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地奔跑、不斷地呼喊名字,只想在見到他一面。

     跑到最後,總算在某個像溫室花園地方發現亞瑟的蹤影了。原本打算叫他時,卻發現亞瑟似乎跟對方交談著。

     法蘭西斯?!

而且,是一臉時痛苦樣子,苦苦要求他說。

     ---------求求你,法蘭西斯。

     「不行,你又開始了。」

     「可是……

     「已經說多少次了,我不再這麼做了。」

     -----------這是為你好。」

     『!?』

沒想這麼多,一股熱血直衝腦門,直接出現兩人面前生氣喊叫。

     「你們在幹什麼?!」

     「阿爾?!」

     「糟了!」

     ~~~~~~西~~~~~~~!!

不分由說直接來個大飛撲、兩人倒在地上,拉住他的外套,右手握緊拳頭作勢要打下去時憤憤不平地說。

     「你這鹹豬手還想對亞瑟染指多少次啊?!這次絕對不原諒你!」

     「快住手阿爾'-----------?!」

      突然身體僵硬,他開始臉色發青,像是忽然吸不到空氣般,伸手摸住脖子開始喘氣

     「亞瑟?!」

阿爾見狀馬上放手,即時接住快倒下的亞瑟,可是眼看他症狀愈來愈嚴重了。

     「亞瑟、亞瑟,你怎麼了?!振作點!」

     「糟了,他『過度換氣症候群』又發作了,快找紙袋給他!

     過度換氣症候群?

     「快給他吸入二氧化碳吸入,才能減緩他不適症狀就對了啦!

眼睜睜看著亞瑟十分痛苦的模樣,自己又幫不上忙感到焦急,忽然靈機一動。

     「沒辦法了……

     「?」

完後阿爾緊抱著亞瑟,將嘴唇遞上去。

 

-----------------只能這麼做了。

 

     沒有想到阿爾的嘴唇又熱又軟,像剛烤好的鬆餅蓬鬆柔軟,乎被他的嘴唇掩埋。

亞瑟得到二氧化碳吸入後才停止症狀,額頭上一直愁眉深鎖這才鬆開,又昏了過去。

     別再哥哥面前放閃光,真是的。」

於是後來把他送到保健室休息,阿爾坐在病床椅子凝視著昏迷不醒的亞瑟。

     ……法蘭西斯。」

     「嗯?」
    
「亞瑟這個症狀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你離開他開始。」

     「!?」

     「一開始只有失眠的症狀。他不斷吃安眠藥才能入睡,可是,吃到最後連安眠藥也失效了。」

     「於是找上我給他大麻來幫助入眠。」

阿爾這才明白他們剛對話在講什麼了。

     「那麼哥哥我先走啦,不打擾你們兩人甜蜜時光的,掰

     說完不忘給他一個飛吻就走人了,這病房又只剩下阿爾與亞瑟了。阿爾仔細看他的容貌;不知最近又開始批閱大堆文件了?蒼白的臉色毫無血色顯得有些消瘦憔悴,但不可思議的是,這張臉從未變過。

     就是因為知道亞瑟每當夜晚時忙碌工作,自己在們後偷窺他。渴望他與自己一起睡、一起玩、一起歡笑等……

     每一次得到的答案,卻只有被他摸著頭,無可奈何的笑容告訴他對不起

 

     只要自己忍耐,乖乖待在原地等待的話,當個『乖孩子』亞瑟就會笑了。可是,就是因為這樣,一直不斷地忍耐等待,即使長大後發現亞瑟他並不了解,還一直彼此之間不斷重複這些事情。

     我受夠了。

     於是,就像青少年進入青春期叛逆跟父母吵架而離他出走,這一走,卻是百年。

      自己只是想守護他的笑容

     並不是想害他哭泣

 ---------------這一切都是他害的

     「唔……

     「?!亞瑟。」

     「這裡是……我怎麼了?」

     「你剛昏倒了,我抱你到保健室。」

     「法蘭西斯呢?」

     「呃?!這個……他有事先走了。」

阿爾把眼光瞄向另一邊,用右手指騷騷自己臉頰。亞瑟看他這動作後忍不住笑了。

     「?有什麼好笑的。」

     「你啊,真不會說謊呢。」

     「什麼?!」

     「你說謊時會習慣把眼光描另一邊。」

     「好說你尿床時想要把床單藏起來被我發現了……

     「!?過去的事情別再說了啦!」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他脫口而出這句話,亞瑟聽到立刻眼神黯淡,把頭轉過另一邊。阿爾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兩人又陷入尷尬情況了。不知經過多久時間,亞瑟緩緩地開口說。

     ……時間過得真快。」

     「?」

     「記憶清晰地在我眼前,彷彿昨天在草原遇到你一樣。」

     …………
    
「真是太好了,你已經長大了,你的世界已經不需要我了。」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你是我引以為傲的弟弟啊。」

亞瑟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直擊阿爾的心臟。

---------這不是一直以來,想要再度看到的笑容不是嗎。

     「阿爾,你怎麼哭了?」

     發現自己眼眶開始流淚,忽然阿爾低下頭來,全身開始顫抖不已,亞瑟看到疑惑問他。

     「怎麼了阿爾?」

      似乎有話想對他說,但哽咽在喉嚨說不出口……

      但這次不說的話,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的。

 

重新抬頭的是淚水晶瑩的阿爾對他說。

 

-------------對不起


亞瑟驚訝地張大眼睛,但自己也開始流淚了。

     ……你這個傻瓜。」

     「知道我等你多久嗎?」

     「我回來了,亞瑟。」

     「留在我的身邊,永遠。」

阿爾吻他淌滿淚水的臉頰,順著彼此擁抱吻著,已經分不清處到底是喜悅的淚水還是救贖的淚水了…………

      在窗外的精靈們看到這一幕,開心紛紛地祝福他們。

      精靈所下的祝福咒語是。

 

-------------------永不分離。

END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