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知道多少時間流逝漂流來到這個城鎮,一到達此地就先殺害剛搬來不久倒楣的城堡貴族,在變身死去貴族就完美偽裝成人類晝伏夜出了。

 

一開始先從女僕下手;但很快發現吸血完還要處理屍體實在浪費時間。決定留下些人改造成吸血僕人,這樣好方便行事。吸血一段時間後阿爾卡特對女僕的鮮血感到吃膩,想要找到擁有處女之身的女僕很難,因為大部分為了生活都會跟有些貴族或著農業子弟私交,相對的血液品質就很糟。

 

阿爾卡特動歪腦筋在貴族千金小姐們身上:

 

是的,那些尚未被男人採收的宛如甜美花朵貴族小姐們,身上的血液可說是誘人香醇上等紅酒。

 

那還在等什麼?

 

不急,諾要把他比喻成獵人的話,可不是拿著獵槍著急尋找獵物,而是設置誘餌讓獵物上鉤掉落佈滿箭頭陷阱,貫穿身體痛苦哀嚎……

 

 

---------------------------------- 

 

阿爾卡特以伯爵自稱來參加宴會來尋獵;狂野不外表又略帶神秘氣息,很快地許多千金小姐們向蝴蝶熱烈想貼在他的身上,男士們看到只能乾瞪眼的份。

 

但同時傳出貴族小姐大量失蹤慘遭殺害消息在鎮蔓延開始人心惶惶。

 

今夜一樣月色很美,阿爾卡特穿上黑色西裝禮服。戴著鑲滿鑽石的紫色眼部面具襯托大理石色白哲肌膚,流露狂野不羁的貴族氣息。心想昨晚的安娜的血液雖然美味但差強人意,希望這次宴會能夠物色很好品質的獵物出來。

 

他也知道背後有一道目光看著自己,那是聚集在大廳某處角落一群年約十六上下年紀小姐們正熱烈討論著

 

「那位戴著紫色面具的男士是誰呀?他好帥哦。」

 

好像叫做伯爵從夏季搬過來的,據說是很有錢的貴族,目前好像是單身。」

 

「我們派誰去上前打個招呼啊?

 

這時戴著珍珠耳環的小姐發現身後一位穿綠色禮服的棕髮女生神色不安。

 

「妳怎麽啦?」

 

「那個……我有聽到不好的傳言。」

 

「只要跟伯爵認識的小姐都失蹤,連警方開始懷疑他了。」

 

「怎麽可能?!懷疑一個剛搬來不久的人太失禮了吧。」

 

「不是聽說受害者脖子上有咬痕不是嗎?有人說鎮上有吸血鬼。」

 

「不要再說了!」

 

「管他是不是吸血鬼,要是被這位帥哥咬一口的話我死無遺憾!」

 

「蒂芬妮…………」

 

突然有一個穿著白色禮服小姐闖入她們裡面給撞開直衝過去,阿爾卡特這時因為正在思考要從哪位小姐下手時忽略敏感的直覺讓她側邊撞入自己懷裡

 

等白色禮服小姐拿掉面具讓阿爾卡特呆住了

 

金黃耀眼的長髮以及美麗地讓人屏息蔚藍眼睛,甚至懷疑早已看不見自己模樣可以在這對清澈無暇的眼眸倒影出來。

 

---彷彿天使降臨。

 

「那個~~~先生您不要緊吧?」

 

悅耳拎噹聲音在耳邊響起才回神過來,阿爾卡特急忙放開小姐她彎身拍拍自幾身上禮服有點不高興地說

 

「真是討厭~~~明明我不喜歡穿高跟鞋還要逼我穿,回去之後一定要跟媽說清楚。」

 

阿爾卡特聽到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位小姐聽到有人笑轉身不高興問他。

 

「你笑什麽?」

 

「抱歉,我覺得妳這項舉動很有趣而已。」臉頰鼓起來像塞松果的松鼠煞似可愛。

 

發現自己失態馬上臉紅不好意思。

 

「剛才是我不對不小心撞倒您了。」

 

「哪裡,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不應該笑妳的。」說完並深深鞠躬彎腰。

 

「作為賠罪,想請您賞臉願陪在下跳一支舞不知可以?」

 

「好啊。」

 

「我叫做阿爾卡特,叫我伯爵就好。」

 

「不知小姐您芳名是?」逗得咯咯笑的她開心回答:

 

 

──「米娜哈克

 

 

---------------------------------------------------

 

 

阿爾卡特回到他的城堡,他的吸血鬼王國。

 

吸血僕人馬上遞上紅酒卻被手勢揮一下退下關上門,阿爾卡特在壁爐旁坐在沙發上翹個二腿左手肘扶額沈思著

 

---現在滿腦都是的倩影

 

雖然與他度過美好時光後,這位小姐主動約他明日一起出遊感到驚訝。因為以往是自己主動邀請,那就表示對他有好感;照理來講總算找到美味的獵物感到欣喜,但這次怎麽高興不起來。

 

自己到底是怎麽了?

 

莫非自己愛上了她?

 

阿爾卡特拋開內心的疑問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間不禁這麽想著

 

 

 

自己是受神詛咒的不死怪物,還有資格愛人嗎?

 

 

 

 

    文章標籤

    吸血鬼 HELLSING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