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納比,我們找到地點了!現在傳送過去。」

 

「瞭解!」

 

 利用車子導航系統輸入座標後加快馬力向前衝刺,現在剛好亮起紅燈,他顧不了這麼多於是就這麼衝過去,像條蛇般靈活巧妙避開擁擠車子們相接縫細而奔馳著。

 

 另一方面虎徹被換置到一個冰冷鐵床上,手腳都被鐵銬緊緊拷住。自己身上衣服被解開露出豐腧圓滾、高高隆起的大肚子。胎兒似乎感受到自己生命危險而劇烈胎動讓肚皮強烈凸動幾下。偏偏這時又一陣劇痛襲來;這樣子處於內憂外患情況下的虎徹內心咒罵該死,等這兔崽子一出生一定很狠打他屁股。

 

 哈洛普.爾曼走出來已經換上手術服裝緩緩走到床邊,舉起雙手抬頭示意一下。爆炸頭說手勢後重新開啟V8開始錄影。

 

「嗨我是哈洛普.爾曼。現在邀請觀眾們來見證這一刻畫面,這個生命奇蹟-」

 

「現在我拿起手術刀在他肚子劃上一刀……

 

 說完拿起放在一旁醫療器材皿裡手術刀,手術刀在燈光照射下尖銳鋒利反射一道冷光。虎徹看到嚥一下口水。右手按住胎動中肚皮準備劃下時-

 

     忽然傳出爆炸聲響而把大門炸出大洞出來,頓時煙硝瀰漫。從煙霧中出現一個人影並喊出:

 

「摺紙旋風來也~~~!」

 

「摺紙!」

 

「幹掉他!」

 

 那些手下們紛紛掏出火槍開始猛烈射擊,摺紙旋風拿出武器阻擋把子戰彈飛。立刻蹲馬步用腿掃出一陣強風把他們全都吹倒在地。虎徹一邊叫好忽然陣痛襲來又哎唷一聲了。似乎是對摺紙旋風佔上風時有一個聲音喊道:「全都不許動!」

 

     哈洛普.爾曼拿掉口罩掏出手槍對準躺在病床上的虎徹。

 

「你敢動一下我就讓這孕夫腦袋開花。」

 

「可惡-!」

 

  就在這時刻突然有一個小石子打中了他手上的槍,他一時慌張摺紙旋風見機立刻把他制服。虎徹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正是巴納比。

 

  因為帶上了面具關係,他不知道巴納比露出什麼樣的表情看著他。

 

巴納比一言不發緩緩地走上他的身旁,舉起雙手用力把把手銬與腳銬給扯斷。虎徹吃力地起身,一手托住腰想要站起來時一不小心重心不穩差點倒下去時,是巴納比在他後面抱住讓他倒在自己懷裡。

 

虎徹在懷裡望著他。

    也許是因為戴上了面罩才能坦然面對自己,過一會面罩打開終於說:

 

「-對不起。」

 

「兔,兔子?」

 

「我,我實在不知該怎麼面對你才好,不論是你還是孩子。」

 

「一想到度裡孩子可能不是我的而是別男人孩子,自己無法嚥下這口氣。我怕自己會失去理智傷害到你……

 

「所以我躲起來了,抱歉。」

 

「我知道。」

 

「我知道自己對你而言還是小鬼,但是。」

 

「兔子?」

  

 巴納比溫柔地握住他的手,虎徹可以從他翡翠般碧綠眼眸中看到自己倒影。

 

「-我愛你,虎徹。」

 

「自己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他也深情款款望著巴納比。

 

「什麽事?」

 

「-我剛才羊水破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