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米里完全不知道律被小酒窩附身前往赴約,在咖啡廳聽到他的說明後吸完一口果汁露出為難的表情:「要我送巧克力給茂夫?!嗯~我很感激救了我啦,可是只能送他義理巧克力哦。」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妳。」小酒窩(律)十分高興,沒想到又說:

 

-「不過妳哥暗戀的對象小蕾,好像也打算明天情人節送巧克力給心儀的對像耶。」

 

這讓剛喝一口咖啡馬上噴出來;暗自心想這萬萬不可讓茂夫知道啊。

 

要不然100%爆發難以收拾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之間右手不聽控制立刻掐住自己的脖子,目睹這景象的米里一嚇一跳。

 

「律、律同學?!」

 

「啊不好意思我去廁所一下。」

 

急忙地去廁所用力關上大門,衝到鏡子面前立刻顯現本尊律;原來律的意識已經清醒了。只見他一臉生氣罵道說:『你幹嘛又占據我的身體啦?!』

 

「你不肯幫忙我只好"借用"你的身體來幫忙啊。」

 

小酒窩一臉屌樣伸出右手鏡咚:「等事情辦完後就會還給你了,別擔心,本大爺還有事情要做,Bai Bai~~~」

 

不管鏡子裡的律叫他等一下說完就轉身離去,重新加強自身靈力壓住律的意識後與米里一告別走出咖啡廳,回家途中剛好遇到靈幻。靈幻雖然本身並沒有靈力或超能力,但靠著洞悉過人之處與敏銳觀察力來判斷。

 

「?你不是律吧。」

 

「是本大爺小酒窩。」

 

「你幹嘛附身在茂夫的弟弟身上。」

「還不是因為你的餿主意,不過情人節巧克力事情以完美解決!」

 

「還不趕快下跪磕頭謝本大爺…」

 

「正好有事找你。」

 

「你有再聽嗎?!真是的。」

 

「今天收到一份靈異案件,原委是知名女校的校長說他們的有一個舊女舍每當情人節不是女學生結伴探險受傷,就是情侶被拆散。需要我們去除靈。」

 

「哼,你去找你的最愛徒弟茂夫不就好了。」

 

「本來打算這麼做,但經過上次事件(?)就不好找茂夫來幫忙,至於律嘛一定不肯答應的。正好你附身中,那就乾脆保持這樣狀態明天下課來幫忙吧。」

 

「要本大爺來幫你,求我啊。」小酒窩(律)露出猙獰笑容出來。

 

只見靈幻不徐不急從口袋掏出打火機抽菸後吐出一口煙說:「要不然我就告訴茂夫你又附身再律身上,又去騷擾班上女同學幫他討情人節巧克力。」

 

「?!你竟敢威脅栽贓本大爺。」

 

「你可以在茂夫面前反駁我啊,不過呢,以”信任度”來說的話你覺得茂夫到時候後會相信誰的話呢?」

 

 

-小酒窩當場覺得靈幻比惡靈還要可怕。

 

創作者介紹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