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嚓 

     天花板上一道強光照在他身上快睜不開眼睛,那爆炸頭興致高揚地手裡拿著V8開啟拍攝畫面。忽然從旁邊伸出一隻手檔住鏡頭了。

 

「你在幹什麽啦!」

 

「別開始拍,老大還沒說開始。」那人手下說。

 

「切,這讓老子玩一下不行啊。」

 

「老大說等跟電視台拿到錢後就立刻遠走高飛。」

 

「以後就可以吃香喝辣的,哈哈~~~~~~~!」

 

「我看你們飛去坐牢吧。」虎徹說完馬上右臉頰被挨一拳。

 

「我看你還管不敢耍嘴皮子!」爆炸頭想再次動手時白人手下馬上上前架住他。

 

「老大吩咐現在不可以動他,狂野之虎是他的。你不想被處決吧。」

 

他立刻放手但對虎徹戲謔說:「哦對了自己忘記不能對孕婦動粗,以免動到胎氣要生寶寶了~~~~~~~!」

 

「我是孕夫!」

 

  虎徹怒吼後突然巨大的腹部一陣陣作痛;這才發現從剛才到現在自己肚子不時會隱隱作痛,而且是有規律發作的。心想該不會是那個白痴小偷的玩笑給說中了:

 

-莫非自己要生了

 

  虎徹馬上臉色慘白。

 

「拜託好不好這要怎麼找人啊!」

 

 火焰紋章一邊抱怨一邊騎著機車在車道中,空天在天空搜尋、搖滾野牛在高處尋找下落。

 

「別再抱怨了,現在有兩條人命人命關天。」

 

「真不曉得是誰那天晚上猴急先硬上的……

 

「我在繼續收尋。」

 

    搖滾野牛關掉影像螢幕,這時剛好阿妮斯打過來了。

 

「我收到線報指出犯人藏把狂野之虎綁架前往東南方。那裡有一個早已廢棄的核電廠。」

 

「這樣子自己距離很近,我先趕往現場。」

 

「那就請你小心了,雖然廢棄多年可能會有輻射殘留物。」

 

「瞭解。」搖滾野牛一說完就關掉手帶。

 

……希望他沒事就好。」

 

 巴納比後來等不及活動結束,原本有一個粉絲見面會臨時取消趕緊穿上裝備後趕過去。在騎車途中忽然腦海裡浮現當日甩開虎徹的手時眼裡露出脆弱痛苦的眼神;其實那時候的自己在生他的氣。

 擅自跑出去與別人喝酒才惹出事端,再加上孩子的生父不明叫他情何以堪。

 

但自己真正害怕的是萬一虎徹叫他負責。

 

從小自己就失去雙親,被養父一手帶大。所以『父母』這個詞對他來說既熟悉又陌生。

 

因為不知怎樣的心情來如何面對他,只好選擇逃避;要不是阿妮斯打來緊急電話才驚覺虎徹現在是即將臨盆。猜測他抓小偷大腹便便的行動不方便,一定會擅自使用NEXT能力。那麼現在他面臨隨時會生的危險當中了。

 

     這時才想到:如果自己救了虎徹,那麼要對他說什麽話才好?

      V8啟動開始螢幕畫面出現一位戴眼鏡的男子,開始彬彬有禮的語氣開始說話:

 

  「那就請你小心了,雖然廢棄多年可能會有輻射殘留物。」

 

  「我的名字是哈洛普.爾曼。相信各位都認識我了。」

 

  今天,我向大家介紹NEXT英雄-狂野之虎。」

  

 接著鏡頭轉向仍坐在椅子上虎徹臉頰,在慢慢拉遠拍全身,虎徹因為開始密集陣痛全身冒汗緊咬牙根忍住自己不要呻吟。心想絕對不能告訴他們。但是偏偏哈洛普.爾曼知道了他的心事慢條斯理對著鏡頭繼續說:「而且NEXT能力者非常神奇,現在我們就剛好碰到難得一見的奇景;這位是大家熟悉的巴納比英雄搭檔-狂野之虎,他身為男人卻懷孕了。」

   

  忽然他頭部往鏡頭前並且伸手右手在耳朵旁的動作。

 

  「嗯?你們說不相信是吧。那正好,我們即將上演『人體解剖秀』讓我們看看他肚子裡是否有胎兒存在來驗證。」

 

  「而且不會打上馬.賽.克哦♥」

   

「什麼!你要解剖我肚子,開什麼玩笑啊!你這蒙古大夫!

  

現在我們進入廣告一下。」

 

  哈洛普.爾曼瞪眼一下那爆炸頭手下慌張地闔上蓋。他一轉身走向他低頭湊近臉前冷酷語氣地說:「我可不是在開玩笑。」

   

「觀眾想看到的可不是個挺大肚子的男人,這樣是不會相信的。如果是從活生生看到男人肚子剖開取出胎兒的話那就不一定了。」

 

       換上猙獰臉孔邪惡地笑:「更重要的是,這個解剖過程不會全身麻醉。」

 

 虎徹覺得有一股寒意入侵脊椎每一條神經,讓他不寒而慄。開始感到不安地內心祈禱著大家趕快來救他…………還有巴納比。

  

 

這時才忽然想到:他會來嗎?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