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十二夜】這紀錄片讓我想起很久以前大學事情:我們導師本身也是攝影講師,於是在課堂上播放他學生時期所拍攝的紀錄影片,那是描述某個橋下愛心狗媽照顧流浪狗事情。
 
很多浪浪在山頭跑來跑去,看到狗媽或拿著食物都會搖著尾巴,甚至被抱著也會舔她。可能那年代還沒有所謂的TNR,狗媽有一次撿到大肚子的母狗,該怎麼辦呢?只好墮胎。 
很多獸醫都不敢接,後來遇到一個強烈道德獸醫接下;不過兩人起爭執,獸醫說那是因為狗無法說話只好讓人類幫牠選擇,還把母狗比喻大肚子的女人,導師這時也加入在鏡頭前有提問為什麼要拿掉?
 
狗媽說,生下來也很可憐,如果沒有遇到收養的得要流浪。與其這樣不要讓牠們不要出生。這讓我想起某個漫畫說:未出生就死,生下來就死,有何差別
 
中途老師播放收容所的照片,有些處境太糟沒有食物情況下就會發生狗吃狗悲劇,那張照片呈現血淋淋獵奇的.....
 
你知道早期台灣沒有安樂死這詞,流浪狗收容太多怎麼處理?那就是用水籠,就是放入水中來活活淹死。
 
還有其他情節我想不起來,但記得到鏡頭最後換到狗媽說完後忍不住哽咽轉身,老師攝影就結束。播放結束後導師說他給教授看完後備問說怎麼不繼續拍?回答他無法忍心繼續拍下去,不過如果是現在的他能夠繼續拍攝。
 
因為紀錄片不就是該忠實紀錄不是嗎?
 
導師還說幾年後遇到這位狗媽已經修行人士,橋下援助浪浪已經不做了(所以不知那些狗後來怎麼了)最後一句以人生很奇妙作為結尾。老實說當時的我還沒養狗看完這殘酷又獵奇的流浪狗紀錄片無感(麻木),但現在養狗的我如果在重看一次也許會哭也說不定。
 
我雖然沒有看十二夜,但我想內容其實跟大學所看的紀錄片差不多,所要表達的意義在於我們對於殘酷真相視而不見,謊言遮住我們雙眼
 
老話一句還是希望領養不棄養,沒錢養可援助(笑)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