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徹當時好像冷靜坦然接受這個事實,但其實內心卻是狂濤巨浪,簡言總之就是: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限回聲)

 

男人懷孕這種事說不會驚嚇才怪,他打死也不相信。認為是蒙古醫生診斷錯誤,於是虎徹隔天立即出院,想要去買驗孕棒來試試看。但發現自己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堂堂一個大男人去買得話不會被人給白眼嗎?

 

結果想出爛點子:竟然找恢復素人的蔚藍玫瑰想叫她幫忙代替去買驗孕棒?!不用說她氣炸了,想一拳揍在他肚子上,可是一想到不應該對孕夫動手那就動腳吧,順勢提起右腿用狠狠地踢他左腳上。虎徹痛得哇哇大叫雙手抱著疼痛不已的左腳,她一臉生氣嘟嘴一轉身插腰。

 

可是說也奇怪:所謂女人心,海底針。後來蔚藍玫瑰還是買了一袋驗孕棒給他,但馬上倒在地上是一堆各式各樣的驗孕棒讓他傻眼。送別她後自己只好一一拿起測試:

 

但結果不是兩條線、圓圈、顯現藍色都是呈現陽性反性。

 

「真的假的啊?!」

 

一絲希望都幻滅的虎徹絕望無奈地攤在馬桶上。

 

「這比提早中年危機更糟啊………唔噁?!」

 

忽然胃部湧起嘔吐衝動感,趕緊起身立刻跪在底上抱著馬桶大吐特吐中。

 

 

 

虎徹上司羅伊德聽到巴納比一起報告這事情後愁眉深鎖用手指摸著太陽穴。

 

「………我說你們啊,都已經不是青少年了,怎磨還會搞出荒唐事情出來。」

 

「抱歉抱歉~~~~~

 

「我是在說你,鏑木・T・虎徹先生。」

 

「誒!?」

 

羅伊德轉身詢問巴納比:「那麽剩下七個月就交給你了。」

 

「沒有問題。」

 

「等一下你們在說什麼?!」

 

「難道你天真以為可以之後挺大肚子再出任務嗎?給你有薪假已經算不錯了。」

 

「可是………」

 

『不想做可以辭職啊。』

 

「遵命。」

 

接下來即使不想在給第三者知道還是不行,這件糗事還是給節目主持人阿涅斯小姐知道了。不用說坐在椅子上捧腹大笑中,笑一陣子後擦掉眼淚說:

 

「我幹行這麼久沒有遇到過這麼好笑事情了,啊哈哈哈~~~~~

 

「妳笑了沒啊!」虎徹氣得牙癢癢的。

 

「因此阿涅斯小姐麻煩妳保密了。

 

「這沒有問題。要是這件八卦消息給媒體知道的話隔天一定變成頭條新聞的。」

 

「電視收視率也會因此下跌,英雄也會變成狗熊了。」

 

阿涅斯說完不忘挪愉充滿笑意的眼角一瞥虎徹,讓他氣得鼓起腮幫子轉頭。

 

他們說完後一起回去時,虎徹還是覺得不服氣。氣沖沖地說:

 

  「真是的沒必要含血噴人吧?!好像男人懷孕是件稀奇事。」

 

  「邦尼,我們要不要去找齊藤老弟再做一次檢查好了………」

 

虎徹伸手想要握住巴納比的手時突然甩開他的手,換上往常冷漠表情地說:

 

「抱歉,我接下來有事情要去處理一下。你先回去吧。」

「兔子………」

 

巴納比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人,冷酷的腳步聲回盪在冷冽迴廊聲中。目送他離去時虎徹露出無奈落寞眼神………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