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儺待在自己生得領域不知多少年了,不過,唯一確定的是,當年封印祂的咒術師,以及人事物一切都不存在了。

 

  要怪就怪當初的殺死自己的咒術師,手下留情並沒有使用咒力殺死,以防萬一自己會幾百年後復活,於是將祂四肢手腕的手指切下並散落日本各處。運氣好,有些自己的手指被一些低等雜魚咒靈吸收進化成特級,還可以殺人為樂。運氣壞,不幸被呪術師找到,頂多被收集起來封印存放著。

 

一切無所謂。

 

  除了曾經被拿在手指上一個戴著墨鏡的銀髮死小鬼(?)嘲笑一番,沒有什麼可以好動怒的。

 

  比起自己復活,需要等待最佳時機才行;隨著歲月流逝,包裹在手指上的封魔咒符慢慢會削弱力量。不過問題是,除了雜魚咒靈吸收,沒有找到『容器』來吸收自己的話,就沒有辦法【道成肉身】體驗光灑落自己身上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在發呆中的兩面宿儺,無一聽到有人正在哼歌,回神仔細一看,在前面不遠處有一個粉栗子色刺蝟頭,穿著高中制服少年正丟資源回收中。

 

  『哼,乳臭未乾的小鬼……!?

 

  當宿儺一邊托著下巴藐視喃喃自語,赫然發現那名男孩似乎聽到,像驚嚇的貓一樣睜大瞳孔,轉頭望著祂,讓祂十分驚訝:『怎麼可能??』情緒激動站起來離開王座。從來沒有人會發現自己(靈魂),就連咒術師也不可能夠感知到自身意識的。

 

  然而這名少年似乎打算朝祂方向走來,打開百葉箱,發現一個古老的小木盒子,發出驚訝的語氣說:「咦,這是什麼啊

 

  「明天給前輩他們吧,一定會很開心。」

 

  這次換宿儺像貓呆住三十秒,陷入沉默後重回王座,臉上冒青筋十分憤怒;這幾百年年來,從來沒到這般侮辱!自己是【特級咒物】,讓咒術師們十分頭痛麻煩的詛咒,竟然會讓來路不明的小鬼拿來當三歲小孩的玩具!

 

不愉快太不愉快了!!

 

  忽然發現這小鬼居然還想打開封印咒符包裹!?(已回到家中),如果是以前自己手指被打開,不論男女非咒術師者,都能觸發吸引雜魚咒靈前來虐殺。他心裡有點光火,心裡不是滋味:

『休想得逞!』使出咒力手勢讓這小鬼打不開封印咒符包裹。

 

「奇怪了?打不開。」

 

虎杖攸仁花很大力氣非但沒有成功打開,一臉困惱並伸出右手,抓抓自己栗子色刺蝟頭髮。忽然打哈欠感到睏意,後來連放回木盒裡都沒有,大字一躺把手指放在腹部上睡著了。宿儺背景一片黑,沉默三秒後,重回自己王座恢復自己姿勢,但表情已經是扭頭暴筋。

 

非殺死這小鬼不可!

 

  要不然難解心頭之恨!!

 

隔天一大早,從他們口中得知,撿到自己的笨蛋小鬼名字叫做虎杖悠仁,似乎剛入學不久。而且擁有【西之虎】稱號,體力超出一般常人。

 

哼,

 

又是一個空無一處體質的無能傢伙啊。

 

既然這樣,今晚就殺死這兩人好了,明天小鬼(虎杖)知道自己的好奇心害死人,會有怎樣表情呢?真想看看他的表情啊。

 

嗯?

 

忽然祂聽到水滴般落下水裡的聲音,已經不曾聽到銀鈴般悅耳聲音了,從聲音判斷似乎是大約十五、六歲少年,是一名咒術師。看樣子為了任務想取回他的手指。哎呀呀~~~現代的咒師師淪落到得派出幼稚既不成熟小鬼來執行嗎?

 

真是無趣。

 

就在此時,宿儺聽到虎杖抱著學姊這段話,竊笑心想就這麼辦吧—

 

  施展咒術手勢,把原本待在操場的二級咒靈去攻擊虎杖悠仁。其實知道咒術師為了救人或同伴不可能坐視不管的。被塞在口袋裡聽到兩人對話:

 

  「誒…為什麼詛咒想要那根手指頭啊﹖」

再度聽到那個黑衣少年清新嗓音:「為了吃掉手指得到更強的咒力。」

 

 「只要讓我有咒力就可以了吧?」

 

 『?』

 

等等,難道不成小鬼—算把自己吃掉!?

 

臉上露出了千年不曾感受到,那股愉悅心情,臉掛著一抹弦月般獰笑。

 

—快點,把我吃掉吧

 

—小鬼(虎杖悠仁)。

 

於是,詛咒之王‧兩面宿儺道成受肉復活了。

 

不過,祂萬萬沒有想到,以後自己魂魄會被困在這名叫做虎杖悠仁小鬼體內籠牢,日後生活上陸續增加讓祂不愉快的事件。

 

此刻只是短暫享受著,剛獲得肉體體驗月光下淋浴……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