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斯醒過來,發現亞瑟起身捲縮在一旁抱膝埋頭姿勢。

隱隱約約聽到哭泣的聲音………

     法蘭西斯嘆口氣。

     又來了。

     雖然這海苔眉小子老是喜歡跟他吵架,但從來沒卸下心房露出脆弱的一面,雖然自己不應該強行將撲倒將他吃掉的,可是味道來說比抱女人嚐起來的滋味打也很不錯。

只不過是一手養大的阿爾弗雷德翅膀長硬離家出走了打擊這麼大。嘛,所謂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寶貝。這種感受也不是說的不了解的。

     「你別再哭了好不好?」

     ………

     「唉~~~你又想起阿爾弗雷德是嗎?」

     「!?」

     「我老早警告過你了,你偏不聽,你現在後悔了吧?」

     「都已將變成事實了,那小子不會在回頭了。」

     ………不是。」

     「啊?」

     「如果,我多抽空時間多陪陪他一點的話,事情就不會演變成這樣了。」

  現在才說這種話,早就已經為時已晚………!?

當亞瑟一轉頭,法蘭西斯看到那淚光閃閃的亞瑟惹人憐愛模樣。

----------------心臟好像被鐵鎚重擊。

     奇,奇怪了,這海苔眉小子有這麼動人嗎?!竟然讓我的巴黎鐵塔又再次起反應了。心裡就像燎火般難受……

    真不簡單,又再度讓我慾火焚身呢。

法蘭西斯馬上露出大野狼的姿態,露出猥褻神情蠢蠢欲動地悄悄地靠近他。

  「既然我倆都成親了,剛才只是熱身(?)而已。」

     「不如我哥哥好好地安慰你吧。」

     「所謂一回生二回熟嘛,我會讓你快樂雲霄到忘記一切痛苦跟煩惱……咦?」

法蘭西斯掀開床單打算準備襲擊時,發現自己胸部跟大腿上貼滿除毛貼布?看樣子是趁他睡覺時塗上厚厚一層除毛蠟油再貼膠布。

     「亞瑟,你在我的科西嘉島跟楓丹白露宮貼膠布做什麼?」

亞瑟似乎聽到他的安慰話後恢復精神,而且露出不懷好意表情告訴他。

     「要跟我結婚可以,但我有『條件』。」

     「條、條件?」

     「沒錯,那就是……

馬上露出狡猾陰險笑容,一邊說伸出雙手拉住他左大腿上的膠布。

     ------------把你這鬍鬚怪身上的毛全部一根都不留拔光光!」

     說完毫不留情通快撕掉膠布,法蘭西斯發出比女人高潮更嗨翻天的慘叫聲了

後來法蘭西斯的巴黎鐵塔除毛後就像芭娃娃一樣光溜溜、體無完膚,有一陣子只能穿短褲半裸狀太,不敢全裸示人了

     甚至連惡友們逼問他怎麼回事時,只能無奈笑笑說就像女人抓背痕一樣被惡狗咬了。

法蘭西斯心想:

還是跟上司提議不要跟英國結盟好了,男人的體毛可視為第二個生命啊……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