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珠軍醫上前並一一套上醫療手套後雙手準備詢問他說:「你應該沒有忘記產前訓練吧?」

 

  「沒有──痛!

 

  雖然陣痛如波浪一波未平一波未起,仍不忘雙手安撫肚內拳打腳踢中的寶寶。但是第二次襲來實在太痛了只好咬自己手指中。

 

  「好了,那我請問大家有誰有接生經驗嗎?」

 

  「什麼?!你不是醫生嗎。」

 

  「是沒錯,但我只有幫弟兄們做醫療服務不是在婦產科工作好嗎。」

 

  Lord Hater 待在醫療室門外不斷焦慮來回踱步中,讓Commander Peepers都看花了

 

  「拜託長官,別擺出你快要當爸爸的表情跟行為好不好!」

 

  Wander在裡面只是做自我繁殖階段而已,就像細菌繁殖那樣。」。

 

  「我知道,可是萬一生出一打小Wander……」

 

  「不對一百、兩百個!!?」

 

  「實在太誇張了,這樣根本是一個"Wander星球"……等一下。」

 

   仔細觀察長官失常情況一會兒後,眼皮冒冷汗膽顫心驚Commander疑惑的問道:

 

  「……你該不會內心深處希望跟Wander組織家庭吧?」

 

  似乎被說中的(?)Lord Hater一怒之下馬上雙手充滿電力朝他發射出去叫他閉嘴,電擊快射中Commander時候卻來個大轉彎進入醫療室的大門縫進入了!?這時發現自己邪惡力量頓時都消失了。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Sylvia……我快不行了。」

 

  「不要放棄你振作點,哥兒們!不對應該改口叫爸爸還是媽媽?」

 

  Wander在與陣痛奮鬥中忽然看到不知為何Lord Hater的電擊力量竄流到這裡,而且快到擊中Sylvia時他大叫小心不顧肚子的劇痛,立刻起身一把推開她但自己遭到擊中了。

 

  Wander~~~~!!」

 

  慘遭擊中的Wander昏倒在手術台上,手無力躺在台上這讓Sylvia淚眼婆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就在這時他隆起的腹部卻冒出一個發光的小手臂出來!?這讓Sylvia嚇得退步三舍並且發現似乎不太對勁於是趕緊上前將Wander抱在懷裡;逐漸爬出來的的寶寶是一團光芒緩緩生上半空中後逐漸擴大後光芒消失:竟然是外型是戴著一頂黑色大禮帽與一條黑色蝶形領結黃色三角形,以及擁有一顆獨眼。Lord Hater打開大門Commander想阻止他卻沒有辦法抱住他又腿上還一臉期待詢問寶寶生下了嗎?然而看到空中的三角形不明物體加上有一顆獨眼關係,一臉不敢相信的眼神轉頭瞪著Commander Peepers,他無奈回答不是我的。

 

  它欣喜若狂不斷大笑喊著:『終於啊!我重新復活了──!!

 

  「你是什麼東西?!你對Wander做了什麼?!」

 

  『我叫BillCipher』它對她拿下黑禮帽做出紳士之禮的鞠躬。

 

  『要不是這傢伙幫我的忙,我老早魂飛魄散了。』眼睛笑著說。

 

  「你這個混蛋三角玉米洋芋片~~~~

 

  Bill聽到忽然臉色一紅變成魔鬼般顏色用變聲說道:──你們都該醒過來了。

 

  說完用手指打一個節拍,Sylvia覺得眼前一黑昏過去了

 

  醒過來發現自己身在迷宮Wander也倒在地上也睡著了,趕緊上前用力把他搖醒後發個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後看到她擔憂的眼神說:Sylvia,我剛好像做了一甜美又悲傷的夢,但想不起來是什麼了。

 

  他們來到夢之迷宮是來探索內心的秘密才能破關,她發現原來Wander一直對於小孩這麼溺愛原來是因為……

 

他當再度騎到她背上時說:「……Wander。」

 

  「什麼事?」

 

  Wander,你知道的,我們旅程總有一天會有終點。

 

  「到時候你該怎麼辦?」

 

  「嗯……叮玲,我們找一個悠閒渡假星球住下來,然後一起慢慢變老,妳覺得如何?」

 

  「聽起來不錯。」

 

  「然後我們來蓋一個孤兒院,收養全星球的孤兒!」

 

  「我們收養一個就好。」Sylvia笑著說

 

  Wander聽到後感動地緊緊抱住Sylvia的脖子,當他們掉頭就走時她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漏掉種要的事卻把它給忘了;但馬上搖頭心想還是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吧,Wander呀喝一聲令下啦一下馬鞭快速跑去

 

  就他們轉身離去時沒有注意到在迷宮的牆壁上留下據大的神秘符號距陣圖,符號中央正好是Bill的圖案……

 

END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