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建人緩緩地從醉眼惺忪醒過來,在迷濛昏暗中摸索找到房間內牆壁上的電源開關把燈罩給點開,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著,還覺得頭昏腦脹…也許是宿醉關係吧。用鄙視犀利目光轉身瞄向床上身邊的”罪魁禍首”的傢伙。

 

—特級咒術師‧五條悟

 

  拿掉墨鏡,露出直順月光潔亮髮色,他的修長而慕雪的眉毛,玉蔥樣樣的雪白的手指。如果再留長髮的話,恐怕還以為自己跟哪個美麗的外國女模特兒上床。偏偏這傢伙是連女人會忌妒的漂亮男人。

 

真要比喻的話,就是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Genymede。

 

……雖然實際年齡不符合。

 

  忍不住再度嘆氣;一起去北海道出差,老早就知道會演變成這樣的局面,被當作洩慾的對象。不禁伸手搓揉眼窩凹陷處,記憶有些模糊,倒底喝完最後一杯,彼此誰掏出房間門房卡的。

 

  雖然是他主動勾引索吻的。

 

不,正確來說,自己當作替代品。

 

  「傑……傑……」

 

在說夢話?

 

  「—為什麼離開我?」一滴淚珠掛在修長慕雪睫毛下。

 

  他知道,五條的個性輕薄、我行我素。從來沒把其他咒術師放在眼裡,從行為一舉一動,根本一丁點都不像大人,根本就是身高190公分的大男孩。

 

  就連自己殺死唯一的好朋友,也不曾掉落一滴眼淚。

 

咒術師看太多離別生死的話,會逐漸忘記哀悼,心情就像被詛咒了。

 

  七海凝視著五條悟的潔白如霜的睫毛下那晶瑩剔透的淚珠,沉默許久,伸手打算輕輕地擦拭掉淚水。快到碰觸到一根睫毛時卻停下來。掙扎許久決定放下手。

 

自己還未能走入他的內心深處,除了『那個人』。

 

活著的人,無法跟死者爭奪。

 

 

第一次見到五条悟,是一個帶著墨鏡,透水似的烔烔雙瞳十七歲的高中生,眉開眼笑說:「誒~~~你叫七海建人啊?那以後就叫你”娜娜明”好了♪」

 

「揍你哦五條悟前輩!」

  

  那是當時還沒有拿到特級稱號,卻擁有一級咒術師實力的學長,如果要不是每天讓他頭痛的話,的確可以值得尊敬的強大咒術師。但是直到現在,仍然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大男孩。

 

如果不是『那個事件』的話,也許這兩人不會走向不同道路吧。

 

  隔天,五條悟完全沒有宿醉樣子,精神奕奕地表情,朗星眼神打開手上地圖又想找哪邊有好吃的甜點店了。

 

「先說明今天我想吃別種甜點的。」五條聽到墨鏡滑落下來,轉頭十分吃驚。

 

 「咦~~~我還以為你只有冰淇淋菠蘿麵包才會吃耶!」

 

 「……你這是在挖苦我嗎?」

 

北海道任務結束後隔天,七海隔天看到五条悟口中的咒術師實習生少年:詛咒之王‧兩面宿儺的容器—虎杖攸仁

 

第一眼看到他,深刻明白為何如此對他執著了。

 

和年輕18歲版五条悟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內心慶幸;幸好達爾文進化論失敗了(?)眼角餘光瞄向他,在黑色臉罩下的笑容,就像當初自己歸隊露出開心的笑容如出一轍。

 

內心再度嘆氣心想:幸好,現在的自己,沒有陷入太深—

 

—名為愛的詛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