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會第二天總算結束後。伏黑惠一早醒來發現虎杖攸仁自己垂頭喪氣地罰跪在釘崎也薔薇的房門前,雖然不曉得罰跪時間有多久了,有點無奈語氣告訴他說:

 

「釘崎一大早出門說要去買防色狼電擊器了。」

 

「什麼!?(震驚)。」

 

「還說下次宿儺再度現身的話絕對電祂。」

 

「等等這樣我會跟著遭受波及啊(汗)。」

 

雖然伏黑也這麼覺得,畢竟宿儺是個鬼魂般存在,在釘崎電擊祂一瞬間,輕而易舉重新躲回虎杖攸仁體內。

 

所以對祂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要不然就不會發生虎仗的心臟被宿儺挖出來死亡事件

 

「…虎杖。」

 

「?」

 

「我有話要跟你說,你進來一下。」一臉困惑的虎杖只好進入他的房間兩人坐在床上伏黑望著他的臉沉思一會後忽然臉微紅靦腆表情問他

 

「—如果我是女人,你會怎麼想?」

 

「啥!?」

 

他思緒立刻飛奔到宇宙去了,一分鐘後認真思考後用右手托著下八認真表情回答:「—貧乳眼鏡黑短髮氣質性美人?」說完臉被伏黑狠揍一拳。

 

虎杖臉部就像是酸梅表情無奈:「好痛~幹嘛打我!」

 

「這是哪門子爛回答啊!!」伏黑惠有點不高興說。

 

「可是你真的戴上眼鏡後,跟真希學姊很像嘛(?)」

 

虎杖悠仁想起之前被五條悟老師給他看私藏一張18歲的自己跟伏黑惠小時候女扮男裝合照;在禪宗院,一向以女性咒術師出師較多,伏黑惠雖然是在分家出生,卻擁有宗家姊妹各缺的男性咒術師的咒術力非常難得。禪宗院長輩們深怕夭折,因此從小以女裝打扮方式長大。

 

雖然後來那張照片被伏黑經過發現生氣地立刻用手影叫出犬神式神給咬走給咬個稀巴爛但那個男扮女裝的模樣實在太印象深刻了,一瞬間腦海浮現另一個人聲音:

 

『—太像了。』

 

「?」

 

起初不以為意就沒再追究了,不過看樣子伏黑惠自己對於昨天五條所說的話十分在意的樣子。

 

「……你還是在意五條老師昨天說的話嗎?」

 

「!?」

 

被反問反而不知所措轉頭:「哪、哪有,我只是在擔心萬一宿儺下次現身你的貞操怎麼辦(?)」「你不會希望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隨便女人吧。」

 

「這倒是真的,下次也許宿儺真的拿我的身體亂玩啊~」

 

「重點是—」虎杖攸仁露出嚴肅表情說。

 

「重點是?」

 

「我也不想一輩子當處男啊啊!」

 

『不一定要女人才行。』

 

伏黑惠發現自己脫口而出,迅速臉頰泛紅立刻摀住自己大嘴吧。下一秒卻被他撲倒在床了。

 

「!?」

 

「所以,你希望我把你當作女人看待撲倒嗎?」

 

朝下望去看到眼前逼近自己的虎杖攸仁,瞬間腦海浮起那名男子調笑並挽起花魁那白哲如玉右手放在自己右臉頰說:

 

『—因為妳是屬於我的所有物。』

 

伏黑臉紅心跳立刻使出最大力氣,雙手一把推開虎仗,狠狠地踢出去關大門。可憐的虎仗悠仁心想;今天他脾氣怎麼比釘崎野薔薇還要難以捉模。無意抬頭發現崎野已經採購回來,看見他露出笑容可掬,手上拿著電極棒嗶哩嗶哩響著,虎仗發揮自己短跑速度逃離現場,當然釘崎也追上去,一邊叫囂撻伐站住不要逃。

 

(作者:短腿怎能跑過可以跑贏牙買加人主角w)

 

 

在另一頭身體靠門的伏黑惠,慢慢滑落下來,胸口裡如小鹿般亂撞,這種潮浪情緒高漲的情緒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到底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