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基爾伯特凌晨難得比威斯特早起,偷偷摸摸地出門了,今天要為一星期後的//啤酒節做準備。

 

當然不可能是本大爺一個人做得完的,另外也召集幾個自家男人來一起幫忙了。頭上綁著頭巾、雙手腕衣袖捲起來的基爾伯特興奮不已。

 

「本大爺要來動工囉!」

 

說完就有一個工人問他說:「可以請你過來一下來釘木板上釘子好嗎?」

 

「沒問題!」

 

當他準備釘下去時打到自己食指了,腫得像香腸一樣。

 

後來也是相同狀況:

 

工人A:「麻煩請你鋸木頭好嗎?」

 

基爾伯特使出吃奶的力氣三十分鐘後只有鋸下5公分而已。

 

工人B:「麻煩綁上布廉好嗎?」

 

基爾伯特踩著椅子努力綁時,不知為何重心不穩跌落下去導致連人帶廉布垮下來。

 

最後是原本安分乖乖待在頭上的小雞突然展翅飛起來,飛到裝好啤酒的啤酒杯堆起來的一座小山頭頂時,他上前想阻止牠卻整個人直接撲倒在啤酒杯山上,導致自己淹死在啤酒裡。

 

兩位工人目睹慘不忍睹的畫面,A忍不住地悄悄話說:

 

……果然還是得要找威斯特比較好啊,這樣進度會來不及啤酒節開幕的。』

 

『噓,你小聲點會被聽到的!』

 

『他在怎麽無能不會比弟弟糟啦。』

 

──很不幸的這句話完完全全刺進基爾伯特的心裡了。

 

突然之即起身過來讓工人嚇到,跪坐在草地裡緊緊握自己雙手納悶心想:

───難道自己所作所為,真的讓威斯特難堪嗎……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