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本大爺總算找到送給威斯特的禮物後開心的回到家,可是平常會露出笑容迎接我回來的弟弟卻露出苦瓜臉給我看。而且還把晚餐都煮成黑炭這能吃嗎?我想會比那個眉毛煮的殺人料理(?)更難以下厭吧。

  

我沒有料到威斯特會問自己今天去了哪裡,以前並不會太注意我的私生活的說,嚇得我趕緊說去問了法蘭西斯一些事情而已。只見這小子說「是嗎?」就轉頭繼續愁眉深鎖。

  

本大爺該不會做錯什麽事情吧?

  

於是自己趕緊打哈欠裝想睡覺才逃過一劫;嘛反正到了明天,看到本大爺為他吃盡苦勞(?)、精心策劃的慕/尼/黑/啤酒節,絕對會大吃一驚之前對自己的不滿與生氣全都會一掃而空了。

 

想著想著不禁要佩服本大爺的聰明才智啊,哇哈哈哈────

  

明天,就是決勝負的時刻了。

  

  

自己睡前這才想起忘記了最重要的細節:要怎樣吸引威斯特到特/裏/西/亞/草地?!得要趕緊寫留言放在他床頭才行啊,於是基爾伯特在書桌上拿著鋼筆開始思構:「嗯~~~該怎麼寫好呢?開頭就寫:呦!我最親愛的弟弟。真誠邀請您來到我的秘密花園(?)…………我在寫什麼啊!」

  

(揉一團往後丟垃圾桶)

  

「應該這樣寫才對:親愛的弟弟,為了增進彼此的兄弟感情,我們應該要坦誠相對,因此…………完了這個也不好。」

  

(揉第二團往後丟垃圾桶)

  

「本大爺最自豪的弟弟威斯特,我為你舉辦了超GJ的啤酒派對,一定要來參加哦!…………這句好像怪怪的。」

  

(揉第三團往後丟垃圾桶)

 

 
「真是傷腦筋~~~寫來寫去感覺都沒有很順耶,我想到了!這時候要靠朋友才對。」

 

於是基爾伯特三更半夜撥打手機給法蘭西斯:

   

「你神經病啊?!我正在床上對付粗眉小野貓沒空理你鳥事……等等亞瑟你要做什麽?!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接下來聽到疑似拿著電鋸鋸斷物品的恐怖聲音,接下來被掛斷了。基爾伯特冷汗直流地只好改打給安東尼奧,但安東尼奧卻小聲有點抱怨與他通話:

  

「啊?你說什麽,幫你想邀請函?」

 

 「我剛才好不容易念蕃茄怪故事騙羅維諾入睡,你打給法蘭西斯不就好了?」

  

「你說你剛騙我的?」

  

「!?」

 

  突然出現在他背後安東尼奧大吃一驚,基爾伯特在另一頭接下來聽到有大量傢俱撞毀聲音,只好默默把手機掛掉。

  

「……什麽嘛,不是有句話說「在家靠家人,出門靠朋友」這兩個傢伙跟不夠講義氣啊,切。」

 

「算了,反正本大爺一個人也可以搞定!」

 

──結果他想了一整晚,紙團都堆成一座小山,等到發覺時已經是新的一天了。而且小雞卻睡夢香甜模樣真是氣死本大爺了。

 

「只好先這樣了,這樣威斯特那傢伙會看得懂的。」

  

其實黑眼圈的基爾伯特完成的是畫地圖………但拙作跟三歲小孩還不如。

  

後來靜悄悄攝手攝腳的地來到威斯特的房間,並把那張紙放在他枕頭旁。但這時發現睡覺中的威斯特把瀏髮放下像一個大男孩似的煞是可愛,基爾伯特倚靠在床邊,雙手撐著腮幫子望著他臉龐心花怒放。

  

「只有在這種時候威斯特才不會擺架子啊,好懷念啊~~~只有睡臉是從小到大沒有變的。」

 

一邊說卻惡作劇伸出右手故意捏他鼻梁,害他皺眉一下,鬆手才恢復原狀。

 

準備起身轉身就走時:「哥哥……」

   

「咦?」

  

基爾伯特錯愕。

   

───威斯特在夢中也夢到我?

 

「哥哥,我不是說過不要把我的內褲跟你的一起洗啦!」

  

基爾伯特跌個四腳朝天。

   

「搞什麽啊~~~~竟然作夢還想這無聊小事,根本像囉唆的大嬸了。」

 

「……算了。」

  

基爾伯特望著他露出溫柔慈祥的微笑。

   

「──如果不這麽會計較的人就不是本大爺可愛的弟弟了。」

  

說完悄悄地關上大門。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