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做那個夢了。
 
──殺死土方十四郎的夢。
 
坂田銀時從噩夢驚醒過來,可是由於夢境實在太真實了,仍舊在腦海裡盤繞不去。
 
為什麽會殺死那傢伙?
 
夢境裡下著磅礡大雨,濺起泥土,彼此拿著銳利的劍互相撞擊發出聲響,吶喊廝殺著。最後是土方失手劍脫落彈到另一邊,他沒有表情望著他,於是自己拿著劍刺穿他的胸膛……
 
究竟是為什麽?
 
銀時百思不得其解,隔天一早就告訴新八與神樂。
 
「這只是噩夢嘛,銀桑你別太擔心了。」
 
「……問題是已經夢到第三次了。」
 
「咦?!三次?!」
 
「唉呀,別人不是說:『夢境是與現實相反的』」
 
「你們還不是趁我每次睡覺時做了”那檔事”不是嗎阿魯?」
 
「咦?!」
 
「你這ㄚ頭什麽時候開始偷看了啊?!」
 
「因為土方他發出來的叫聲比發情母貓叫聲很難聽嘛,最好是那種噪音的狀態下能睡死啦阿魯。」
 
「沒禮貌!妳是指我的技術很差是嗎?!而且妳竟然還裝睡偷聽啊!」
 
「而且我的上床技術可以說是『一夜七次郎』,怎麼可能讓他發出發情母貓叫聲啊?!」
 
「搞錯重點了吧?!」
 
「總之。」
 
「阿銀你別放在心上了,這只不過是一場夢嘛。」
 
「說得也是……」
 
可是,可以說忘就忘嗎?銀時吃完早餐後去街上散步,但依舊無法忘記夢境裡的內容。走著走著抬頭發現前方是土方,而且也是相同若有所思地走著。
 
他也發現到他。
 
於是兩人去老樣子的餐廳一起吃飯,當老闆端出他們喜愛的食物,銀時興高采烈打開筷子準備大快朵頤時土方開口說話了。
 
「……喂,我說你。」
 
「嗯?」
 
「最近有作夢嗎?」
 
「有啊。」
 
「那夢到什麼?」
 
銀時吃宇治銀時飯到一半差點噎到,土方則是繼續說。
 
「真有些奇怪……最近老是夢到在下雨天與你廝殺著的夢。」
 
「…………」
 
吃完後他們走出餐廳,一邊走著一邊繼續剛才的話題。銀時一臉滿足樣摸著自己飽足的肚子,嘴巴還啣著牙籤。
 
「雖然有可能平常對你的不滿跟憤怒在潛意識之下爆發出來的吧?」
 
「你這死天然卷你說什麽?!」
 
他忽然轉頭對土方露出微笑。
 
「───不過幸好不是以前的我與你互相廝殺的夢啊。」
 
「?」
 
「要不然我們一定會拼著你死我活的……」
 
「就不會以這種形式相遇了不是嗎?」
 
說完抬頭望著櫻花樹,櫻花開得盛大美不勝收;突然刮起一陣風打落下了一場美麗的櫻花雨,花瓣紛紛落在兩人身上。
 
土方也是凝視著他笑著不發一語。
 
 
但隔天應正坂田銀時的預知夢預感:原來兩人拿到同一加甜點店的優待卷,但剛好餐廳剩下一個兩人位置,他們原本想一個人安靜享用自己的甜點只好勉強同應一起同坐。
 
可是後來銀時點的是超級巨無霸聖代,就像玩堆積木小心翼翼用湯匙挖出中間一小部份,卻突然向高塔倒塌一樣往前方倒;而且倒塌在土方的超級巨無霸蛋黃醬冰淇淋連整個人都沾上聖代了。
 
銀時怪罪他要不是檔在那裡可以徒手接聖代,土方則是怪罪他沒事幹嘛點超級巨無霸聖代。
 
你一言我一與的就這樣兩人又吵架了。
 
於是吵到往外跑、彼此拿出劍互砍,偏偏天公不作美開始下起大雷雨,他們只好在泥地上繼續廝殺了。
 
新八與神樂該好買菜回家目睹這場景,新八嘆氣用右手掩面心想:
 
 
這兩人果然心有靈犀啊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