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特坐立難安坐在客廳等哥哥回來。
 
甚至晚餐平常不會出錯的土豆泥,因為站在爐子不小心出神而燒焦變成黑炭,連不會爛的香腸煮成軟趴趴的狀態了。威斯特望著餐桌上一堆燒焦的食物不禁嘆氣的說:
 
「哥哥怎麽還不回來?」
 
「等等,該不會哥哥今晚跟伊麗莎白去賓館……?!」
 
馬上幻想伊麗莎白露出雪白肌膚背脊躺在床上,基爾伯特一絲不掛重要部位被小雞給擋住(某個監○兔動畫?),正當威斯特的妄想(?)愈來愈無法控制時,基爾伯特用力打開門說「我回來了!」害得他心臟差點跳出胸腔了。
 
小心翼翼的轉過頭一看:基爾伯特神採飛揚很開心的樣子。
 
「本大爺回來啦啦啦~~~~~~!」
 
「今天晚餐要吃什麼?哇啊?!桌上那些是什麼鬼東西啊?!」
 
用叉子拿起一個疑似燒焦成木炭漢堡排,威司特似乎下定決心轉頭小心地問說:
 
「哥哥你今天去哪了?」
 
「呃?!」
 
差點從嘴巴裡的水噴出來,趕緊用手擦掉嘴巴慌張神色說明:
 
「啊,啊就是那個,今天我去找了法蘭西撕去問他『oral sex』是什麼意思?順便就跟他一起去逛街(把妹)了。」
 
「是嗎……」
 
────哥哥說謊
 
「呼啊~~~~~~我想去睡覺了,晚餐我不吃了,你直接拿來餵狗吧。(作者:普憫你真狠)」
 
說完轉身想離開時,威斯特叫住了基爾伯特,使用童時那種率真眼神直視著他喊著:
──「我始終相信哥哥的。」
 
基爾伯特聽到後也露出爽朗笑容回應:
 
「───嗯,我也是威司特。」
 
「那就晚安了。」
 
「晚安,哥哥。」
 
說完就走了,威斯特臉暗沉下來;看樣子自己要面對的又是漫長的夜晚了。
 
 
 
威斯特一醒過來發現枕頭旁有一張信紙,起身揉一揉眼於是打開一看卻完全傻眼:
 
這是什麼啊?!
 
信紙上不是文字,而是畫得歪七扭八;上面還畫一個大頭小雞圖案,飛著指示在這附近有一個草原藏的寶藏的圖案,根本是一張藏寶圖。這種啼笑皆非的舉動讓威斯特之前胸口鬱悶心情一掃而空了,只是……
 
「真是的,哥哥怎麽做出這種幼稚行為……慢著?!」
 
他回想起小時候當與哥哥離別的前一天,也是自己畫一張藏寶圖給基爾伯特。那是想把與哥哥在一起的時光與物品通通埋起來,等到總有一天再度相見時在挖出來。當時基爾伯特握著這張財寶圖沒說什麽,只是突然把他抱著緊緊地,身體不斷顫抖著。
 
雖然後來自己長大後忘記埋在哪裡就淡忘掉了,哥哥難道還記得這件事?
 
事到如今做這種事情又為何?
一肚子疑惑的威斯特滿懷好奇心情還是按照這張地圖前往了。
 
──過不久就到達地圖中的地點特/裏/西/亞/草地了,但又眼前的景象讓他再度驚訝而愣住:
 
竟然是慕/尼/黑的啤酒節!?
 
現場的人們看到看到他來紛紛拿起拉砲與繽紛彩紙熱烈歡迎到來,而且還出現了東道主家庭、裝飾一新的古典馬車、慕尼黑釀酒廠拉車的牲畜、站在彩車上的女侍者和所有的慶典樂團。威斯特的背後冒出一個黑影,趁不注意時搭背的人正是始作庸者基爾伯特。
 
他頭也戴上慶祝粉紅白間條紋帽子,一臉開心地說:
 
「威斯特,啤酒節快樂!」
 
「哥哥?!不,大,大哥你在做什麽?!」
 
「啊?你看了就知道了啦!就是大家一起開心狂歡喝啤酒啊。」
 
「至從我們開始同居後,我知道自己的所帶來的經濟與造成家裡不小的負擔,而且又常惹你生氣添麻煩,因此為了表示歉意,知道威斯你最喜歡喝啤酒了,所以為你而辦的。」
 
「哥哥……」
 
威斯特聽到有點感動而臉頰微紅:原來自己錯怪哥哥啊…………
 
這時基爾伯特無意瞄到前方而大驚失色,剛才一直在找小雞找不到,竟然出現在前面有一個超大型啤酒木桶上休憩整理梳毛,更糟的是出現一隻像法蘭西斯身上毛一樣多的白色波絲貓,不懷好意地在桌子下緩慢靠近而低下身子搖著尾巴準備發動攻擊,基爾伯特一把推開威斯特快速奔跑。
 
「我最重要的小雞雞啊───!」
 
「哥哥?!」
 
「喵!?」
 
白色波絲貓聽到聲音轉頭嚇到,基爾伯特飛撲過去卻被牠跳開還一腳踢重背部,讓他狠狠地撞到巨型啤酒木桶讓小雞嚇得慌張展翅飛開,不偏不倚地木桶裡啤酒都撥灑到威斯特的身上了。讓原本歡樂氣氛瞬間停止,在眾人鴉雀無聲中時基爾伯特狼狽起身順便拍身上的灰塵土,有點生氣的抱怨說:
 
「真是的~~~~~是誰把這個危險東西放在這裡的?
 
「幸好啤酒沒灑到本大爺身上,要不然會減弱一身的帥氣……呃?!」
 

不知為何背後傳出一股寒意,膽戰心驚的往後頭一看:威斯特很不幸被潑了一身,連髮型也被弄濕了。基爾伯特嚇得倒退三步:

「威,威斯特,你不要緊吧?」

 

威斯特的表情被瀏海遮住,慢慢抬起頭。

 

然後,他以憤怒又憎恨的眼神盯著基爾伯特: 「哥哥,我討厭你。」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