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明明亞瑟·柯克蘭是你的哥哥,卻要稱作英/國呢?」

 

「啊?什麽啊原來你是指這件事啊。」阿爾弗雷德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我一開始想叫眉毛哥哥的,是他忽然難過拭淚說稱他英/國就好。

 

「為什麽?」

 

「大概是愛面子吧?你看要是現在改叫的話……~~~英/國!

 

剛好這時亞瑟經過而揮手,看到阿爾弗雷德手裡拿著可樂挑眉唸:

 

「你這傢伙!不是明明說了好幾百遍不准喝可樂……

 

哥哥

 

他彷彿從宇宙大意志回神過來,臉像壺子燒開水馬上漲紅起來,一時慌了手腳。

 

「你你你你你你這個笨蛋在說什麽──?!哇啊啊啊啊~~~~~~

 

在退步三舍時一不小心撞到水桶,重心不穩地滾到通往地下室的樓梯下面了。威斯特啞口無言看著阿爾弗雷德捧腹大笑指著亞瑟·柯克蘭跌倒方向說白癡,突然之間明白了。

 

────原來是這樣啊

 

 

作哥哥的人,無論什麽時候真愛逞強啊

 

一想到當時的情況也是如此…………

 

 

 

威斯特回家後,看到每次令他會胃痛的一位不速之客:菲利奇亞諾·瓦爾加斯

 

胃已經開始抽筋了

 

菲利奇亞諾神色慌張,看到威斯特立刻鼻涕掛淚投奔他懷抱嚇一大跳。

 

「德意志德意志~~~~~~怎麽辦啊!」

 

「你先給我放開!你的鼻涕弄髒我的西裝啦!」

 

等他放開後,喘口氣神色緊張地說:

 

「那個~~~今天我看到你哥哥與伊麗莎白姊姊一起在逛街購物哦。」

 

威斯特聽到晴天霹靂,就像是自己的香腸被他說超級難吃的表情。

 

───哥哥跟伊麗莎白·海德薇莉約會?!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