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時頓悟後卻笑了?

……新八,神樂。」

 

「是?」

 

「新八你來到我腳上抓緊我的雙腳,並且把木刀放入口中讓我咬著,神樂你抓緊我的雙手。」

 

「!?」

 

兩人面面相窺,但馬上瞭解立刻前來幫忙了;另一邊則是沖田用打火機幫土方的刀正反面消毒一下,刀被火烤過後更銳利鋒光,土方揮一揮確認後走到銀時面前了。

 

「神樂,閉上眼睛吧。」

 

「我不要!」

 

「神樂乖,聽話……呃啊───!

 

「小銀!」

 

「嗚……下來是血腥畫面,未滿十八歲兒童不宜啊。」

 

……我知道了。」

 

「說完了嗎?」

 

「那我就不客氣砍下去囉。」

 

「動作快一點,我的屁股快要裂開了。」

 

說完新八把木刀放入他口中咬著,土方高高舉起刀子,以掩耳不及雷之勢像砍西瓜劈下去。比起之前陣痛與木棍的痛楚簡直小巫,巨大五馬分屍的疼痛竄集全身,痛得銀時想要大聲慘叫後咬舌自盡。幸好先口含著木刀是對的。

 

在意識開始模糊前,似乎聽到寶寶的哭聲…………

 

坂田銀時昏過去了。

「唔…………

 

銀時恢復意識後緩緩甦醒,突然感到一陣劇痛,使得自己的視線回到自己肚子翻開被子:原本應該被刀子劃開肚皮的裂傷已經縫合後用繃帶綁好,但還是隱隱作痛中。

 

看樣子從大西瓜肚恢復成海平線肚皮了。

 

銀時若有所失摸著自己腹部,這時門被打開是新八他們,連登勢、阿妙人也來了。

 

「銀桑你醒過來啦!」

 

「銀醬~~~~

 

「痛痛痛~~神樂妳抱太緊壓到傷口了啦!」

 

「對不起~」

 

登勢卻一臉不爽表情,無視醫院不准抽煙開始抽了。

 

「搞什麽啊~~~?!原本以為你是癌症末期了,搞了半天原來只是便秘太久大便累積在腸子裡,再加上吃一堆有得沒的引發腸胃炎開刀啊。」

 

「什──!?」

 

「真是的,這次住院錢還要我出,這月房租煩麻照期給我啊,這次要加利息。」

 

「怎麼這樣?!」

 

銀時有苦說不出;總不能說是生孩子才坐月子吧。等兩人先出去後,近藤這才告訴他之後的事情。

 

「你之前懷胎十月無法生下的原因是因為胎兒的蛋殼太厚,幸好高杉晉助用木棍打破蛋殼才開始產生陣痛。」

 

「土方把皇子取出後你就昏過去了。」

 

……那皇子人呢?」

「哈達王子看皇子平安出世,找男人懷孕這件事就不過問了。」

 

「但他們有協約規定;代理孕母一旦生下孩子就不能見到,哈達王子現在已經帶走皇子回到母星所以你永遠無法看到皇子了。」

 

「是這樣啊……

 

「不過我後來聽到寶寶哭聲,張開眼睛有看到哦阿魯」

 

「哦?!是直髮還是髮?」

 

「銀桑,一般來說會問是男是女才對吧?」

 

「是直髮的哦──」

 

「太好了!」

 

「──騙你的啦,是髮阿魯。」

 

「什麽?!」

 

「而且是波浪~~」

 

「死ㄚ頭竟然騙我───!痛痛痛~~~!」

 

銀時一時情緒激動導致傷口又裂開了。

 

近藤說讓他好好休息,神樂與新八準備出去時,新八停下腳步,沈思一會兒下定決心轉過身。

 

……銀桑我有話想問你。」

 

「什麽事?」

 

「雖然自己曾經說過把你當作家人,果然……還是想有自己家人對吧?」

 

「你在說什麽傻話。」

 

「?」

 

銀時伸出雙手交叉往後腦朝一放重新躺回。

 

「我有兩個拖油瓶已經受夠了,何況再生第三個啊。」

「阿銀………

 

「生孩子還是交給女人吧,這是她們工作還是別搶了。」

 

近藤出病房時看到阿妙在旁正等著他,讓他心花怒放。

 

「阿妙小姐~~~~~

 

「啊近藤先生。」

 

「沒想到你們這次出機密任務保護銀時,真是辛苦你了。」

 

「那裡那裡~~~要是這次是保護阿妙小姐的話,那怕是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惜,~~哈哈哈!」

 

「唉呀近藤先生你真是的~~~~~

 

「對了,我聽說你說我有河馬一樣大的屁股是嗎?」

 

阿妙笑容可掬這麽問,近藤僵化了。

 

近藤像全身石化、吃力地轉動自己頭部往病房裡一看;只見銀時一副奸笑表情揮手跟他說掰掰。再轉過身一看心目中的菩薩形象志村妙已經變身成殺氣騰騰的阿修羅模樣,手裡拿著柺杖朝向他了。

 

接下來兩人聽著外面大猩猩的慘叫聲時,新八想起來還有另一件事。

 

「對了,忘了還有另一件事要告訴你。」

 

「嗯?」

 

「因為我們謊報你得腸胃炎,所以(歐巴桑)護士小姐幫你那裡的毛全都剃光了…………

「你說什麽!!?」

 

銀時馬上掀下褲子摸誇下:沒有!?

 

這下換成他慘叫。

 

「哇啊啊啊───我的叢林變成光禿禿高爾夫球場啊!!」

 

「而且光滑像○比一樣全身無毛啊啊啊───」

 

就這樣兩人慘叫聲交織變成奇妙共鳴聲,另一邊則是不想救援近藤的土方與沖田靠在牆壁討論中。

 

「總務忘了說:老闆他這十天的花費,笨蛋王子的總館說要真選組全額付出。」

 

「所以我們接下來十個月的伙食費沒了。」

 

「那就以後白飯配蛋黃醬就好啦。(作者:這樣會出人命的)」

 

……一般來說白飯配酸梅才對吧?

 

幾百年後,在哈達王子星球的《史錄》這樣記載:

 

第一百八十位皇后的皇女代理孕母本名不詳,故知有一束銀白捲髮。

皇女繼承孕母潔白如月的波浪捲髮。

 

故別名『夜暉姬』。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