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暗中冒出一個苗人男子正拿著刀準備從我肩上落下去時,悶油瓶見狀推自己一把讓刀紫砍到柱子,並且神速起身俐落轉身到那人背後用右手抓住手臂再用左手肑往後一擊,聽到那苗人男子慘叫一聲後刀子落在地上。
 
 
 
早以睡死的胖子正打鼾中聽到吵雜聲而醒來想破口大罵時赫然發現我們有危險,二話不說就像豬肉丸子彈跳起來,來個泰山壓頂把肥大屁股給壓制住在地上,被壓住在地上的苗人男子開始說一連串的苗話,我們都聽不懂。
 
 
 
胖子生氣罵:「他媽的別說老子聽不懂的苗話!說白話!是誰派你來的?!」
 
 
 
「你先等一等,人家也許不是惡意的只是想保護地盤也說不定,況且我們又沒證據。」
 
 
 
「現在不是人贓俱獲不是嗎。」胖子指指那地下室的方向。
 
 
 
悶油瓶思考一會兒開口說:「我們先去找派他來殺我們的人好了,看目的何在。」
 
 
 
「就聽你小哥這一次,喂你還不快起來!再路上別給胖爺我耍花樣,要不然我就把你做成人肉餡餅。」
 
 
 
之後悶油瓶用我背包拿出來的繩子來雙手捆綁背後,胖子拿著刀子抵住身後,而我在後面;就這樣繼續走在陰森小徑上。
 
 
 
雖然自己歷經過很多冒險,但我不希望走夜路多了碰到鬼啊。
 

 

不禁讓我想到鬼迷藏;小時候跟同伴不聽大人的話跑到森林來玩捉迷藏。但猜拳輸了只好自己來當鬼,但不知是同伴躲太好了還是森林有問題,一直在原地打轉最後嚎啕大哭起來,後來是大人找到我的,當然被爺爺罵個半死。

 

 

 

  當然印象最深的說這句話-森林是白天是活人可去,晚上是生人勿進  

 

   

 

「天真你怎麼了?臉色真難看。」

 

   

 

「沒事」

 

   

 

「該不會是嚇尿褲子了吧?」

 

   

 

「你放個屁!」

 

 

 

  「我們到了。」

 

 

 

  

 

悶油瓶開口,我們才停止鬥嘴,果然不出所料村子門口前來一群村人而且眼神狐疑好像知道我們會來似的。胖子先喊:「你們的村長是誰,給我滾出來!」

 

  

 

 

 

從村人中裡讓出一個人,緩緩走出矮老頭,長得像南非出產的猴子乾滿臉皺紋連一跟頭髮都沒有,倒是下巴留一撮相徵地位的白鬍子。但我瞄到他手裡柺杖不太一樣,柺頭竟雕刻古代蛇蟒的圖案,仔細一看這不是上次九死一生的鬼蛇窟不是嗎?!

 

   

 

果然這苗寨有問題

 

  

 

 那老頭開口了:「我就是村長,請問怎麼了?」

 

 

 

  

 

胖子又說:「我們經過次地只是來住宿,怎麼你們派人來招待我們。」

 

 

 

  說完悶油瓶立刻放人推入人群,但那想殺我們的苗人安全回去一轉身狠瞪著我們,還指著說一連串苗話給村長聽。村長聽完後瞇著變成一縫線眼睛地說:

 

   

 

「他說你們來倒斗的,是嗎?」

 

  

 

 我們內心一驚,但胖子不虧是胖就回答說不是我們來旅遊剛好迷路,還救了姑娘。這時楚琳琳急忙鑽出來跟村長講幾句話,他才鬆開眼睛緩和說:

 

   

 

「原來是這樣啊.....那好吧。」

 

 

 

  「各位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們人誤會了。」我看那傢伙聽到眼珠瞪著跟雞蛋一樣大。

 

   

 

「為了表示歉意,我們帶你們去農家休息吧。」

 

   

 

「那他怎麼辦?"胖子眼神示意一下。」

 

 

 

  「國有國法,家有家法,村當然有村法。你們不用擔心。」

 

  

 

我擔心他們動用私刑,想叫公安來處理就好,但一看到胖子知道我想說什麼搖頭,我才想到萬一真動用公安豈不是我們來倒斗的事會事跡敗漏不是嗎?於是我問另一個事:

 

  

 

「村長,問你一個問題。」

 

  

 

「請說。」

 

 

 

「為何我們剛在廟裡發現地勺有一些屍體,死狀淒慘,胸口破洞呢?」

 

 

 

  「哦,指這件事啊。」

 

 

 

  「那是從古代開始,我們寨裡有些姑娘會用蠱,特別是鎖情蠱。」

 

  

 

 「鎖情蠱?」

 

  

 

「實不相瞞,相傳如果外地郎來到這地方跟我們的姑娘談戀愛回去後,為了防止變心會施次術。蠱蟲寄生在體內心臟,若一變心,一開始心痛症狀,過不久蠱蟲咬住心臟破體而出"。"所以你們若愛上我們的姑娘可要小心了。」

 

  

 

忽然我無意看到她的表情竟泛紅了,不禁自己冷冒直流:

 

  

 

-該不會看上我們了吧?!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