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11月9日,對我來說是個特別日子;因為上司竟突然撤除了柏/林/圍/牆,也就是說我終於可以難到自己招思慕想的弟弟-威斯特。

不知道長大後變成怎麽模樣呢?

雖然分開時還是個孩子……算了,既然是本大爺的弟弟,應該容貌不會比我更帥吧。

自己站在最後一封信彼此相約好的的地點,手裡要各握一根黑色羽毛;但隨著倒數時刻牆倒塌時人們震聾耳膜興奮歡呼聲,導致眼前都是人山人海根本站不住腳,只好移動自己腿部以免隨波逐流了。牆倒也好、重見天日也好,這些都與我無關了,現在眼前要緊得事要找到「他」才行。

「威斯特~~」

「威斯特你在哪裡~~!」

一邊喊著一邊尋找可是不管怎麽找都找不到,時間一點一滴流失了,本大爺找了半天還是找不到人一不小心有人勾到我的腳,讓我跌倒在地了,那人因太開心沒理我跟著對伍走掉,就這樣自己姿勢跪在地上。心中開始浮現一絲不安的思緒:

───該不會威斯特根本沒有來吧?

「那個~」

「請問你是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嗎?」這名高大魁梧的男子緩緩走過來。

「沒錯就是本大爺本人啦!現在沒空理你這傢伙!咦……?」

抬頭一看:年約二十歲,用髮油豎起一頭金髮,蔚藍色的眼眸穿著綠色軍服嚴肅正經的表情詢問。等等……他手裡怎麽有一根黑色羽毛?!

「好久不見了,我是威斯特。」

他略帶緬腆的笑容說:『”哥哥”』

這讓我眼前一片黑了:本大爺的像小雞一樣可愛的弟弟,長大變成肌肉兄貴啊啊啊啊啊啊───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