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會不會做得太過火了?

 

威斯特站在一堆混亂雜物中心這麼想著。

 

心想哥哥能替他分擔點家事的確是很高興,可是這麽亂來、又擅自拆開菊君送給他的圍裙(?)穿上,想要忍住自己的怒氣很難一件事的:不知道被自己踢門外的哥哥跑去哪裡?

 

───需要去找他嗎?

 

他想到就搖頭又嘆氣:算了吧

 

就算去找他,只是換來一身的疲累。

 

從小到大,哥哥總是不聽別人的說話,更何況是自己。要不然怎麽會投入漫長戰爭,甚至把他留下來待在羅德里希身邊呢?雖然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這副德行……

 

可是一直壓抑對他的不滿與怨恨一點一滴地像氣球開始膨脹起來,遲早會破.掉.的。

 

 

忽然舉起左手揉一揉發酸的眼窩,走到沙發坐下來從桌上拿起像被狗咬得稀巴爛包裹紙,發現夾藏一張止於是拿出來讀內容:

 

 

To:威斯特先生

知道菲利奇雅又去你家煮義大利麵時,不慎弄髒圍群關係正在傷腦筋中。寄過去的是現在我家最受歡迎的女僕裝哦,這樣子一穿上去可以交好多朋友哦!

 

另外也知道你跟多年不見的哥哥相處不太愉快,我自己也有一個大哥可以理解的(遠目)

 

希望你們兄弟關係能夠改善

 

 

 

默默躲在角落一旁暗自祝福你們的菊君敬上

 

威斯特讀完後不禁苦笑,突然有開門身立刻站起跑去玄關,看到的是一身髒兮兮像從礦坑救出來模樣,並且把脫掉的女僕裝拎在手上還一臉燦笑的基爾伯。

 

「哥哥?!」

 

「呦威斯特。」

 

「你,你這是怎麽了?!這麽這麽一身髒啊。」

 

「其實後來我去了……啊不行差點說出來了。

 

「?」

 

「嘛反正到時候本大爺就會告訴你了,我先去洗澡上床睡覺了,今天有夠累的說。」

 

「等一下哥……

 

話還沒說完就自顧走人了,威斯特望著他的背影不由得緊握拳頭…………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