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找到禮物後已經黃昏了,基爾伯特與伊麗莎白來到時鐘廣場,伊麗莎白很開心的表情跟他說:
 
「好久沒玩這麼開心了!」
 
「謝謝你基爾伯特。」
 
「……」
 
「怎麼了?」
 
基爾伯特舉起手抓抓自己頭髮,一副欲言又止。
 
「那個~~~我說。」
 
「嗯?」
 
「嗯咳!這是本大爺第一次說也是最後一次,給我挖乾淨耳朵好好聽清楚!」
 
『謝,謝妳今天陪我去採購。』
 
伊麗莎白聽到後噗哧笑了出來,害得他臉紅耳赤:「妳在笑什麼?!」
 
「啊抱歉,我沒想到平常愛面子又愛逞強、自大狂妄、目中無人、我行我素的傢伙,竟然會跟別人道謝啊。」
 
「妳在說誰啊?!(冒青筋)」
 
忽然她低下頭臉微紅難為情的表情告訴他說:
 
「那,那個可以麻煩基爾伯特你閉上眼睛嗎?」
 
「嘿嘿我才不要!妳一定想趁我閉上眼睛然後揍飛我對吧?」
 
「……真是遲鈍的人啊。」
 
「?」
 
「算了,就算不閉上眼睛沒關係……」
 
伊麗莎白說完竟踮起腳尖把臉頰靠近他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基爾伯特慌了手腳。
 
「妳,妳要做什麼?!」
 
───伊麗莎白親了他臉頰
 
親完後就轉過身走一大步瀟灑揮手地說:
 
「今天我玩的很開心,下次再見吧。」
 
於是說完後離開了,只留下完全呆掉的基爾伯特留在原地。過一會兒好像待了一個世紀後,緩緩地舉起右手撫摸剛親吻過的地方,他不敢相信的眼神心想:
 
伊麗莎白親了他?!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Kiss嗎?!(大誤)
 
「可是不對,這傢伙為什麼要親我臉?……啊!本大爺知道了,一定是認為本大爺比起家裡蹲只會談鋼琴的小少爺更有魅力被我迷住了,哇哈哈哈───」
 
 
 
完全不瞭解女人心的白痴男子漢。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