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徹悠然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而且大家來到病床一旁但臉色凝重樣子。

 

…………莫非自己…………!?

 

   「你們大家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

  

    「是不是醫生說什麼?沒關係就直說無訪。」

 

大家彼此互使眼色,搖滾野牛只好用手肑輕推摺紙旋風的手臂,他無奈只好輕咳一下地告訴他說:

 

   「老虎先生,恭喜你懷孕了。」

 

───原本以為自己得了絕症,這但件事情卻比得到絕症更糟。虎徹嚇到跳下床質問他們道:

 

   「你說什麼?!我懷孕這怎麼可能。」腦中一片混亂。

 

   「先別急聽我說完,醫生還說已經有三個月了。」

 

   ~~~~~~~都是你害得!」

 

虎徹突然對巴納比發飄,上前扯住衣領生氣地咬牙切齒罵說:

 

   「每次叫你帶套偏不要,還說什麼你不喜歡保險套硬要射在裡面,這下可好了吧!」

 

   「你這什麼意思啊?!明明叫得發浪還命令我要射在裡面才會覺得舒服,怎麼能全怪我!」

 

   「你這個混蛋兔子~~~~~~?!

 

   在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時才想起還有旁人觀看,他們停頓一下,過一會兒僵硬轉頭望著大家:每個人都神色怪異,龍之子害羞地滴雙手緊握,蔚藍玫瑰則是挑眉臉頰抽搐瞪著他們。

 

他們只好先停止吵架,火焰紋章耐人尋味眼神左手指托臉問:

 

   「你們先別管這個問題,現在比較重要的是狂野之虎肚裡孩子父親是誰?」

 

   「!?」

 

   「什麼?!」

 

   「因為三個月前,我有在酒吧巧遇牛與老虎他們。可是我們三個比賽喝酒喝得爛醉,所以……

 

這下換虎徹臉色發青:「等等你對我上下其手了?!」

 

   「這個嘛~~~~~我不只用口跟手指服務哦。」

   「畢竟人家不喜歡做半套服務。但是至於牛我就不知道了。」

 

火焰紋章說完曖昧眼角一暼搖滾野牛,只見他面無表情澄清:「我才沒醉成那種程度!」

 

   「是醉的人才會這麼說,你也有份搖滾野牛。」

 

─────現場的人陷入沉默尷尬氣氛中。

 

只有空天打破沉默說:「要不要把孩子生下來再驗血型?」

 

   「───或者拿掉。」

 

   「?!」

 

大家紛紛轉身一看是靠在牆壁上插腰的巴納比,卻換上冷酷無情的表情。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大家別再吵了~~~~~」於是虎徹宣告:

 

─────我要生下來。 

 

「咦?!」

 

「你是瘋了嗎?!」蔚藍玫瑰驚訝。虎徹淘氣輕拍目前平坦肚子說:

 

  「我是沒差,反正替小楓添一個弟弟或妹妹也不錯啊。」

 

  「既然這樣,那只好尊重你的決定………龍之子?

 

空天說完發現她想說什麼不敢開口,龍之子不好意思臉微紅問大家說:

 

 

 

────「小寶寶從男人哪裡生出來啊?」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