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我沒有害死你

悶油瓶說完一陣咳嗽,噴一口鮮血昏過去。我在喊他名字時,忽然覺得他身上的黑麒麟彷彿活過來在瞪眼;說那遲快破體而出,張開銳利尖牙撲來襲擊──

 鈴鈴鈴~~~~~

 一陣刺耳鬧鐘響起把我從噩夢中救回來,但也一不小心沒按好鬧鐘直接砸中頭頂而滾落到床下人才完全神智清醒,但夢境實在太真實自己下一身冷汗。摸著發疼不已頭頂上的腫包,想想事發當過已經三個月了。

   那時候,深怕悶油瓶在我的面前死去。 

 還有另一事情就是回到店鋪不幸老爸守株待兔被逮個正著,老爸一看到我全身髒兮兮、傷痕累累,要不是二叔告狀還不知道我之前沒消息都跑去倒斗,差點氣到中風。指著我破口大罵說好好的不經營店跑去倒斗幹什麽!倒到差點小命都沒了。   

 

我看老爸會氣成這樣是認為「不肖為三,無後為大。」,甚至還搬出爺爺地下有知的話也不希望孫子去倒斗的。

   

這我當然知道。

  

歷經多少次驚心動魄,九死一生的下斗行動,當人只有在死亡威脅下能才體會到生命的可貴。自己明明信誓旦旦說再也不要去了,可是俗話說得好: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好像冥冥之中注定被牽入其中;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這就是我的命運嗎? 

 

說到命運,我不得想到一個人-張起靈  

 

從那天遇見他,就把我的人生打亂成一團,究竟是何方神聖。 

悶油瓶失億的背後龐大謎團,就像深不可測的黑色沼澤吸引把我吸入裡面無法脫身。去過巴乃調查後唯一確定得是悶油瓶可能是苗人,況且盤馬老爹也說過身上黑麒麟紋是曾救過苗人巫師報恩繪上的。那麼手上線索也只有找到那位苗人巫師才行,也許他知道悶油瓶的過去也說不定。 

 

但很可惜就是盤馬老爹也不知道後來人去哪裡,看樣子要去最多苗人地區──雲南 

 

一想到雲南是蠱始起源地我忍不住打囉唆了。

 

※※※※※※※

 

 

二話不說隔天就起身去北京找胖子,找到後胖子後一聽到去雲南,立刻皺眉說那裡沒明器幹嘛要去?老子不幹。我說難道你沒聽過有首歌「天邊飛來金絲鳥」唱道雲南姑娘為愛情熊熊燃燒著,比起彩雲可愛多呢!果然不出我所料胖子轉舵眉開眼笑說:

 

 

 

「天崖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朵花?」

 

 

 

 真是豬八戒,馬上就現形了。

 

  

 

談完後再去找『他』商量,於是我來到悶油瓶的房間。在門前先深深吸一口氣挺胸進去;一走進來就看到室徒四壁,悶油瓶那傢伙不倒斗時平日就是各生活白痴。好在他生理與常人無異,除了三餐外就其他別無需求。房間裡擺著一張床旁邊擺著烏金刀,悶油瓶坐在椅子上對著窗外天空發呆。 

 

   

 

有時候真懷疑是否得了癡呆症?要不然哪有人可以十二小時發楞。自己朝他喊道:

 

  

 

「悶油瓶。」

 

   

 

他聽到我的聲音後似乎對外界刺激有反應,緩緩頭轉過來,原本空洞無神的黑眸一看是我恢復一絲光彩,面無表情微微緩和許多。

 

  

 

 為什麽每次一看到他的微笑,能讓我心裡泛起陣陣漣漪。

 

   

 

之後告訴他我們打算帶他去雲南找那位苗人巫師打聽下落,悶油瓶低頭開始思考什麽,過一會兒抬頭以直率眼神望著我開口道:

 

 

 

  ──「為什麽你幫我?」

 

   

 

「幫你還需要理由嗎?」

 

 

 

  悶油瓶搖頭說我不懂並嘆氣並沒有再說什麽,而是繼續轉頭對著天空發呆,面對他這副態度覺得自己熱情被他澆冷水。

 

   

 

我與他之間還是有痕溝竟如此海底之深啊。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