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

 

宿儺氣得牙癢癢的,額頭浮出青筋,明明前2個月,這小鬼每天跟這傢伙修練、對打,下次出招的姿勢,自己老早摸個一清二楚,偏偏還是打不到氣死人了。快打到時五條悟後空翻,往後一跳拉開距離,水池濺起一道水花快掉落下來時候,立刻做出【無限】手勢,像拿出一把無形透明傘,讓水滴們全部彈開。

 

明明絲毫沒有濺濕身上黑色衣服,卻故意做出拍拍水滴手勢,一邊嘟嘴氣定神閒語氣說:「好啦~~~~~祢也該消氣了吧?」

 

「還想繼續打嗎?」

 

  『我會期待。』

 

 「?」

 

祂吐露如毒蛇惡毒話語:『在未來,你那雙可恨的眼珠墜入黑暗深淵—』

 

 「少在這邊詛咒我啊!」

 

五條聽了很不高興,忽然靈機一動,停止動作:「不如這樣如何。」站立在水面上,扯下緊貼在臉部肌膚的黑色眼罩,露出左邊蔚藍色眼眸。「如果你願意把咒術借給悠仁的話,我願意把這雙眼(祭品)奉獻給祢。」

 

『啊?你是瘋了嗎??』

 

「沒有那雙特別眼睛,你等於把特級這稱號自行給扯下來啊。」宿儺一邊挑眉,不以為然表情地不屑語氣。

 

  「咦,買一送一不好嗎。」

 

  「……」

 

心想這個咒術師傢伙是個笨蛋。

 

 

虎杖想趁祂回想出神時候,有機可趁打算出奇一擊,伸出左拳快打到右臉頰時副眼珠轉動一下。宿儺伸出左手掌接住攻擊並握住,站起來大轉身緊抱自己身軀!?就在這時扯開他的衣帽,露出獠牙狠咬虎杖的後頸部。劇痛像閃電竄速的流入脊椎,虎杖痛到忍不住喊好痛!但也不甘示弱虎杖也張開嘴巴,狠咬宿儺的後頸部。

 

宿儺也受到相同脊椎痛楚,心想你這臭小鬼!下秒卻露出一抹邪笑。

 

虎杖突然覺得有一絲冰涼感進入體內,全身僵硬想動也動不了!?祂鬆口後退一步,得意洋洋看著自己的傑作,於是抬起左腳輕輕一踢,像踢木板般虎杖悠仁倒臥在血池裡中。

 

 「祢…做了什麼…!?」

發現自己舌頭麻痺,只能像鸚鵡說話方式。

 

 宿儺說轉頭吐出一小搓混合鮮血味道的口水啜液,用手指擦掉嘴巴,往旁邊甩乾。伸出左食指,指著自己尖牙說明:『我注入我的毒(詛咒),是麻痺毒。』『放心好了,等三十分鐘後你就可以自由活動了。』

 

一邊說卻打算跨坐在虎杖身上,伸出手把他的制服像薄紙一樣給撕破了,露出結實厚胸的肌肉身體。

 

「幹什麼!」

 

「小鬼,你不是在那個地下室裡,希望擁有火焰或閃電的咒術不是嗎。」

 

「我要刻下自己的咒術啊。」

 

「—前提是,你能承受的了的話。」

 

宿儺的爪子如尖銳手術刀,利用剝橘子皮方式,慢慢由上往下雕刻出自己上刺青紋路圖案。

 

「痛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虎杖噙著淚水瞄向眼前可惡的傢伙,竟然像聽著古典音樂陶醉表情閉上眼睛,同時利用副眼嘲笑俯視凝視著,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想起自己差點殺掉伏黑的記憶—

 

可惡,我不能輸!

 

不能輸給這傢伙!!

 

隨著時間流逝,宿儺刻完最後一個刺青圖案後,發覺這小鬼怎麼沒出聲,發現小鬼緊咬嘴唇都咬爛流血,痛暈過去,臉頰上流下兩道淚痕。

 

心想看樣子似乎自己做得太過火了。

 

宿儺伸出兩手指,輕輕劃過去他的嘴唇,傷口瞬間癒合。忽然習慣性身左手託著左臉頰,若有所思想著:自己的手指這被這個蠢貨吃下肚,沒有受自己詛咒(猛毒)暴斃身亡才能成功憑依。

祂自己心知肚明,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萬一虎杖這小鬼死了,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再次受肉。

 

應該說,再次擁有人類的容貌。

 

祂挖掉虎杖的心臟並欺騙伏黑惠,在他面前吞下手指加強自身咒力當作保險是對的。如果不這麼做,眼看虎杖這小鬼身體成長速度會跟不上吞食自己的手指力量速度。所以必須讓他死變成自己的詛咒,讓身體咒靈化。

 

當然,自己沒有必要告訴這小鬼。

 

虎杖悠仁時間到了赴死,共享的視覺相同遭到關閉,過一段時間後宿儺自身重新開眼,果然回到了自己的生得領域。看著小鬼靈魂站在血池中,緊閉雙眼,表示自己是在死亡狀態中。

 

如果讓他的靈魂永久沉睡,得到肉體再好不過了。

 

不過目前不能貪取太多,在自己呼喚他名字以前,先思考一下該用什麼條件來束縛這小鬼……

 

讓小鬼從今以後稱呼自己宿儺大人,像僕人般做牛做馬使喚,或者成為坐騎。突然腦海浮現伏黑惠最後堅定的眼神,果然自己還是……

 

嘛,反正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等待果實成熟的那一刻—

 

詛咒之王‧兩面宿儺決定好後,露出蔑笑。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