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所料,威斯特還是上鉤乖乖地前來了,看到自家人熱情盛大式歡迎他得到來嚇得嘴巴合不起來。這個表情應該偷拍下來以後好好欣賞的才對!
 
這時自己靈機一動,於是偷偷摸摸地靠近威斯特的背後,冷不防伸手擱脖子現身讓威斯特更吃驚。本來說完後準備告訴自己要送禮物給他,卻一描到剛才一直找不到的小雞卻站在超大巨型啤酒桶上面,而且法蘭西斯養得的波斯貓好死不死的也出現了,一臉垂延三尺的不懷好意靠近小雞:
 
本大爺的小雞出現空前危機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手推開威斯特打算上前救小雞,可是小雞不領情竟擅自張開翅膀飛走了;雖然嚇走那死貓
但自己卻一頭正當忙著撞進巨大型啤酒桶,讓自己一身都撥到一點了。
於是自己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土一邊抱怨著,卻萬萬沒有想到威斯特站在自己背後被潑到了,而且是一身落湯雞模樣。
 
威斯特開始全身散發著殺氣,我不寒而慄的往後退。
 
「威,威斯特,你不要緊吧?」
 
我沒想到到他竟然會說“那句話”,讓我愣住了。
 
然而威斯特繼續咆哮著:
 
「就是因為我們兄弟的結合,導致很多父母生下基因缺陷的孩子感到痛苦你知道嗎?!」
 
「等,等一下,威斯特你在說什麽?!」
 
「你這個戰爭份子根本不會瞭解我的感受的!」
 
「從來不聽別人的話又擅自姿意妄為,每一每一次都是我替你收拾爛攤子!」
 
「我受夠了!我再也不要跟你生活在一起了!」
 
說完怒氣沖沖頭也不回走了,在原地留下一堆問號給我:
 
 
────我被威斯特討厭了?
 
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8
 
隔天威斯特在餐桌上流一張紙條說去菲利奇亞諾家,以後三餐自理簡單的一句話。
 
────這叫我怎麼過活啊! 
 
自己只會用鬆餅啊!難不成本大爺三餐吃鬆餅嗎?!這樣會吃死人的好不好?!於是趕緊找
救兵去了。
 
「什麼,你跟威斯特吵架了?!喂喂別擅自闖入人家家裡又吃掉我的早餐好不好?!」
 
我正狼吞虎嚥吃法蘭西斯準備的豐富的早餐,雖然說他家的人花心又風流,可是料理卻是一流的不由得吃完說很讚。
 
「沒辦法,威斯特那傢伙叫我自理啊。」
 
「……我說啊,你難道不會反省一點嗎?」
 
「啊?」
 
「唉,就是因你從來不聽別的話才有這種下場不是嗎?」
 
這句話差點讓他噎到握拳拍打胸部才吞下去。
 
「雖然你平常愛面子又愛逞強、自大狂妄、目中無人、我行我素的傢伙,但會有這種後果可想而知啊~~~~」
 
「你這句話什麼意思啊?!咦這句好像在哪裡聽過?」
 
「總之,現在你要怎麼辦?」
 
「……我打算搬家。」
 
「什麼?!搬家?!」
 
「真的假的啊?!」
 
「這是我思考了三天三夜想出來的結果,我想這麼做對彼此都好。」
 
「拜託,搞不好只是一時氣話而已,等他氣消後再回去不就得了。」
 
「……就是因為這樣才麻煩啊。」
 
「?」
 
「如果本大爺像眉毛一樣從小多陪他一點時間,而不是到處征戰的話,也許今日就不會演變成這樣局面了」
 
「基爾伯特……」
 
「你不用安慰我,謝謝你的好意。」
 
「不是!麻煩你搬家後記得不要手機傳自拍照給我們,光是現在手機裡一堆你的自嗨照刪掉刪到想吐了。」
 
 
…………基爾伯特感到無言。
 
 
──第七天,
 
收拾好自己衣物後塞進行旅箱準備出發,基爾伯特離走前不忘回頭一看這間房子。雖然搬進來不久可是現在讓他開始感到愁悵:這些年來與威斯特同居點點滴滴都在這間房子。
 
現在自己要走了。
 
待在頭上的小雞忽然叫了幾聲,基爾伯特聽到只是淡淡苦笑說:
 
 
「你勸我也沒用,本大爺心意以決。」
 
  
基爾伯特說完就關上大門了
 
 
※※※※※※
 
 
之後來到車站,準備到櫃台付車票時伸自己口袋發現車票不見了?!基爾伯特開始上下搜身:
 
「咦奇怪了~~~~明明車票我有帶出去啊?」
 
一邊說掏出皮夾打算仔細搜尋時,無意從最底層掏出一張氾黃陳舊的照片,他看到不禁呆住了。
突然好像想起什麼,行李箱忘了拿就轉身跑了起來,一路跑回家裡用力打開大門。
 
打開後發現威斯特也在家裡,而且已經是紅鼻子狀態了。
 
───沒有到威斯特竟然在哭?!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的模樣:印象中這小子是無堅不催、一絲不苟、嚴肅正經的人,竟然也有如此脆弱的樣子。
 
 
這另我想起威斯特小時候泫然欲泣的模樣
 
自己最後一次出征前,拉住我的披風角哭喊著不要走
 
 
說完自己不會在離開他的身邊後,威斯特突然衝抱我害得全身骨頭發出哀嗚聲,快一命嗚呼時想叫他放手時,看見威斯特繼續哭泣不想停止的樣子。
 
 
我好氣有好笑,只好對他說出那句最重要的話。
 
 
END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