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心想著早知道應該找個師父來學畫符,搞不好今日就能派上用場了;就不用每次放血過後被胖子嘲笑可以去喝四物湯(?)

 

眼前那個假胖子眼看被揭穿卻露出詭異的笑容:

 

「原本以為你白白嫩嫩的,是三人中最好騙。」

 

-笑到我心裡發毛

 

好吧,這下我十分確定不是胖子。與其這樣面對粽子還比較容易對付多了。

 

我假裝鎮靜冷靜努力裝出威脅語氣(?)喊著:「快說!你把兩人弄到那去了?!」

 

-『何不到我肚子去找他們呢?』

 

說完假胖子露出血色兇光,全身肌膚浮出的綠色血筋,嘴巴吐出類似像蒼蠅噁心口器出來朝我衝過來了;心裡暗罵真後悔怎麼沒把殺蟲劑帶身上了。

 

於是想都沒想用力把手臂一揮,讓一抹血液噴灑在牠臉上;不出所料麒麟竭對蠱多少還有效果,立刻就像播撒硫酸一樣腐蝕臉部皮膚,趁牠痛苦萬分雙手遮臉時趕緊從旁邊縫隙逃出。

 

但是從那逃呢?只好評直覺從毛毛蟲石雕進入密道了。

 

沒跑多久走到疑似中央地脈,發現這裡有無數各不明物體的綠色繭。我從背包拿出一個鋒刀挑其中一個繭一刀劃下去,果然不出所料裡面是個屍體,看衣服打扮又是遊客看樣子這裡全部都是人繭。忽然抬頭一看不遠處有一個人繭發出一個光點,莫非是…!

 

趕緊上前再劃一刀,劃破開來果真是胖子,但處於昏迷狀態。

 

幸好那隻怪蠱真沒有把他給吃掉,要不然以後倒斗少一個可以嘴鬥的人了。我搖一搖後胖子似乎醒過來用力咳嗽幾聲後,放下心中大石後我露出笑容:

 

「是我,我是吳邪。」

 

-胖子聽到後臉色一變立刻馬上掏出槍對著我!?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