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突然下落不明,大家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擊退僻奇,卻苦於沒有傑克下落消息。幸好牙仙的小使者回到牙仙城堡但全身傷痕累累,並且帶來驚人消息:僻奇使用黑暗之劍次中傑克心臟,唯一線索就是一路下來是血色雪花,只要跟著走就能找到。

 

猛兔哥聽到消息後快兔加鞭急忙來到遙遠北半球-北極。

 

然而到達現場大家卻陷入悲傷中;北佬看到他於是讓出空位,緩緩走進去一看傑克被長方形冰塊包覆沉睡著。就像一個晶瑩剔透的透明棺材。

 

北佬淚眼婆娑,一滴淚珠掛在修長睫毛下 「他傷得太重不知何時能夠醒過來……」

 

「也許幾十年或者更久,這個問題只有月亮才會知道了。」牙仙黯然道。

 

「這裡不是我們的地區,離開結界會使我們力量逐漸消失。

 

「等等妳的意思是說,要我們放他不管?!猛兔哥內心一股怒火升起面對質問她。

「哦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聽著這小子三百年來都是孤獨一個人沒有人相信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難道我們就要坐視不管嗎!?

 

「而且

 

猛兔哥一轉身低頭梗咽地說

 

「等到這小子復活,發現自己身邊沒有一個人,不是太痛苦了。」

 

北佬上前用厚實溫暖手掌拍肩說:「這我們知道,可是牙仙說得對。我們不能長時間帶在這裡,別忘了我們是守護者以及責任。」

 

猛兔哥聽到耳朵垂下來,當大家一個個轉身離去,他望著冰裡沉睡中的傑克一會兒後上前身出手觸摸後轉身離開冰塊上方綻放的不是小花朵,而是紅色紫羅蘭

  

-我唯一知道的是,當冬天離去春天就會來臨

    

※註一:應該說是窩才對,傑克故意說的(搞不好真當成袋鼠也說不定XD)

※註二:雙關語,你懂的(笑)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