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麗莎白聽基爾伯特會找他的原因後,兩人一起去商店街購買。  

「誒~~~沒有想到你有這種心思嘛。」

「畢竟我沒有在他身邊幾百年的空白,不是現在統一在一起就能一時之間補償的了啊。因此我想替威斯特做些什麽。」  

「我還以為你又幹什麽蠢事想跟他道歉呢。」  

「!?(吃驚)」  

「本,本大爺才不是那種神經大條的笨蛋哥哥啦!」  

 說完發現伊麗莎白給他一副不相信的眼神,但後來卻轉頭微笑地說:  

「仔細想想威斯特本來來我們家只是一個小個子,稍不注意時已經變成大人,看樣子自己老了。」

「妳在說什麽傻話?」  

「妳的身材早就是老太婆身體了,所以跟歲月無關……呃?!」  

伊麗莎白用拳頭揍他肚子,痛得跪在地上無法起來。兩人就這樣一邊打打鬧鬧,一邊挑選給威斯特的禮物;進入玩偶店時基爾伯特無意看到一個兔耳髮箍,竟興沖沖戴上去問她好不好看。  

「這個很不錯耶!如此一來就不會給一副苦瓜臉面對大家,就送給威斯特吧。」  

「我想他不會樂見收到這種禮物的(汗)」  

「為什麽?」  

「如果是我的話……啊,這個好可愛哦!」  

 她驚喜發現身旁桌子上放著一個綁著黑色蝴蝶結的泰迪熊,向前雙手抱起牠。  

「你看:威斯特小時候剛送來還不適應時每晚都要抱著泰迪熊入睡呢,真懷念啊。」  

「就是這個!」  

「?」  

於是基爾伯特搶走像得到戰利品一樣地歡呼:

「本大爺就把這個送給他吧!」  

「這樣擅自拆開他的女僕裝穿上事情就能一筆勾消啦!哈哈哈────」  

「……你真的穿上女僕裝?」  

「女裝變態!」  

基爾伯特當場石化。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