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納比在站門口,深深吸一口氣後吐出來。抬頭挺胸敲門後就開門進去。一進去看到是虎徹裸露上半身只有肚子綁著繃帶,正在逗弄懷裡的小寶寶。擁有一頭金髮與蔚藍眼眸,巴納比望這副景象不禁看呆了。

 

    虎徹一抬頭看到他笑容消失,巴納比回神趕緊開口說:

 

「虎徹,我……

 

「不用檢查這小子一生下來一眼就知道了。」

 

「我還以為你會生下虎寶寶呢」巴納比上前在他床邊側坐,伸出手指來小寶寶對他格格笑著握住。

 

……虎徹。」

 

嗯?

 

對不起。」

 

這種事別說了,該道歉的人是我。」巴納比笑了。

   

-兩人的唇瓣重疊在一起。

    直到夾在中間的寶寶受不了哭了起來兩人才想起趕緊分開。

 

對了,還沒給寶寶取名,要叫什麽才好?

 

先想小名好了。」

 

說得也是,那麼叫跳跳虎如何?

 

…………

 

怎麼了?

 

「我本來想叫華兔寶寶,誰叫這小子老是跟我作對腿伸直老是在肚裡做體操睡不好覺。」

 

「對了,兔子。」

 

「什麼事?」

 

「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裡想問你:我不在時這段期間你在做什麽?」

 

「呃!」

 

   就像是被人逮到抓住兔耳,巴納比開始不好意思支支吾吾說出一串很長又滔滔不絕的告白:

 

「沒有啦,雖然有在生你的氣;我想說自己有足防備措施還意外懷孕。老實說我聽到的當下不是高興,是飽受驚嚇!怎麼可能?……因為不確定是否是自己的小孩,於是我先去拿我們照片去做嬰兒合成照片。想說這樣小孩一生下來免得被戴綠帽。再加上目前賺的錢我沒有買保險,所以怕孩子生出來沒錢付。你也知道養小孩很花錢的……

 

    虎徹聽到後低下臉渾身發抖,抬起頭破口大罵:

   

-「是男人給我負責任!」

 

END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