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充滿歡笑的國家,人們充滿著笑容、生氣盎然生活著,彷彿沒有痛苦與悲傷在這國家,這讓奇諾很驚奇。



「果然名不虛傳啊。」



漢密斯說。



「嗯,果然這裡沒有所謂痛苦與悲傷呢…..咦?」



奇諾發現道人人右耳戴上一個淡藍色圓形耳環,在城市中央廣場上方有一個巨大像水母般的透明機械物體在天空中,伸出四面八方觸手般的傳輸線正來回傳送光點。



奇諾盯著它出神了。





「你是旅行者嗎?」



奇諾低頭一看有一位袔色頭髮雀斑男孩對她微笑。



「是的。對了,你知道這附近有旅館嗎?」



「我知道哦!你跟我來吧」



於是被他拉著手往前跑了。



「啊,等等!」



「喂!?別把我丟下這啊~~~~~~~」



漢密斯驚慌失措。



於是奇諾被叫做約翰男孩帶到旅館了,那間是價錢合理、物超所值的,奇諾很高興。

每次去旅館當然先洗澡囉,洗盡一身的疲勞。



「奇諾,妳覺得這國家如何?」



漢密斯放在房間內一旁這麼問,她已經換好睡衣打哈欠身懶腰說:「嗯?還不錯啊。」



「我不是在說這個,你不覺得那士兵所說的話很奇怪嗎?」



「漢密斯,我不想思考這問題…溫軟的枕頭正在呼喚我…..」奇諾搖搖晃晃像夢遊般趴在床上、蓋上被子翻身睡著了。



「每次都這樣~~~~~!我看妳永遠嫁不出去啦!!」



漢密斯生氣說,但奇諾早就進入甜美夢鄉沒有聽到了。



隔天一早,她打算去市區中心買子彈補完裝備,一出旅館就遇到昨天那男孩了。



於是上前打招呼:



「嘿,你好約翰,謝謝你昨晚介紹這麼棒旅館….」



但是那男孩被叫住卻一頭霧水歪頭問他說:



「”你是誰啊”?」



「!?」



奇諾很正震驚;因為不是昨天認識過不是嗎?正要開口問他時,約翰突然全身僵住、眼睛失神了?!他發現他右耳上淡藍色圓形耳環發光了,眼瞳出現光點來回流竄,過一會兒後彷彿沒事般他像昨天一樣對她微笑說:



「你是旅行者嗎?」



「…..」



「….奇諾?」



「我開始在意士兵所說的話了…..」



奇諾抬頭看那天空上巨大水母機器,之後開始向城市上人們打聽那個天空上的機器是什麼東西?

很可惜每個人對他搖頭。



「我看還是算了,買完子彈就按照士兵的話離開不就好了?」



「嗯…..」



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經過一番搜尋後,奇諾打算騎漢密斯離開時,發現前面有一位穿深色皮風的中年大叔擋住他去路,並且對他微笑著:發現他右耳沒有戴上耳環。



「你是…..?」



「你若不急離開的話,到我家喝下午茶吧,我可以告訴你這國家的故事。」



「好。」



奇諾與漢密斯跟隨他一起去了。



那名男子回到家,敲門出來是一位美麗的紅髮女人,但也戴上耳環微笑說:



「傑克,這位是?」



「是旅行者,我邀請他們來家中作客,麻煩你泡好喝的紅茶吧。」



「好的,歡迎你們。」



「你好。」



奇諾說。



奇諾與漢密斯一起進來時發現:牆壁是海!?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