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阿涅斯後鈴聲又響,沒想到是蔚藍玫瑰與龍之子來探望他。

 

因為昨天運動中心無禮行為對你感到抱歉,這是我跟蔚藍玫瑰送你嬰兒禮物。」

 

這是藍玫瑰挑很久才決定的哦………好痛!幹嘛捏我啦。」

 

「妳太多嘴了。」

 

「妳們帶來這麼東西可以開嬰兒派對了。」虎徹望著兩人互動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們把東西放好後,突然覺得自己又被胎兒踢了一腳哎呦一聲後倒在沙發上。趕緊雙手不停安撫正不停打鼓的小兔子,好不容易胎兒安靜後抬頭一看兩人好奇目光對他望著;這才發現剛才那舉動被看到了頓時臉頰發熱。

 

「那個………我可以摸摸看嗎!?」

 

龍之子搶先發言,蔚藍玫瑰則是不好意思地說自己並不是想摸的只是好奇而已。可是她們卻又不敢摸,兩人互看一眼決動同時伸手來摸,喊一、二就上前摸肚。

 

「我肚子裡又不是安裝炸彈………好痛!」

 

「啊,動了耶動了耶!」龍之子興奮開心地說,蔚藍玫瑰不以為然說:

 

「沒想到一般大叔是中年發福,只有你卻是像女人一樣懷孕啊。」

 

「妳別再挖苦我了。」

 

「好像袋鼠,袋子裡有裝東西哦。」

 

「嘛,可惜我帶子理裝得不是小袋鼠,是小兔子。」

 

「小兔子?」

 

「對了,巴納比有來探望你嗎?」

 

虎徹聽到臉一沈,蔚藍玫瑰斥責她說了不該說的話趕緊慌張賠罪說對不起。虎徹卻笑著說沒有關係,說他近日拍廣告忙碌分身乏術所以沒有打擾他。蔚藍玫瑰聽到後替他打抱不平,說他怎麽可以這對待孕夫。

 

但是,虎徹心裡知道的。

 

再送蔚藍玫瑰與龍之子後,他打一個哈欠想來睡個午覺時轉身離去時門鈴又響起。

 

「今天是怎麽搞的客人這麽多啊?」

 

一邊抱怨還是開門了,可是開門一看竟然是搖滾野牛。而且是面紅耳赤穿著直挺西裝,手上拿著一束紅玫瑰?!一看到他就結巴告白:

 

「請、請嫁給我吧!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虎徹馬上關門。

 

但搖滾野牛及時用腳打住門檔無法關上,虎徹只好用全身力量壓制他想衝進來。

 

「你喝醉啦!」

 

「我沒有醉!我是認真的!」

 

「你看了蔚藍玫瑰主演的戀愛偶像劇(?)嗎?!

 

很可惜得是搖滾野牛的力氣原本就比虎徹大,在加上懷孕後沒有在去運動關係身上肌肉都有點退化了造成不利影響下還是讓搖滾野牛破門而入了。

 

虎徹因為衝擊而地心引力下一屁股跌坐在沙發上,臉上吃驚表情對他破口大罵:

 

「你來做什麽?!」

 

虎徹,聽我說。搖滾野牛用深情款款眼眸望著他。

 

「那一天,我是醉了沒錯。但內心很清楚。」

 

「從高中時代開始,我一直喜歡著你,現在也是。」

 

「但後來看你跟巴納比在一起才把這感情藏在心裡。」

 

「!?所以你才對我………」

 

「沒錯,但我並不否認。」

 

搖滾野牛緩緩上前逼近,他嚇得跳起來躲在沙發背後。兩人你動我躲情況下發現自己逼退上牆壁上無路可退了。搖滾野牛伸出右手在牆壁上湊近他的臉頰,虎徹可以清楚看到他明亮大眼睛上的細緻的睫毛,在這節骨眼還心想原來牛也有睫毛啊。

 

「我不在乎你肚裡小孩爸爸是誰,不管是人妖還是巴納比的。

 

「今天無論如何要說服你,我不會輸給巴納比的,所以請你來到我的身邊吧。」

 

「等,等一下?!你該不會想要───」

 

虎徹有不祥的預感;果然他打算霸王硬上弓。當搖滾野牛打算強吻他時,立即雙手抱住肚子往下一蹲在用手肑撞開而逃出來。搖滾野牛再背後用熊抱方式雙手抱住自己肚子無法掙脫。

 

兩人扭打情況下又跌回到沙發上。虎徹被搖滾野牛壓在下面,幸好自己龐大肚子阻止他的進攻。不過這樣造成住在肚子裡的小肚子不滿空間受到擠壓而頻頻燥動,讓他痛得滿頭大汗緊咬自己牙根。

 

「快住手!你忘了我是孕夫嗎?!」

 

「沒關係,我會溫柔對待你跟寶寶的(?)」

 

「我說的不是這個!」虎徹哭笑不得。

 

雖然死命用自己雙手與他互抗,但樣下去遲早自己會被淪陷。眼看快被制服時剛好救星來了:空天與摺紙旋風及火焰紋章前來探望他。

 

「不好意思,我們看門被打開就直接進來了………咦?」

 

當他們看到虎徹被搖滾野牛撲倒在沙發上的景象愣住,只有火焰紋章吹口哨。虎徹鬆一口氣說得救了。之後用了奇怪理由包含搖滾野牛打發趕走,但他仍舊不死心告訴他說:

 

「你可以考慮一下,我比起巴納比至少不會無情無義的,會永遠在你身邊。」

 

虎徹聽這句愣住但馬上回神用力關上大門,轉過身慢慢地坐下沙發沈思中。

 

 

到了深夜,虎徹撥打手機響了很久後出現是語音留言聲音。這次下定決心而留言:

 

「是我。我知道你還再生我的氣,可是你那天去抓壞人又不肯聽我的解釋,一氣之下才約他們去酒吧的。」

 

「……我們已經不是小孩,應該要成熟面對。」一邊說著伸出大手溫柔覆在隆起肚皮上。

 

「不管怎樣,孩子我會生下來……不管孩子父親究竟是誰。」

 

「萬一是你的,我不會叫你負責的,請放心。」

 

「我想說的話只有這些,再見。」

 

說完就掛上電話;其實虎徹再說這段話時剛好巴納比洗完澡走出來一邊用毛巾擦乾頭髮默默聽著。聽到準備掛斷時一時衝動想拿起電話卻突然停住半空中,等他掛斷後才把手放下。於是走巴納比到窗戶外想去吹風一下消解沈悶心情,抬頭想看到天空上星星卻什麽也沒有。只有夜晚城市燈光燦爛奪目綻放著,想起虎徹對他說過;

 

只要抬頭網那個方向就能看到星星,可是現在夜晚天空被烏雲隴罩著。

 

───怎麽可能會有星星嘛

 

巴納比心想。

 

轉身走回房間關掉檯燈後躺在床上,無意瞄到床頭正擺放虎徹為他送的兔子布偶生日禮物。他望兔子布偶一會兒就伸手抱起一起進入棉被緊抱著閉目入睡。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