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胖子不識相還笑呵呵講說自己不怕只怕太多姑娘放蟲再自己身上,說完我們就其他人領導前往農家,進入農家後那村民關上門;忽然我聞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奇異臭味……
 
 
 
結果睜開眼,下一個畫面竟然是這個死胖子嘟起嘴巴逼近中!?
 
 
 
我當然當下反映給他一巴掌,但被這靈活的胖子發現我甦醒了立刻躲過一掌。
 
 
 
「天真你醒了啊!」
 
 
 
「醒個屁!你你你說剛才想對我幹什麼!?」
 
 
 
「人工呼吸啊。」
 
 
 
「我呸,我幹嘛需要人工呼吸!」
 
 
 
「……難不成你希望小哥對你人工呼吸嗎?」
 
 
 
這句話讓我臉紅無言了。
 
 
 
「對了,村長與楚琳琳呢?」
 
 
 
「你在說什麼,看樣子你還完未全醒過來。」
 
 
 
後來聽胖子一說,原來是悶油瓶覺得一開始那個發現破心屍體的地窖屍體是障眼法,果然是一個地下道迷宮。我才剛進去沒多久吸入太多屍氣而昏迷了。
 
 
 
「所以我們沒去村子?」
 
 
 
「你在說夢話嗎?!」
 
 
 
突然臉色凝重地說:「-我們中計了。」
 
※※※※※※※
 
胖子說楚琳琳使出美人計,把我們誘騙到這裡。我並不反駁他的話;因為到目前為止事情的發展太順利了。從以前到現在倒斗所碰到的女人,一旦扯上關係非死及傷。
 
 
 
真不曉得是上輩子作太多缺德事還是沒好好地向爺爺祭拜。感覺上只要我們其中一人愛上女人總是沒有好下場。
 
 
 
再這樣下去我們該不會像三叔那樣孤老一生吧?
 
 
 
站起身來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巡視一周發現有些古怪;不論從天花板或地板上有特殊花紋,仔細一看竟然又是像蜈蚣的紋路。我開始感到頭皮發麻了。從上次到斗回來沒多久看到地上蜈蚣尖叫嚇得跳上椅子,偏偏被王二看到還一副老闆又在發夢的眼神看著自己實在沒臉。
 
 
 
而且前方有四個洞口,分別疑似古代雕刻而成的蟾蜍、蛇、蜘蛛、類似毛毛蟲的石雕,不曉得悶油瓶往那個方向了。
 
 
 
「你還在發楞?我們該出發了。」胖子沒好氣的說。
 
 
 
正當我打算答話時我突然發現,胖子的眼眸中竟沒有沒有我的倒影!?
 
 
 
莫非眼前胖子是假的。
 
 
 
記得那次扮演成三叔,胖子起了疑心,搞得自己像面對鏡子一樣地每天用他綠豆般小眼睛懷疑的眼神,努力想找出我的破綻出來。只差要不要順便看假皮上有沒長痘痘可以擠出來。
 
 
 
於是我立刻往後退、從褲子屁股口袋掏出小刀,在自己手臂上劃出一到傷口讓血流出;雖然自己不敢像悶油瓶那樣殺豬似的放血,至少有驅邪嚇阻作用。
 
 
 
果然胖子聞到臉色一變開始退步三舎,膽顫心驚道:「吳邪,你這是再幹什麼?」
 
 
 
這下我十分確定不是真胖了。
 
 
 
「媽的平常人親密老是叫我天真無邪,老子真信你才怪!」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