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神樂坐在前面,銀時坐在中間,後面則是新八,咦……我們深受腐女們喜歡的土方十四郎人呢?原來定春的背脊上坐三人夠勉強了,於是剩下的位置土方只能抓著定春尾巴不放隨風搖擺了。

 

「別給我跑得搖蕩厲害啊!我快想吐了。」

 

「哇哈哈哈~~~青光眼你會有這麽一天啊!嗚?!……糟了笑太用力了。

 

銀時感到一陣劇痛,就像海浪般愈來愈強烈了,銀時感覺到肚內胎兒狠狠地不斷踢他內臟與內璧,讓他痛得咬緊牙根滲出一絲血……

 

雖然說應該沒事了,可是偏偏奇怪肚子傳出來的劇痛卻不減反增?

 

難道說……!?

 

「咦?不知為什麼屁股那裡有股溼熱液體流下來……

 

「銀醬你尿失禁了嗎?」

 

「我又不是老人!」

 

「等一下,莫非……銀桑你該不會是破水了吧!?

 

「咦──────!!?」

 

這銀時時腦海浮現一個念頭,使他全身不寒而慄起來:

 

──該不會要生了吧!?

 

「我又不是女人,哪來的洞生出來啊?!」

 

「後面還有洞不是嗎?(沖田)」

「。。。」

 

「我、我不要啊啊啊────!」

 

「我的神聖屁眼是拿來拉屎的,不是拿來生出小孩啊───!!」

 

「你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吧!?寶寶都要出來了!」

 

「我突然想去大便……

「糟了,是開始陣痛了啊?!」

 

「竟然偏篇這時候要生真會找麻煩……

 

這時又一陣陣痛,讓他痛到身上冒冷汗中;這是什麼感覺!?坂田銀時從投入戰場上,不管刀箭傷都受過,但是這種被炸彈不斷射擊在他身上痛徹心扉的疼痛卻第一次感受到,他媽的該死!

 

「放心吧,第一胎通常不會那麼快生的。」土方聽到他們對話了。

 

「嗚……你這死青光眼……還有心情開玩笑。

 

伸出顫抖不住的雙手不斷想要安撫胎兒的焦躁,但偏偏從手掌能感覺到內壁傳來的一陣劇烈腳踢;看樣子這小子迫不及待想要出來了。

 

新八也心疼他,忽然想到一個辦法了:

 

「啊!銀桑,梅啦茲呼吸法,快!

 

「什……麼?」

 

腦中一片空白銀時這才想到:梅拉茲呼吸法是曾經新八叫他練習,自己卻不肯鍊,沒有想到會派上用場的一天。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

 

「土方先生你也一起來幫忙啊!」

 

「為什麽?!」

「因為陪即將要生產太太的先生,要分擔太太的生產痛苦不是嗎?你這個豬頭腦袋不懂要體貼孕婦的分娩苦啊!」

 

「明明你第一句痛得說不出話來,怎麼第二句說得很順啊?!」

 

「呃───啊啊啊───痛死了啦!」

 

「土方先生!」

 

「切……沒辦法了。」

 

於是你可以看到我們受女生們歡迎的迷人帥哥土方十四郎,像青蛙一樣鼓起腮幫子四人一起學梅拉茲呼吸法了。(作者:光是想像很愚蠢畫面……

 

說也神奇;銀時學梅拉茲呼吸法後,感覺到肚子的陣痛的確減弱不少。

 

定春戴他們來到已經是無人多時廢棄的海港中,神樂他們先下來,銀時由土方幫忙下來。但一踩到地上,讓他痛到抱住自己肚子無法站住腳而彎曲身體蹲下了。

 

「銀醬!」

  

「阿銀!」

 

「喂振作點!」

 

可是他已經痛苦到無法說話緊咬自己嘴唇,近藤與沖田成功甩開高杉天人手下後也隨之而來下車會合,近藤走近一看已經陣痛狀態的坂田銀時驚嚇,反倒像新手爸爸慌了手腳。

 

「啊啊~~~怎麼辦?!寶寶要出來了!」

 

「要準備熱水?!還是毛巾?!」

 

「還是我打電話通知醫院派人來……」沖田準備打手機時被土方阻止了。

 

「不行,這件事要是傳開來了,政府會認為我們真選組連機密任務會洩漏出來,就會解散真選組了。」

 

「那你說該怎麼辦?!這裡環境太髒亂了,如果直接在地上接生的話連胎兒會受細菌感染的。」

 

「我可不想變成明天新聞頭條啊……

 

「!?」

 

「銀桑?!」

 

「這樣真丟了男人尊嚴啊……

 

「把我……帶到那裡去……

 

銀時伸出顫抖不已的右手指出那個方向,他們轉頭看到的是一艘小船綁在橋木樁旁邊。由土方攙扶他、神樂與新八先跑進去小船裡。銀時慢慢進去脫掉身上的和服躺下來,但從肚子依舊陣痛席捲全身,銀時表情痛苦,好像有人用萬劍貫穿他體內一樣臉上不斷冒出冷汗

 

────可是接下來怎麼辦?

 

土方這時忽然開口告訴大家:

 

「不如這樣吧,我替天然卷接生好了。」

 

「咦?!」

 

「當然這種情況下只能用刀剖腹生產,別無他法。」

 

「別擔心,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銀時頓時腦海冒出那天算命老太婆的預言:

 

-『今天是你的人生扭轉的命運之日。那道光芒是天使也是惡魔,小心死神給予的選擇,所帶來是希望或者毀滅。』

 

───該不會死神指得是這傢伙吧?!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