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

 

壓抑不住胸中鬱悶而吐出一口鮮血,緊接著腹部強烈劇痛起來。

 

這時他肚內胎兒似乎因外力衝擊受到驚嚇,突然地燥動不安、比以往幅度更大,那種疼痛持續不斷讓他差點昏倒在地;但是武士自尊絕對不允許他這麼做,只能咬牙繼續苦撐著。

 

彷彿自己內臟被胎兒手腳糾結在一塊讓他頭痛劇烈想吐。

 

除了大猩猩轉頭閉眼,大家看的怵目驚心。

 

 

高杉發瘋似的一陣亂棒打法後就忽然停止下來了,銀時咳嗽幾聲吐出幾口血痰,過一會兒緩慢地抬頭;嘴巴淌著流血,像個受傷的野獸,桀驁不馴的眼神瞪著他看。

 

高杉意猶未盡的神情戲謔對著他說。

 

「唉呀,看樣子這樣好像沒法流產啊?既然這樣,乾脆直接殺死吧。」

 

「!?」

 

立刻丟掉木棍,直接抽出自己腰身的刀,刀鋒利無比冷光照射出高杉那令人不寒而慄的猙獰表情。新八眼看不妙吶喊著。

 

「快住手!」

 

「銀時,有什麽遺言嗎?」

 

「有……就是你去下地獄吧!

 

「死到前頭還耍嘴皮子啊。」

 

「恐怕是你先去地獄──────!」

 

就在這時,遠方傳出爆爆裂聲隨之而來是地震,有一枚砲彈直接往他飛過來,

快直接打中臉部時,一道刀光,砲彈突然裂開一半從半空爆炸了。從煙消中出現一個人影,拿著刀往他一砍高杉立刻轉身用刀身擋住攻擊。

 

等煙散進冒出人影是沖田總悟?!

 

「沖田?!」

 

「你怎麽會來?!」

 

「因為看時間你們沒有都沒有回來,先去皇宮一看一片狼籍了。」

 

「要不是神樂告訴我老闆懷孕這件事的話,就看總務跟你最近幾天行蹤神秘兮兮的。甚至看你連一天都沒吃蛋黃醬那才可疑咧。」

 

「我本來想說如果總務沒被抓走的話,想對你見死不救的。這樣我就可以當上組副長,早死早超生嘛。

 

「等我鬆繩後你就死定了!!」

 

……我說神樂,妳到底把阿銀懷孕這件事告訴多少人啊?」

 

「不是!我本來不想告訴這個臭傢伙,可是幫銀醬去內衣買超大尺碼的阿婆內褲時,不幸被他撞見誤會是我在穿,於是就跟他吵起來說溜嘴了阿魯!」

 

(銀時再度吐血)

 

來島又子立刻上前朝他開槍,沖田推開高杉的刀往後一退,退到一堆紙箱後面。

轉過身來朝往後面一喊:「山崎───開過來!」

 

冒出一輛山崎開的真選組車子以及車頂上正趴著定春,用一流的甩尾姿勢把一些手下撞飛,等車子開到中間煞車,定春立刻跳下來用爪子打飛手下們,這時天空出現一堆炸彈雨,爆炸後煙霧瀰漫。

 

在一片趁亂中,坂田銀時感覺到背後有人,轉頭一看竟然是桂小太郎女裝出現並且替他鬆綁,其他人也先鬆綁站起來了。

 

「假髮?!」

 

「因為聽聞你十天後還沒生下來,我不放心你也跟著來,沒想真的被我給猜中了。」

 

「你還能站起來嗎?」

 

「嗚……

 

銀時吃力地站起來,可是剛被木棍打的痛楚仍持續隱隱作痛中;更糟糕的是愈來愈密集頻率的波濤洶湧的疼痛更另他難受,而且肚內胎兒不斷踢打著,比起剛木棍打的痛楚完全一樣。

 

山崎開的車子與定春來到他們身邊,山崎打開車門急忙告訴他們。

 

「快上車!」

近籐、土方上前準備進去時,近籐這時想到重要的事,轉頭問新八他們。

 

「銀時,你跟我們上車吧。保障你跟皇子安全比較重要。」

 

「不,我不進去。」

 

「銀時?!」

 

「高杉那傢伙一知道我跟你們搭車離開的話,那麼一定會追上來的。我騎定春我們兵分兩路。」

 

「拜託好不好?!你現在大肚子的怎麽騎得上去啊。」

 

「總務,我跟著銀時他們好了。」

 

「可是……

 

「有在我沒問題的,我一定會把皇子安全送到皇宮的。」

 

「那就拜託你了。」

 

於是土方跟他們走,近籐搭車立刻倒車殺出一條血路衝出工廠外,剛好經過沖田他一腳踢倒手下,跳上車尾上快速離開。高杉見狀馬上命令手下各分兩派去追殺。

 

來島又子等手下都離開後走到他身旁,似乎想安慰他,一臉厭惡表情地說:

 

「一個大男人會懷孕有夠噁心的,這種事應該交給女人就好啦。」

 

「我覺得妳這句話有外之音味道哦?」

 

「你給我閉嘴啦你這個蘿莉控!」

 

「不對我是女性主義者!」

 

……確實。」兩人聽到而閉嘴了。

 

「如果把自己完全當作『母親』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

 

兩人不明白他說的這句話是什麽意思,高杉說完後就沈默地凝視著前方。


-----------------------------------------------

因為自己出版小說過了2年故放出結局給大家欣賞啦w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