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鬧鐘在預定時間響起來,但沒響幾下後被伸出褐色大手按下去。手收回溫暖棉被裡抖動一下後一名男子起床他睡眼惺忪揉一揉眼睛。

 

這名男子雖然步入中年但有去運動關係,褐色六塊肌理均勻分佈的身材並沒有走樣。想伸一下懶腰才剛舉起手伸直,卻沒有想到腰間瞬間傳來酸痛感不得不停下來,右手按住腰椎揉一揉。他內心咒罵這個兔崽子,把他身體當作搗藥似得操個半死了。

 

要不是自己還有體力的話,搞不好沒法子起床身體躺平在床上了。

 

他沒好氣的轉頭他眼角一瞥床上還有一個『人』:

 

一頭像六月麥田金色捲髮,完美無瑕的哲白肌膚年輕英俊臉龐的男子,依舊沒被鬧鐘吵醒繼續熟睡著。只有睡著時才會露出純真氣息出來。如果可以的話,巴不得用黑色麥克筆在他臉上塗鴉。

 

但是自己很清楚一旦這樣做自己下場會是如何,只好作罷。

 

下床後走到全身鏡仔細看著自己身體,畢竟已經上年紀了,只要仔細一看有些皮膚部位開始乾扁甚至鬆弛皺紋。臉湊近鏡前拉下眼皮又吐出舌頭檢查東眨西眨,看了一會兒才放手無奈地對鏡中沒精神自己道:

 

「雖然不想承認,果然中年後健康沒有比年輕好,要不要把美奶滋給減量呢……」

 

想轉身撿起地上褲子來穿時,突然覺得頭一陣暈眩、四肢無力,及時伸出左手放在櫃子上卻讓鬧鐘掉落下來發出巨響而吵醒巴納比。

 

「發生什麽事情了?」

 

「啊,沒、沒事。剛才不小心身子撞倒櫃子把鬧鐘掉落在地上。」

 

「抱歉吵醒你了。」

 

……你又來。」

 

巴納比迅速拿起放在一旁的眼鏡起身:「難道你忘了,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你在槍林彈雨中接住炸戰,忽然頭暈從手中滑出來差點殃及民眾。第二次,是從快墜落大樓用電線繩拉住抱著人質又發作,手一鬆脫掉落下去。」

 

「要不是我立即啟動『NEXT』跑過來接住你,要不然你老早變成虎醬餅了。 

 

「哼,真是謝.謝你啊。」

 

「總之。」

 

露出銳利目光直視他:「你剛又發作第三次,最好去給齊藤檢查一下。」

 

「什麽?!我才不要!」

 

「那你想繼續隱瞞下去嗎?」

 

「哎呀,反正被他知道一定會說:」虎徹COS老闆說:

 

『不想做可以辭職啊。』

 

巴納比無法說服他嘆氣於是起身撿起地上衣服一邊穿說:

 

「那麼,你今天休息一下吧。」

 

「咦?!怎麼這樣啊。」

 

「不想要去跟齊藤報到。」

 

「這……

 

「如果你還想當我的搭檔的話,不要把自己健康當玩笑。」

 

他說完穿好衣服後開門走掉了,虎徹望著離去背影嘆氣心想:

 

這傢伙的個性簡直跟兔子一樣啊。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