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嚕嚕米第一次看到他,戴著破舊不堪的墨綠色草帽與一身青綠色衣服,一雙大而明亮的咖啡深邃眼眸,褐色頭髮像是剛睡醒凌亂稻草似的從帳篷裡頭冒出來,友善地向他打招呼。之後才知道名字—司那夫金。

 

後來陸續與他一起大小的冒險。唯一遺憾的是自己沒有與他一起旅行到南方去,如果能有一天能夠實現這個夢想就好了。有一次,他們在河畔旁釣魚,嚕嚕米開心說明去南方旅行那年夏天所發生的事情。

 

「你說魔法師實現所有人願望﹖」

 

「是啊,真可惜你不在。」

 

「我反倒是慶幸自己不在現場。」

 

「?」

 

在那一瞬間內心想著:—希望阿金永遠待在姆米谷

 

嚕嚕米發現自己竟有這種想法趕緊用力搖頭,睜眼一看阿金笑而不語。

 

「……不過,我也不是沒有願望的。」

 

「阿金你想要許願是什麼呢?」

 

「秘密。」阿金幽幽地地答。

 

「小氣鬼!」

 

「要是說出來就無法實現了,抱歉了嚕嚕米。」

 

「好吧。」

說完往後倒仰躺在柔軟草地上看著天上漂浮雲朵發呆中,他陸續釣到五隻魚後於是起身。阿金轉身說打算去找魔女婆婆,並邀請嚕嚕米要不要一起去,想說很久沒有看到麗莎說好一起去了。 他們來到黑森林裡的魔女之家,阿金上前敲門。門被施加了魔法自動開啟,走出來是魔法婆婆兩手放在背後悠哉走出來說:「你們是想找麗莎嗎?我今早吩咐她去拔藥草了,等會兒就會回來。」

 

「不是這樣的,我是有事情想要找您的。」阿金爽朗笑著。

 

「找我?」

 

「我在這次路途上的旅人聽說您的塔羅牌占卜十分精準,可以預知未來。」

 

「哼,那是當然,我可以魔女。」她嗤之以鼻的說。

 

「你想知道什麼?」

 

阿金忽然用眼角瞄向嚕嚕米,只好附耳跟魔法婆婆說悄悄話,嚕嚕米見狀挑眉感到不解;覺得有時候不他並會掏心肺腑把所有秘密告訴他,雖然個人覺得好朋友之間不應該有秘密才對的。

 

不過,這就是司那夫金魅力所在

 

如果不是他身上散發出那股神祕感的話,那麼自己就不會變成朋友了。

 

   魔法婆婆聽完他的委託後,閉眼左手托腮陷入思考一陣子後,睜眼告訴他自己從來沒做過這種委託,可以試試看但不要抱太大期望。他聽到喜出望外,說沒關係,不過看到魔法婆婆遞手暗示掏錢動作,於是轉頭提起裝魚的水桶微笑說不好意思請收下。她表情有點失望說只好今晚餐吃魚料理了。說完招手請他們進屋內,阿金走上前坐在木桌。魔法婆婆進入房間拿一個魔法木盒子走出來。打開木盒子拿出塔羅牌,叫他在洗牌時內心許下願望。

 

    阿金聚精會神十分專注看著她將牌打散,以順時針的方式洗牌,嚕嚕米從來沒有看過他如此嚴肅的表情。洗完牌後把牌整理成一堆,並橫向放在阿金面前,魔法婆婆請他隨機挑選三張牌。阿金雙手抱胸,左手托著下巴思考要挑選哪張牌好,想了一分鐘後伸手挑選三張牌給她。魔法婆婆確定後把其他塔羅牌收好小心翼翼放回木盒子。

 

第一張牌攤開是逆向愚人

 

「……你想找的人一直在遙遠的東方旅行著,來到一個神祕國家住了一段時間。」

 

「但是呢,似乎在當地犯下一些”罪行”,被關好幾年了。」魔法婆婆說完犀利眼神望著他,阿金彷彿被看穿似的心虛眼睛轉邊去。

 

第二張牌攤開是正向隱士

 

「一直以來一個人旅行,是有原因對吧。」

 

「是的。」

 

「崇拜『那個人』想要追隨他的腳步……嗯,所以目前為止都不跟別人組伴的原因。」

 

嚕嚕米在旁邊發呆聽到阿金回答感到吃驚,有點懊惱心想難怪好幾次想要跟他一起旅行都被婉拒。竟然是這種理由,不由得尾巴沮喪垂下。

 

最後的第三張牌攤開是正向星星

 

「嗯~~~這張算好消息了。」

 

「?怎麼說。」

 

「想要再次與『那個人』見面的話,只要你願意今年冬天待在姆明谷。」

 

「到了明年春天就會相逢了。」

 

魔法婆婆說完,阿金緊握的拳頭忽然掉落一滴水珠,竟是眼淚。

 

「太好了……!」

 

司那夫金淚流滿面,壓抑不住因內心洋溢的興奮心情緊抓草帽來掩面顫抖聲音說著。

 

嚕嚕米目睹這畫面內心十分震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