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從那件事情後,哥哥就一直再躲著我了。

 

就像作錯事的小孩一樣不敢看到我,當彼此四目交接時卻又視而不見望著小雞;早上趁我還在睡夢中鬼鬼祟祟地出門去,到了晚餐前回來卻一身髒兮兮的,不論問他什麽只有說去跟法蘭西斯與安東尼奧玩摔角(?),要不然說去喝啤酒。

 

有時候會一會兒若有所思、一會兒發呆傻笑,一會兒又會苦惱不已完全摸不著頭緒。

 

--到底哥哥是怎麽了?

 

自己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他。

 

雖然知道去他的話一定打死也不肯告訴自己的,這時不知想起第一次見面後開始同居的回憶:

 

威斯特,我有話要跟你說。

 

「什麽事?」

 

「從今天開始:以後在別人面前稱本大爺我「大哥」,私底下在較我「哥哥」叫好了。」

 

「這是為什麽?」

 

「我小時候不是一直稱哥哥不是嗎?為什麽要這樣做呢?」

 

「這、這反正照本大爺說的話就做對了啦!」

 

他不明白當時為什麽基爾伯特臉色微紅,威斯特就這樣抱著一肚疑惑隔天去上國際會議。原本漫長的開會時間不知怎麽地一下子就結束了,威斯特在廁所洗完手後出來剛好碰到一位耀眼金髮,頭上頂著呆毛,帶著眼鏡卻一臉稚氣的男人正好面對販賣機思考要喝什麽。

 

這不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

 

『啊,對了!』

 

『如果是他的話……

 

「那個~~~阿爾弗雷德先生。

 

「哇啊!?」

 

突然阿爾驚嚇而大喊著讓他也嚇到了,阿爾眼色驚慌轉身一看是他而鬆一口氣。

 

「什麽啊原來是你啊。」

 

「害我以為是那個粗眉毛,又像鬼魂背後冒出說只能喝零低卡可樂不准喝可樂了!」

 

……對不起讓你嚇到了。」

 

「不過有什麽事嗎?真難得你會主動找我開口啊。」

 

「?!那那是因為……

 

「不過沒關係,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說完擺出v手勢放在眉間,威斯特心想:

 

亞瑟·柯克蘭有這種白目的弟弟真是難為他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