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我對哥哥冷戰中。
 
甚至自己跑去了菲利奇亞諾的家謊稱想渡假;其實不想再面對哥哥了。幸好這天然呆沒問我原因就欣然接受了,但我不知是否察覺到自己心情不好想要安慰我,竟然每天三餐都煮義大利麵給我吃,吃到已經快要得胃潰瘍了。
 
第七天我終於忍受不了菲利奇亞諾煮得義大利麵料理,決定親自下廚時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羅維諾.瓦爾加斯怒氣沖沖的跑進來,看到我又更火冒三丈指著我。
 
「土豆男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裡?!給我滾出去!」
 
「不要這樣啦哥哥,得意志是來我們家度假的。」
 
「放開我~~~~~!」
 
「渾帳~~~~~一看到這傢伙更一肚火了,像安東尼奧也是,竟然敢欺騙我的感情!」
 
「發生什麽事情了哥哥?」
 
「聽我說:之前這土豆男的哥哥打電話過來說什麽幫他想邀請函,說要幫土豆男慶祝啤酒節來和好,哄我入睡那個蕃茄怪的故事是假的。」
 
「媽的,我再也不要理他了!應該把他埋在土裡變成蕃茄才對。」
 
「!?」
 
什麽,哥哥他……
 
自己竟然誤會他了
 
「等等德意志你要去哪裡?!」
 
「不好意思,我想起家裡有事我先走了!」
 
威斯特說完解下圍裙匆忙跑出去了,羅維諾楞住後竟雙手叉腰笑得很大聲。
 
「哇哈哈哈~~~~~!這土豆男是怕了我才找藉口落荒而逃的,終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我不這麽認為耶……(汗)」
 
威斯特氣喘噓噓的回到家中:但家裡卻空無一人?!
 
他看到客廳桌上擺著禮物袋,威斯特緩緩上前遞起打開一看是泰迪熊,裡面附有一張紙,
於是開始讀起:
 
To:給親愛本大爺的弟弟
 
對不起
 
我不知道原來你獨自承受這麽大的痛苦,一直裡來自己卻不斷的給你添麻煩真是抱歉啊。
這個熊布偶是本來為了表示歉意送給你的禮物,看樣子甚至特地為你舉辦的啤酒節也被自己給搞砸了。
 
不再你繼續感到痛苦,決定我離開好了,這樣子也許對我們兄弟比較好吧。
 
 
再見
 
永遠愛你的哥哥基爾伯特敬上
 
 
 
威斯特看完後呆住了,拿著紙的手臂無力放了下來開始眼眶泛紅全身顫抖著:
 
「哥哥那個笨蛋,自己是一時說得的氣話啊…………」
 
 
自己並不想讓他走
 
就像當時情況也是
 
那時明白自己在哥哥的面前實在不起眼,所以目送他出征後,暗自發誓長大後要像哥哥一樣變成高大強壯的男人。
 
──這樣子,就可以攔住他
 
不要從身邊溜走
 
結果到頭來自己還是無法留不住像天空中的浮雲一樣的男人嗎………?
突然門被碰的一聲打開,威斯特嚇到轉過頭一看:開門的人是穿著深藍色避風大衣的基爾伯特。
 
「哥,哥哥?!」
 
「你怎麽搞得?眼睛紅通通的像兔子一樣。」威斯特趕緊拭淚。
 
「你不是走了不是嗎?!」
 
「啊?原本是是這樣啊,剛在車站想找門票找不到時,我從皮夾看到這張照片。」
 
基爾伯特拿起來給他看:那張是以前出戰前特地找威斯特一起和拍的。
那時威斯特鬧蹩扭不想跟他拍照,基爾伯特譏笑他說等你長大後會後悔沒根本大爺拍照的。後來是一臉不情願的眼睛往旁邊瞧的拍了。
 
「想想還是回來好了,畢竟我們好不容易相隔這麽久總算在一起,如果真一走了之的話我想會被上司罵………」
 
話還沒說完威斯特衝上前給他個蟹嵌式的擁抱,這種橄欖員似的爆衝抱法讓基爾伯特似乎聽到全身骨頭傳出斷裂聲音。本來想叫他住手但往下一看威斯特正懷裡埋頭哭泣著。
 
 
──「歡迎回來,哥哥。」
 
 
基爾伯特聽到會心一笑,也對他說:
 
 
「我回來了,阿西。」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