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爾伯特人站在伊麗莎白家門口等她出來,出門前臨時看到威斯特專用的髮油罐,心想自己應該要好好梳妝打扮一下讓她認為本大爺跟平常不太一樣,於是挖了一大把髮油(?)往自己往後腦朝一梳的結果:

 

變成威斯特2號了

 

這是什麽啊啊啊啊啊啊───!?

 

眼看時間來不及快遲到了也無法弄掉髮油只好就這樣出門,基爾伯特拿出平常自戀的小鏡子,望著自己已經變成威司特的髮型心情沮喪喃喃自語地說:

 

「完了完了~~~~本大爺一向最自豪寶貝的頭髮現在變成撲克臉的弟弟了。」

 

「這叫我如何是好?!」

 

「雖然說這樣子易容(?)後就沒人認出本大爺……

 

「抱歉讓你久等了~~~

 

先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後轉頭一看讓他愣住:伊麗莎白放下頭巾露出柔順亮麗頭髮,擦上口紅嘴唇顯得俏麗光澤,穿上粉紅小可愛黃色短袖外套以及白色短裙,搖身一變成了任誰看了忍不住轉身多看幾眼的美女。

 

原本基爾伯特對伊麗莎白印象不是早期女扮男裝騎士打扮,後來嫁給稱羅德里赫一身村姑打扮。這是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漂亮的面貌現身,不禁自己看呆了。

 

伊麗莎白呼喚好幾次沒反應上前見他揮一揮手沒反應,不知如何是好。

 

「怎麽辦,該不會是我這樣打扮讓你嚇著了?還是我去換回平常打扮好了……

 

「?!不,這樣好了!」

 

「呀?!你嚇到我了。」

 

「抱,抱歉。我只是沒看過妳這樣打扮而已。」

 

「話說回來妳明明是男人婆,幹麻花這麽久時間害我在這枯等啊。」

 

「難道你不到女人要花一小時以上時間來化妝嗎?不化妝怎麽見人啊」

 

「妳這張臉不用化妝已經夠嚇人了……噗呃!?

 

伊麗莎白舉起右腿往他小腿踢下去痛得抱腳哇哇大叫。

 

「妳在幹什麽啊?!很痛耶!」

 

「哼!」

 

「我要回去了。」

 

「?!等等,先別走我跟妳道歉就是了。

 

基爾伯特立刻挽起伊麗莎白手臂,讓她有點生氣地往後一看;這時才注意到他的髮型跟平常不太一樣,放開手竟然開始捧腹大笑起來了。

 

「哈哈哈~~~你,你這是什麽髮型啊?!超像威斯特的說!」

 

「不要笑!我本來不想梳成這副德行啊!」

 

「嘻嘻嘻~~~對不起啦……咦?

 

「基爾伯特你的頭髮會弄成這樣……該不會是為了我吧?」

 

「?!」

 

基爾伯特心跳加速一下:難不成被發現了?!

 

但趁他不注意伊麗莎白順手拿起手機拍照說要給羅德里赫好好欣賞一番。

 

───基爾伯特背景一片黑與全身虛線+石化。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