詛咒深淵,以詛咒殺詛咒消除災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