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虎徹總算洗清自己不白之冤,並且恢復大家的記憶。

 

     然而唯獨有一個人遲遲無法恢復記憶……

 

     聽完醫生報告後的虎徹來到平常熟悉既陌生『那個人』的房間,每一次進入都覺得被冰冷包圍著,沒有一絲溫暖的感覺。然而這次只有一片黑暗。金髮青年豪無氣息地躺在椅子上,這個人就是當今NEXT英雄巴納比。

 

     他聽到腳步聲緩緩地轉過頭看到虎徹,轉過來宛如死人的漆黑眼眸,豪無生氣冷淡語調地說:

 

「怎麽又是你?」

 

「…………」

 

「請回吧。」

 

「可是。」

 

「我不是說過了。」

 

「醫生說我可能永遠想不起來了,你這又何苦?」

 

「因為我是你的搭檔!」

    

虎徹大聲吼著,聲音迴盪在冷冽空氣中回音著,但巴納比不為所動。

 

「不管你怎麽做都是徒勞無功的。」

 

「別再說了!」

 

「不管怎樣都不願意想起來嗎!」

 

忽然,虎徹起身以迅雷不及的速度,等一轉頭吻他了。

 

「你這是在幹什麽!」使他原本白哲肌膚上紅暈的臉頰更紅了。

 

「果然,據說就算很久沒有『訓練』了,可是呢……只要再次接觸的話,身體記憶會甦醒的。」

 

「!你要做什麼-啊!」

 

     撲倒巴納比倒在地上,讓他無法動彈。知道事情不對勁了想要掙脫中:

 

「快住手!」

 

 

「不這麼做的話,你不會對我倘開心胸的。」

 

 

 

但是自己的深藏在內心獸性同時給喚醒了,像野獸般纏綿悱惻。

 

 

 

「啊……!」

 

 

 

「馬上就結束了。」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蔚藍的眼眸流出晶瑩剔透的淚水,是他的憤怒。

 

 

 

 

「把你心中悲傷宣洩出來吧,你的罪與悲傷我全部承擔!」

 

 

 

「所以……你已經夠了,不用再壓抑了,盡情的哭吧。」

 

 

 

這句話,巴納比的淚水濮溯落下,但他還是管不住潰提的淚水;這一次的哭喊,是他從未所有的。

 

一切都拋棄了,全身擁抱他的熱情,紅色火焰與青色火焰交融在一起-

 

 

 

 

 

 

巴納比臉上淌著淚水入睡,虎徹坐在巴納比身邊,望著他拿掉眼鏡後的純潔無暇的臉龐;虎徹心想在夢裡有沒有他?但馬上搖頭,不管明天是否會恢復記憶,決定要離開他的身邊。

 

 

 

    虎徹起身按起電話留言按鈕前,他的眼淚不聽使喚地一顆顆的淚珠滴落在桌上。

 

 

 

 

 

-嘴巴說不記得,身體倒是記得的一清二楚啊。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